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8章 唤醒二姐(4章)
    “真的?”

    牧雨寒一个激动,差点都从吴敌手中滑落掉到下面。

    她连忙抓紧吴敌,愤愤的骂道:“你个王八蛋,还不快把我放下来,差一点点我都掉下去了!”

    “哈哈哈——”

    吴敌爽朗的笑了笑,随后就把牧雨寒从窗外放了下来。

    “你笑什么?”

    牧雨寒生气的掐了吴敌胸膛一下,随即急不可耐的质问道:“快说,我二姐究竟去哪里了?”

    “我感觉她应该还在这栋大楼里面某个地方躲藏着。”

    吴敌沉着脸说着,“乾伯应该也知道二姐恐高,因此绝对不会随意让她单独爬下去,以免手脚发软就发生意外。那双鞋子,有可能是乾伯弄出来的假象。”

    “刚才那么多人都认真找过且没有找到,她还能躲藏到哪里去呢?”牧星月不解的问道。

    “就是大伙儿仔细寻找都没有找到,那才体现乾伯和二姐的智慧。”

    吴敌自信满满的说道,“若是轻而易举的就让人找到,那智商不是太低下了吗?”

    他看到牧雨寒还有些不明白,又继续解释说:“救援队的兄弟仔细寻找,难道黑衣人就不会仔细寻找?若是之前救援队没有赶到,黑衣人找到二姐不是扼杀掉了吗?”

    “好吧——”

    牧雨寒撇了撇嘴,脸上担忧之色没有那么浓的说,“那你快说,换成你来隐藏二姐,你会把她放到哪里去?”

    “换成是我,我肯定会放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然二姐在九楼十楼,敌人先冲到上面搜查,乾伯在这一楼不是瞎百忙了吗?”

    吴敌微微一笑,接着命令在旁边等候的救援队兄弟道:“给我仔细的搜查这个房间前后左右的每一个房间,间隔绝对不会超过两个。”

    “是——”

    弟兄们齐齐应喝了声,转过身子再次去搜查之前搜查过的房间。

    “记住,这回要格外的仔细,不能用常规的搜查办法去寻找!”

    吴敌在他们离开之前,又补充道:“看到房间内有床铺,就把席梦思床给割开看看看里面是不是真海绵和弹簧,还有头上的天花板隔热层,也要把瓷片给我挪开明白了吗?”

    “明白——”

    众人齐齐高喝回应,二话不说就折返回去执行任务。

    “咱们来搜查一下这个房间。”

    吴敌觉得牧星月躲在这个乾伯潜伏的房间可能性最大,因为放在对面还是旁边的房间,安全性都没有在自己身边好。

    “磁——”

    刀子在席梦思床垫上割了几下,确定里面真是弹簧和棉花后,吴敌立马就放弃转向天花板。

    席梦思床垫的厚度,假如把一部分棉花掏走,还是能让一个女孩平平躺在立马并拉上拉链。

    有些席梦思床垫,里面不一定有棉花,就一个床架子用胶带编制一下,在里面排几排弹簧随后用厚厚的布套缝纫起来就是个席梦思床垫了,其实里面空心无比。

    若是这种床,撕开一些编制的胶带,人挤到里面躲避绝对没有问题。

    “啪啪——”

    吴敌用内力托自己悬挂在半空,将隔热层的瓷片一片片砸在地板上。

    空间足够大后,他连忙将脑袋伸进里面去探望。

    “二姐在上面!”

    吴敌脑袋探进入扫视了一圈,很快就看到一个黑色倩影躺在隔热层天花板上方,且光着小脚丫。

    “真的吗?”牧雨寒听吴敌如此说,兴奋得从地上蹦出来一米多高。

    “嗯。”

    吴敌回应了声,爬上隔热层小心翼翼走向牧星月。

    牧星月躺着的位置,正好在顶托的横梁十字交叉处,因此很好的承重而不会掉落在地上。

    她躺在房间的最里边也就是窗户旁边的位置,身上背一条老旧的绳子捆绑着。

    绳子的另一端悬挂在天花板上方,那里有两把匕首插在板面上,随即绳子捆绑在匕首手柄上,形成良好的支撑以及把重力都放在上方的天花板上。

    即使双方战斗让房间破损掉不少,上面隔热层也有些瓷片损坏大面积崩塌,牧星月在上面也不会坠落下来。

    除非她所在的那片区域破损严重,她才会暴露。

    不得不说,乾伯还真是胆大心细,在如此危机的关头之下还能想要怎么处置好牧星月,并故意留在房间等待黑衣人,制造一个自己为主子善后、争取主子逃走的假象。

    “轰——”

    吴敌拿到牧星月后,直接用能力震碎这片隔热层,人也落到下方的地板上。

    “二姐……二姐……”

    牧雨寒看到吴敌抱着二姐下来,连忙冲过来焦急的叫嚷着。

    牧星月此时处于昏迷的状态,她双眼紧闭静静躺在吴敌的怀里面,任由牧雨寒怎么叫都不醒。

    “我二姐怎么了?”牧雨寒看到这样,脸上布满均是担忧之色。

    “别急——”

    吴敌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慢悠悠的解释道:“她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昏迷过去了!”

    吴敌解开牧星月身上缠绕着的绳子,接着又对她身体进行一阵仔细的检查,“嗯……她是自然昏迷过去的,有可能是昏迷过度,并不是乾伯把她放在上面的时候,就击晕。”

    “那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快速醒过来吗?”牧雨寒着急问着。

    “别急——”

    吴敌还是安慰着她,接着轻轻捏了捏牧星月的人中,还有一些刺激性很强的穴位,希望她能早点醒过来。

    吴敌一连试了好几个穴位都没有成功,于是说道:“那个雨寒……我可能要按压一个比较敏感的穴位,它在女性一个比较重要的部分,我若是碰了你不会说我流氓吧?”

    “怎么会呢?”牧雨寒连忙摇了摇头说道,“当前这个情况拯救二姐才是最重要的,就算你把她浑身摸个遍,我也会理解的。”

    “咳咳——”

    吴敌听牧雨寒如此说,内心深处不由浮起一丝疑惑。

    他干咳几声,还是将那抹一样的火焰给压制下去。

    这可是二姐,乱想什么呢?

    “嗨——”

    吴敌调整好心绪,运用内力就往牧星月的胸膛按了下去。

    “噗——”

    牧星月胸膛受到挤压,本能的吐了口气,随即就睁开眼睛。

    “啊——”

    她意识刚刚恢复过来,察觉到那双魔爪后,惊恐的叫嚷声,本能的一巴掌就打了过来,“流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