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决定(2章)
    “什么”

    宋向康闻言诧异的叫嚷声,旋即快速的反应过来到:“你说向康他跑到酒店闹事,还被你打了?”

    “是的!”

    吴敌点点头如实回应着,“今晚酒店被牧家承包办事,七少不知道怎么会在酒店里面,还喝得醉醺醺跑去调戏牧家千金牧雨寒,也是我的女人。然后遭遇抗拒,还想采用暴力强行侮辱她人,先已经被我打断一条腿了!”

    “混账”宋向阳闻言,当即在电话那头愤怒的骂嚷着。

    “没错,就是混账!”宋向康用着想哭想哭的语气附和着。

    由于吴敌是开着免提的,因此宋向康也能听得到。

    “王八蛋,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电话那头宋向阳又气腾腾的咆哮着。

    “对,我大哥对你这么好,你特么怎么还有脸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宋向康听闻大哥如此说,又跟着咬牙切齿的附和着。

    他的脸上逐渐布满笑容,心里想着大哥果然还是疼爱他的。

    到了关键时刻,大哥还是会想到大家都是流着老宋家的血,而不会包庇吴敌这个外人。

    “王八蛋,你赶紧给我滚!”

    电话那头的宋向阳又怒不可揭的咆哮。

    “姓吴的王八蛋,我大哥叫你滚听到了没有?踏马的,连我都敢打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宋向康闻声,又继续开口骂嚷起来,“哼,你在怎么样也不过的是我们老宋家、造化门的一条狗罢了。即使我大哥在怎么宠爱你,你只是比其他狗多优秀那么一丁点,真把自己当成主人啊?”

    吴敌:“”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就静静看着他们哥俩的表演。

    “玛德,真是气死我了!你特么脑袋进水了吗?”宋向阳又在电话那头咆哮,那愤怒程度似乎能隔空冲出话筒来把人给杀死。

    “大哥说得对,你脑袋是不是特么进水了?”

    宋向康这一刻仿若忘记了疼痛,继续冲着吴敌咆哮骂嚷着:“特么的,我这个造化门的七少爷,你主子的亲堂弟你都敢下狠手打断我的腿,你这不是活腻又是什么?”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我了!”宋向阳在电话那头怒不可揭的连连叫嚷着。

    宋向康听到大哥这样说,顿时又更加得意的说道:“看,你把我大哥都气成这样。我告诉你完蛋了吴敌,我们造化门是不会再要你的。从今以后,你就是一条丧家之犬,慢慢承受我们老宋家的怒火吧!”

    吴敌:“”

    他还是没有说话,径直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香烟,缓缓给自己点燃着。

    “特么的,做错事情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在哪里抽烟,姓吴的,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叼,简直就是叼爆了!”

    宋向康看到吴敌抽烟,变本加厉的冷嘲热讽着:“是不是心里面很恐慌,很舍不得就这样跟我们造化门脱离关系?是不是在想着办法该怎么跟我大哥道歉,继续让他来给你提供保护?”

    “呵呵。”吴敌吹了口烟,最终忍不住冷冷笑了起来。

    “笑笑笑个机八毛啊!”宋向康厉声的大吼道:“等死吧吴敌!我大哥都生气了,我父亲和叔伯就更加不用说。到时候我们整个造化门一发飙,你就是还在战狼里面都被团灭。”

    “够了”

    宋向阳在电话那头厉声咆哮着,“宋向康,你脑子有病是不是?老子说的是你,骂的是你,你在电话那头得意洋洋、自以为是的做什么?真把自己当成家主了吗?”

    “啊”宋向康闻声,得意的脸蛋瞬息凝固,嘴巴张得仿若能吞下一枚鸡蛋般!

    好半响后他才回过神来,用着惊疑的语气结结巴巴问:“那个那个大哥,你你刚才骂的是我?”

    “废话,难不成我去骂一头猪?”

    宋向阳在电话那头厉声高喝着,“你怎么能蠢到这种地步,犯了错误还不知悔改的嘲讽别人?我告诉你,刚才你所做的一切都被我录音下来了,看到家族会议上,你还怎么为你的罪行狡辩!”

    “什么”宋向康听闻大哥不仅仅不帮自己还特么录音下来,惊叫一声叫全身都瘫软了。

    他定定躺在地上四五秒,回过神来后用着更加愤怒的语气咆哮道:“大哥,我是你亲堂弟,和你一样体内流着老宋家的血液。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对待我,你还是个人吗?”

    “你还有理了是吧?行,那就再把手给给打断,让人抬回来接受家规!”宋向阳气得真是恨不得在现场打断宋向康的四肢。

    “宋向阳,从今天开始你特么不是我大哥,我也就当世界上从来没有你。”

    宋向康气急败坏的冲着电话那头咆哮,“我被吴敌打了你一句不问伤势怎么样,严不严重,就只顾护着你那条狗。行,既然你不把我当成你弟弟,我特么也不认你这个大哥!”

    “真是气死我了!”宋向阳气得肺都快要炸般,“宋向康,我怎么能有你这么一个愚蠢的弟弟?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没想到你却一丝丝觉悟都没有!”

    “为我好?你这样也是为我好?如果这样就是所谓的好心、所谓的兄弟情,那老子宁愿不要!”

    宋向康气急败坏的回应,仿若真能从地上蹦起来去跟大哥拼命,断腿之痛已经不再他身上了。

    “吴敌,你刚才打断了他一条腿是吧?”

    宋向阳已经不想在和宋向康废话什么,直接对着吴敌质问道。

    “是的。”吴敌点点头回应。

    “那就再给我打断一条!”宋向阳气鼓鼓的下命令着。

    “什么”宋向康听闻大哥如此说吃惊的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喃喃质问道:“你你不替我报仇也就罢了,还叫吴敌来打断我另外一条腿?”

    吴敌摇摇头,对宋向康的表现真的很失望,假如不是宋向阳的弟弟,他早就冲上去弄死了。

    “大少,这不好吧?”吴敌不爽是不爽,面子问题还是要给宋向阳的。

    “有什么不好的?尽管给我打,出了事我负责!”

    宋向阳怒不可揭的咆哮着,“这种自以为是又不会多扩充自己知识量的人,还跟他客气做什么?尽管给我打,否则他都不长记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