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难忘的一天(2章)
    “哎——”

    李小六感伤的叹了口气,眼角情不自禁的就湿润了,“吴哥,之前很多熟悉了的弟兄,再也回不来了……呜呜呜!”

    李小六一哭,旁边几个弟兄也把压抑的情绪给释放出来,忍不住捂住脸蛋‘呜呜呜’痛哭着。

    “哎……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都节哀一点吧!”

    吴敌看到弟兄们都哭了,自己内心里面也隐隐作痛,有股郁闷之气挤压在心头挥之不去。

    他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他很想冲着海洋呐喊几句为什么,可是念头刚升起很快就覆灭掉。

    吴敌只能强撑着,他是大伙儿的领袖,也是他们精神的依靠,所以绝对不能崩溃。

    他一崩溃,那么这个团队就别想要了,待会碰到比自己还弱点的队伍根本就没心去战斗,轻而易举被人以下犯上的灭掉。

    再痛苦,吴敌也只能咬紧牙关自己撑着。

    痛苦,发泄出来就好多了。

    越是强撑,越是不哭和掉一下眼泪,那就会让自己愈加疼痛。

    哭是最好的发泄途径,而隐忍则是折磨自己最残酷的手段,没有之一!

    可是……

    这样的场面吴敌见多了,之前在战狼带领弟兄们上战场的时候,死人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要是那一次大行动回来没有一个人死去,都会让人感觉有点不正常。

    隐忍,再隐忍!

    那些死去的战友们教会吴敌,哭是没用的,真要难受那就坚强活下去,那样才有可能替他们报仇。

    ……

    “吴哥,如果我死了,以后你有空看我的时候记得带全聚德的烤鸭啊!不要面皮,我最特么讨厌的就是刺烤鸭加一层面皮,那就没有鸭子最为纯粹的味道了!”

    李小六红着眼看着吴敌,声音哽咽地说着。

    “还有我啊吴哥,我喜欢吃那层面皮,那样能去掉鸭子的油腻。假如在加上凉拌黄瓜,那味道简直可以上天了!”方小八在一旁附和说。

    吴敌听了只觉得很生气,凶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咱们大伙都会好好活下去的……你们放心,只要我不死就不会让你们被人当猪狗杀了的!”

    他扭过脑袋看了其他弟兄一眼,轻轻的出声安慰道:“行了,大伙都想开点。咱们已经帮弟兄们报仇了,他们在下面看到咱们那么沮丧也会不开心的。”

    弟兄们哭了一下情绪都好多了,加上吴敌此刻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的存在,他们内心恐惧很容易就消散,点点头摸干眼泪就不哭了。

    “不哭都是好孩子。”

    吴敌微微一笑的说着,“其实,我心里也很痛的。可是,人总是要勇敢的去面对现实不是?我们哭得在伤心,他也不可能活过来。因此,我们以后要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去提高自己的能力在战场上保护战友,以后很少在经历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了!”

    他拍了拍李小六和方小八的肩膀,笑道:“假如你们一个都能像我这么厉害,甚至有我七八分威力,咱们今天还用得着如此窝囊吗?别说忍者联军和雇佣军两伙人了,就算木村美樱子那伙人也来,咱们也分分钟灭了不是?”

    大伙听了吴敌的话,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情不自禁的就点头附和。

    “加油吧,骚年,需要我们面对相同的场景还会很多很多,只有努力了,以后才尽可能的少见。”

    吴敌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对他们鼓舞一番后,就命令驾驶舱的弟兄驾船继续离开。

    就命令驾驶舱的弟兄们继续行驶离开,同时吴敌也让其他人拿着天文望远镜观察四周围的海域,谨防有什么不易察觉的危险。

    这一夜,大伙都感觉格外的凉,不仅仅是身体,更重要的是心凉。

    心一凉,全身上下哪儿都凉了。

    ……

    “报——”

    某个豪华大院内,一个忍者脚底生风的快速朝内部一个小别墅阁楼跑了过去。

    那个别楼装修得十分的精致,重兵把守着,算是整个大院里最为重要的地方。

    护卫们看到这个急匆匆的忍者跑进来,并没有阻拦,扫了一眼就让他朝里面跑。

    很快,阁楼内其他人,就把忍者想要见的人给叫起来。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中年人看到负责情报工作的忍者急忙忙的冲过来,顿时就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瞬息脸色一白的急忙忙道:“这……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那边的任务失败了!”

    “是的家主,除了几个在岸边负责接收、传递情报信息的人员,出海的所有人全军覆没!”忍者红着眼回答着。

    “什么——”

    中年人惊叫一声,随即两眼一翻就昏死在地上。

    “家主……家主!”

    “快把家里面的医生给叫来,快啊!家主昏倒了!”

    附近的安保和忍者见状,连忙扑过来把中年人从地上扶起,并急忙忙的呼叫着医生。

    ……

    另外一边,某个豪华的大娱乐包房内,一群年轻男女正聚在一起唱歌。

    今晚的主角是一个白色衬衫的男子,其余人都是他的陪伴,无论男男女女时不时找白色衬衫男子敬酒,同时仔细注意他的神色,生怕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引来他的不满与怒火。

    “少爷,您出来一想,我有点事和您说。”

    很快,宝向外进来一个黑衣保镖,恭恭敬敬对着白衣男子说着。

    “好。”

    白衣男子站起身子就走了出去。

    他已经知道保镖要跟自己说什么,直接了当的询问:“你就如实跟我说,究竟是成功了还是失败?”

    “少爷,任务失败了!”黑衣保镖低下脑袋,神色很是难看的回应着。

    “什么——”

    白衣少爷闻言,脸色瞬息布满惊诧于愤怒,“怎么可能全失败了?”

    “少爷,我们已经在雇佣兵和忍者联军后面了,等他们打得筋疲力尽人员仅存不多的时候,咱们才下手,最终还是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把消息传回来。”黑衣保镖回应着。

    “玛德——”

    白衣少爷忍不住说骂嚷了声,“这一次,咱们可是请了许多个雇佣兵组织,加上咱们也派出去几个高手辅助、监督,竟然全都死了你没搞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