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失踪(1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阳,你没事吧?”

    一行人回到造化门,站在门口四处眺望的宋立福见到出去的援军车子回来,立马火燎燎的跑过来。

    待到宋向阳下车之时,宋立福立马搂住了他,眼睛不断快速上下眺望,看看宋向阳究竟有没有受伤。

    这一刻,宋立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门主,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父爱如山。

    在凶猛的老虎,在孩子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是会担忧的。

    “我没事。”

    宋向阳淡淡的回应着,努力挤出笑容让父亲不要那么担心自己。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宋立福庆幸连连的说着,接着把目光望向旁边的胡莉晶和吴敌,同样亲切的关心道:“吴敌,莉晶你们没有事吧?”

    “没事。”

    吴敌罢罢手表示自己没有事。

    “门主不用担心,我们都没事。坏人再厉害,可是我们有吴敌,一切困难都将会迎刃而解。”胡莉晶淡笑到。

    “都没事那真是天佑我造化门啊!”

    宋立福深吸口气,庆幸连连地说道。

    音落,他欣慰的脸蛋就布满了恼怒,“哼……这些胆大包天的恶贼,连我们造化门都敢打主意,看来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别人都以为我们造化门是好欺负的了。”

    “门主请息怒,那个杀手已经被吴敌击毙了。至于他背后站着的势力,我们也有想方设法把他们给挖出来的。”

    宋向阳走过去轻轻拍了老爹几下肩膀,示意他不要大动干戈,免得伤了肝火。

    “哼!”

    宋立福怒哼了声,脸颊左右一阵摆动气鼓鼓道:“我管他是谁,就算是天下第一恶棍的炼狱修罗,胆敢动我们造化门的人,那我也要把他送入地狱。”

    “门主,夜深了就先回去休息吧,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了。”

    宋向阳理解自己父亲的心情,示意他不用在为自己操心了。

    “睡什么?别人欺负到我们造化门头上来了,我们还能安稳入眠?要是他们在几颗原子弹飞过来,咱们不全都回去见祖宗了吗?”

    宋立福咬牙切齿的愤愤着,“把所有人都叫到家族会议室,我要开会、针对这件事情做出一系列的部署。”

    “是。”

    宋向阳应了声,扭过身子看了眼身旁的保镖道:“把门主的命令吩咐下去,速度要快明白了吗?”

    “明白!”

    几个保镖应喝了声,随即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很快,家族会议进行着。

    没有一个缺席,饶是之前有些喝多了先走的人,此刻也乘坐专车或者自制飞行工具来到这里。

    吴敌是造化门的精英,自然能参加这个会议。

    “报告家主,七少爷没有到。”

    会议刚准备开始,一个下人火燎燎跑了进来,毕恭毕敬朝宋立福回到道:“我们给他打了电话、也去门内的住处找过,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他人不见?”宋立福皱了下眉头,没想到看似到齐的人群中,却缺少了门派耻辱的宋向康。

    对于宋向康来说,家主内除了他的父亲以及几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老一辈喜欢,其余的根本每一个人喜欢他,相反厌恶造化门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同伴?

    宋向康用着造化门这身虎皮,在世俗之中为非作歹、无数花季女孩,把造化门的名声弄得狼藉不堪。

    多少人表面还把他当成老宋家的一员,背地里却恨不得这货遇到车祸、天灾死了算了。

    宋向康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家族、门派会议,除了重大宴会上能见到,几乎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没有人会介意一个废物会不会来,甚至某些会议连通知都不通知一下。

    今晚宋向阳被袭击而召开大会议,他不来也没有人会觉得缺少什么。

    只是……

    之前下人不跑来汇报,那大伙就当从来没有这个人,一切跟往常一样。

    下人跑过来汇报,那一切就不一样了。

    当下坐在会议室里的不是老宋家的人,就是门派精英。

    当众宋立福也不能说宋向康不出现就不出现,会议继续召开不是?

    怎么说宋向康体内都流淌着老宋家的血液!

    “这贪玩的家伙,是不是又偷偷溜去和狐朋狗友鬼混了?”

    宋立福沉着脸略有些不悦的说道,“还是喝多了躺在某个草坪里面睡觉?你们找仔细了没有?”

    “家主,很多能睡人的草地都看过了。还有……七少经常出现的地方也检查过,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下人继续低着脑袋回应着。

    “找!找不到今天这会议咱就不开了!”

    宋立福气恼恼的呵斥道,“还有这小子怎么喝了这么多都不安安分分在家里睡觉,跑到哪里去都不告诉家人一声,竟让人操心!”

    音落,他把目光望向宋向康的父亲宋立山:“六弟,你仔细想一想向康出去的时候有没有给你说过?”

    “他都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事事都和我说?”

    宋立山满脸醉态略有些不满的看着宋立福,似乎对他当众批评自己的儿子感到非常的不满。

    他喝得有些多了,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说话起来有气无力。

    宋立山本身也是个失败者,因此他教出来的儿子也不会怎么样。

    此刻宋向康已经化成一滩血雾在滋润着土地,可是宋立山却一点都察觉不到,还在哪里一副酒鬼模样。

    不得不说……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悲哀。

    “那就再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不到咱们大会就进行。”

    宋立福也知道和宋立山说话无疑是对牛弹琴,挥挥手就主动把决定做了。

    “门主,向康那孩子贪玩就算到了也不能做什么,咱们还是先进行吧!”

    “是啊,哪有那么多人和长辈等他一个人啊!”

    宋立福音落,其他连忙示意先开始。

    宋向康就是个可有可无的造化门累赘,大伙都知道宋立福刚才的一切都是做个形势罢了。

    哪怕宋立福真想让大伙儿等,他们也绝对不会等一个没用的废物的!

    “好吧,既然那么多人都表示会议先开始,那我就服从大众。”

    宋立福顺势答应着,“现在,咱们就来谈谈第一个话题,你们觉得究竟是谁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