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7章 那我来了(5章)
    “不行!”

    吴敌还是斩钉截铁地拒绝着,“无法保证未来,我坚决不会乱动,这是一个男人的原则,你就算骂我不是男人,是玻璃人柳下惠都好。”

    他伸手再次把牧雨寒推开,可是整个车子空间就是那么丁点大,再推又能推到哪里去?

    即使两个人都在车门最边缘,还是能彼此触碰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以及逐渐紊乱的心跳声。

    “答应我吴敌,这不是证明我爱不爱你,只是我不想跟你之间留下什么遗憾。”

    牧雨寒使出吃奶力气的挤了过来,“你既然担心以后自己出了什么意外不能给我未来,担心你把我未来的幸福给毁了,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些都多虑了,我没有那么脆弱。”

    牧雨寒见吴敌手臂上的力量还没有软化,又继续坚持的硬挤过来,“同样假如我发生了什么意外,若是和你留下点深刻的回忆,将来你回想起我来也会不一样。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兴许将来的某一天,你就会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咱们可能呢?”

    吴敌连忙解释着说,“人家不是说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生活中总是有遗憾,那才是美。就像那些网上讲诉自己恋爱历史的人一样,总是难以忘记自己的初恋,因为初恋的时候傻乎乎的什么都没有干,就是有遗憾所以才会记得很久很久。”

    “我不要这样!”

    牧雨寒摇着头说,“假如咱们谁先有意外,那对彼此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遗憾。若是连近距离接触都没有,那就更加遗憾了!用不了多久,一定会遗忘掉的。”

    “为什么?”吴敌不解的问。

    他觉得女生的思维越来越奇妙了,完全不是朝他这个情场大老粗能理解的。

    “因为失去了对方本身就够遗憾的了,会拼命的想着要忘掉……因为想起来就会心痛难受。若是连近距离接触都没有,那就会更加难受了……所以遗忘是必然的。”牧雨寒说道。

    吴敌:“……”

    他没想到这么奇葩的理由,牧雨寒都能想得出来。

    “我说的都有道理,假如换成你,你会怎么做?选择时时刻刻记住那女孩子,终日以泪洗面,还是将她埋藏在心底慢慢的去遗忘?”牧雨寒问道。

    “我想我应该是难过一阵子后就把她埋葬在心底,但绝对不会遗忘的。”

    吴敌想了想回应着。

    他身边还有苏轻眉等女人,且肩膀上挑着一个家庭、甚至某些重要责任,怎么可能永远都活在伤心中让自己心绪飘忽不定着?

    吴敌必须要坚强,因为他知道只有坚强活下去,才会让对得起还在世上的那些人,也对得起失去的‘她’。

    同样,若是吴敌成天时不时喊一句其他女人的名字,相信苏轻眉、姜初柔这些女人都不爽啊!

    “那不就行了,埋葬在心底久了,就会渐渐遗忘的。”

    牧雨寒说着,“一般人可能会偷偷每年到坟墓去祭祀一番,把压抑得很久的思念与愧疚发泄出来、但你绝对不会,因为你事情太多、朋友战友太多,死去的人多了,你也渐渐的麻木掉了。”

    “你脑洞开得真大!”吴敌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觉得牧雨寒有点太过于担心受怕了。

    “不是脑洞大,而是事实好不好!”

    牧雨寒继续讲诉着她所谓的道理,“你那个战友之间没有感情?你的朋友没有感情?若是一个你跟她之间没亲密接触过,久而久之你只会当成是一个爱慕者,自己曾经稍稍动点感情,渐渐就遗忘掉!”

    “你牛!”

    吴敌终于没话说了,竖起一根大拇指,但还是坚定不移的拒绝着,“不过,我还是要拒绝你,我有我自己的原则,你有你自己的原则。”

    “哇——”

    牧雨寒听到吴敌还是拒绝着,忍不住伤心就哭泣了出来,“难道……难道我就那么差劲,连免费送你都不行吗?”

    “别别……你千万别哭啊!”吴敌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子哭泣了。

    此刻他看到牧雨寒放声大哭的刹那,只觉得魂都没有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连忙扑过去帮牧雨寒擦眼泪,并半搂着她轻轻拍着后背安慰着,“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别哭了姑奶奶,在哭我这魂就没有了!”

    “叫你欺负我,叫你嫌弃我!”

    牧雨寒哭得更加生气了,用粉拳在吴敌身上捶了捶,随后身体一软整个人就倒在吴敌的怀里了。

    她生怕失去一般紧紧的抱着吴敌,并堵住了他的嘴巴。

    “轰——”

    吴敌这一刻,只觉得滚烫的血液上脑,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

    他很久很久没有感到到如此强烈的爱意了。

    自从苏轻眉、白凝霜等女人确定名分下来,她们所展现出来爱都在无形中。

    此刻……

    吴敌体验到那种久违的感觉后,那躁动的内心再次蠢蠢欲动着,同时身体也开始有些不安。

    男人嘛,天生就是不安分的动物。

    特别是面对有魅力的女人,那就更加不安分了,简直换了个人般。

    “咕隆——”

    吴敌咽了咽口水,尽量使自己保持冷静。

    他知道自己一不冷静就代表的是什么。

    他除了肩上承担更重的责任,又伤了一个人的心。

    “好不好?”

    牧雨寒见吴敌身体突然僵住,连忙抬起她那泪哗哗的脸蛋祈求道:“我就小小的求你一次,以后还是默默的跟在你身后,不会去跟苏轻眉他们闹什么,也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

    吴敌还是沉默着,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已经伤了牧雨寒的心弄她难过哭泣,再伤心就不好意思了!

    “那个……那个咱们现在还在你家门口,乱来不好吧?若是门卫看到车子动来动去那该多不好?”

    吴敌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了,当余光看到车外的刹那,才响起此刻还有牧家大院旁。

    “没事,你车都是防**玻璃且避震好!”

    牧雨寒听吴敌这么说,就知道他已经下了决心,语气不由有些欣慰。

    “那我来了!”

    吴敌说了声,一直苦苦压制着的‘郁闷’全然发泄出来,二话不说就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