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9章 又是你(3章)
    “这”

    安保们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道该咋办才好的样子。

    他们知道眼前是造化门的七少爷,宋向阳的弟弟。

    同样他们也知道眼前这个气得白皮肤都红彤彤的女人,正是牧家的千金小姐之一。

    牧家今晚儿包了整个酒店用餐,牧家三胞胎又是整个会场中最为耀眼的存在。

    安保都是男人见到美女第一反应就是打量打量,他们能不知道牧雨寒吗?

    现在七少爷要把牧雨寒跟帮了,还要扛上三楼的包间去和那些狐朋狗友跟轮了,这特么不是想让刚刚安静下来的京城爆炸吗?

    牧家虽然不是八大豪门之一,但是他们在京城也是一线顶尖的存在,加上这个位置有点特殊风头都被八大豪门抢走,很容易被人忽视掉。

    牧家就是做珠宝生意的,看起来没有什么,可是懂的人都知道牧家很可怕,背地里有什么能量谁都不知道。

    反正这个家族从建国的时候才开始经商,就只做珠宝生意一个产业。

    偏偏,牧家扶摇直上几万里,一下就超越一些明清时代就做珠宝生意的商家,成为全华夏最牛的珠宝公司、家族。

    里面没有鬼才怪!

    就算牧家没什么鬼怪,就是京城一个普通的家族,来酒店消费出现人身安全,那都是酒店方面的失职。

    更可况还是被酒店方面的人羞辱,这传出去名声都不好听。

    酒店的安保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一些简单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上!”

    宋向康看到保安一个个呆若木鸡站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的模样,顿时就生气的咆哮着:“难不成还要我跪下来求你们吗?”

    “这”

    安保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年纪较为大的安保率先站出来控场,堆出满脸笑容的笑吟吟问:“那个那个七少爷,牧小姐,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误会尼玛币啊!”

    宋向康怒不可揭的咆哮着,红着眼瞪着这群安保道:“识相点就赶紧给老子动手抓人,信不信老子一生气,一个电话就把你们都赶回老家种田?”

    “这”安保们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希望酒店的晶姐、吴哥,甚至其他高层早点发现这里的异常,然后跑过来接手这个烂摊子。

    大神们打架,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可以插手的。

    得罪谁都不是,出了事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这些小虾米。

    牧家不在这里办事情还好,他们还可以装作不知道,偏偏无恶不作的七少爷,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了事情。

    假如是吴敌还是胡莉晶、宋向阳这种威望很重的人发话,得罪牧家他们二话不说也就上了。

    偏偏宋向康无恶不作是京城内有名的纨绔,前阵子因为喝多了调戏吴敌的女人,还被狠狠暴揍一顿。

    这种仗着自己是造化门的人,体内流着贵族血液,披着虎皮出去耀武扬威的人最让这些下人们瞧不起了。

    没什么本事,就是运气好有个好爹和好出身罢了。

    事情那么重,宋向康平时在大伙心目中的印象就不好,谁愿意胡乱来啊?

    这可是大少名下的酒店和产业!

    “哼!”

    牧雨寒开始听冲进厕所的变态是酒店方面的七少爷时,眸子深处还闪过一丝诧异,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恐慌。

    她只是个弱女子,宋向康找来了帮手又是酒店方面的人,任谁不害怕?

    可是这些安保们还算有脑子没有乱来!

    渐渐的,牧雨寒胆子也壮大了,“原来你就是酒店的七少爷。呵呵呵,行啊,你们京城大酒店传闻对客户安全百分之两百的负责,一切以客户至上。没想到,如今却也玩那些地方小权贵用的花招,还真是可以啊!”

    她怒了,美眸中充斥着的均是熊熊燃烧的怒火,恶狠狠的咬牙切齿愤愤着,“今儿我倒要看看,你们京城大酒店是不是真的动用私权来对付我一个女流之辈!”

    “踏马的”

    宋向康气急败坏的扬起拳头就朝牧雨寒俏脸砸了过来,“就你这裱、子模样,老子看了就特么反胃,偏偏还特么嘴臭,老子飞扇烂你这张吃过多少的烂嘴!”

    “七少爷,别乱来!”那个年长的安保冲过来一把就抓住宋向康的拳头,震惊不已地说:“七少,这位女士可是牧式珠宝的千金,你们有什么可以好好谈,可千万不要乱来啊!”

    “牧式珠宝?”

    宋向康愣了下,显然也听说过这个家族的名头。

    他扭过脑袋讶异的望着牧雨寒,仔细的打量一会儿后,道:“原来你就是牧家那三胞胎中的一个,哼,怪不得那么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行,正好本少爷对牧家三姐妹觊觎已久。虽然今儿品尝不到三个人,但能吃到其中的一个,也算是玩遍整个三胞胎了!”

    “哼,有本事你就动我试试看!”

    牧雨寒丝毫不惧的回应着,“我告诉你,我们牧家也不是好惹的。别以为你们造化门名头你我们响,就是可以随随便便欺负人!”

    “动你试试看?老子不仅要动你,还特么丢给其他人品尝。你个烂货,敢特么让老子难看,今儿你就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也给老子乖乖趴在床上叫爸爸吧!”

    宋向康气急败坏的骂嚷了声,再次瞪着那几个安保道:“你们究竟动不动手?不动手老子特么自己叫兄弟过来把这小妞扛走!”

    “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造化门能把我怎么样。除非今儿是杀了我,否则我一旦有什么三场两段,你们造化门就跟着陪葬吧!”牧雨寒硬气道。

    “踏马的,真以为自己是皇帝的女儿是吧?”

    宋向康大怒,轮起手再次朝牧雨寒懒蛋扇了过来。

    安保们本以为两个人自报家门后矛盾会解开,根本没想过宋向康再次动手,一时想要拦也拦不住了。

    “啪”

    宋向康的手没有打在牧雨寒的脸蛋,相反像是击在什么坚硬的物体上。

    “啊”

    宋向康痛苦大叫,不断甩手在原地蹦跳着解除痛苦。

    他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发现吴敌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在自己身旁,且刚才打在其掌心中。

    “你你怎么又是你?”宋向康看到吴敌,本能的就害怕,身体瑟瑟发抖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