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来得正好(2章)
    “哈”

    吴敌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疲倦的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准备入睡着。

    从宋向阳那里接护送任务至今,吴敌都没有怎么睡过,加上打了这么多场,此刻身体已经很疲倦了。

    “呼”

    吴敌再次深呼吸扣,努力清空自己的思想。

    可是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去清空思想,怎么疲劳想入睡,脑海中浮现的都是牧雨寒的俏脸、婀娜多姿的体态。

    “算了算了,再看她一眼,再看一眼就入睡!”

    吴敌睁开眼睛嚷嚷几句,猛地站起身子就朝下方走去。

    他没有坐电梯,而是从安全楼梯步行者。

    一步步慢慢走,一步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情绪,希望待会回来能早点入睡。

    “啊”

    牧雨寒从女厕所内部走出来,本想去外边的洗手台洗手。

    却没想刚走出里面那个门的刹那,就一头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还是个男的,浑身布满酒气、醉醺醺的看着惊恐的牧雨寒。

    “你你个死变态,怎么会来女厕所这里?”

    牧雨寒惊恐的叫嚷了声后,满是不解的望着眼前这个身材很消瘦,脸色苍白得像纵欲过度的男子,满是不解的埋怨着。

    “这是我家,我想到哪儿不行?”

    醉酒的男青年吐字不清的回应一声,相反还会牧雨寒表示非常不满的模样。

    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牧雨寒长得格外漂亮,就跟电视上那个影片中的女主角般有气质与魅力,忍不住就食指大动了。

    “咕隆”

    醉酒男青年咽了口口水,望向牧雨寒的眼睛都冒出小星星。

    他再次咽了口口水,并舔了舔嘴角边缘的水渍,笑得格外贱的询问道:“小妞,你是哪儿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给我放尊重点!”

    牧雨寒对于一个男人跑进女厕所还撞上自己本来就很气愤。

    她看到对方丝毫悔过之心没有,还变本加厉的想要调戏自己,顿时就更加愤怒了,“你个死变、态,有多远赶紧给我滚多远,别来本小姐面前蹦跶。就你这模样,就是白送给本小姐都不要。”

    “玛德”

    醉酒男青年闻言瞬息暴怒,酒宛若都醒了不少般,极其怨恨的瞪着牧雨寒,“你个臭婊、子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特么把你卖到最落后的山区让人轮?”

    “哟呵,跑到女厕所了还有理了?”牧雨寒本来就不是怕事的主,毫不示弱的就抬杠着。

    她脾气有点倔和火爆,加上喝了酒,就更加不会服谁了!

    “老子就骂你了如何?”

    醉酒青年愤怒红着脸冲牧雨寒咆哮着,“你个臭婊子还敢跟老子顶嘴了是吗?行,今儿我特么不弄烂你上下两张嘴,老子就特么不是男人了!”

    “滚”

    牧雨寒怒不可揭的咆哮着,“同样老娘也特么警告你,再敢这样喋喋不休的纠缠,信不信老娘一脚就踢爆你的兄弟!”

    “你”醉酒青年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轮起手就想要给牧雨寒赏个几耳光。

    可是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手只是刚抬起来,就气得定格在原地。

    “我什么我?你个死变态闯进女厕所撞到人还特么有理了是吗?一句道歉不说还想动手打人,我就想知道究竟是多么废物的爹妈,才能生出你这么一个败类来!”

    牧雨寒向来就不是怕事的主,加上喝了酒体内的火气更加大了,“有本事你就打我啊?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勇气,朝女人脸上扇耳光。”

    “卧槽尼玛的!”醉酒青年气得肺都快爆炸了,本能的就把手朝牧雨寒脸上扇过来。

    “砰”

    他手还没有到达牧雨寒身上,就被她反踢一脚到腹部上,随即重重的朝地上摔倒着。

    青年早已经喝得伶仃大醉,连走路都有些不自然,否则也不可能连男女洗手间都走错。

    人一喝酒动作也会变慢不少,加上牧雨寒早就有所防备,青年攻击被化解并被牧雨寒踢中,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啊”

    青年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眉头皱得仿若能捏死几只苍蝇。

    他用熊熊燃烧的眼睛望向牧雨寒,气得咬牙切齿着:“你个臭竟敢打我?行,今儿老子不让你扒光了躺在床上叫爸爸,老子就特么不是男人了!”

    “想睡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吧!”牧雨寒鄙夷的嘲讽了声,转过身子就径直离开,“连厕所都能走错的男人,又能有多大本事呢?”

    “你”醉酒青年再次气得语塞,他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发了疯般就扑向牧雨寒,“你这只鸡嘴巴还臭是吗?待会老子让十几个男人帮你洗嘴,看你还能不能如此硬气了!”

    “啊”

    牧雨寒看到青年愤怒的冲向自己,似乎要报复的模样,当即就惊恐的大声叫嚷着。

    她在怎么厉害和胆大,始终都是一个女孩子罢了。

    “老子让你嘴硬,老子让你嚣张,今儿我轮到你叫爸爸不可!”

    醉酒青年手抓在牧雨寒觉得手臂,试图想要控制着她。

    而牧雨寒则是啊啊啊的大声尖叫,不断拍开青年的手。

    “来人啊!快来人啊!”

    牧雨寒知道一个女辈是斗不过男人的,当即惊恐的大声尖叫着。

    希望能在自己手脚能把青年暴力制服之前,能把酒店的安保给吸引过来。

    “怎么回事?”

    “放手,赶紧给我放手”

    “咦,七少爷您怎么在这里?不是在三楼包房和麻子哥他们喝酒吗?”

    酒店的安保们听到牧雨寒尖叫的那一刹,早就发现异常,并从电梯口冲过来查看情况。

    当他们看到牧雨寒和醉酒男子推搡纠缠在一起的时刻,先是喝斥令两个人分开。

    随即,他们就发现那个醉酒青年,正是造化门的七少爷,也就是他们酒店内部的自己人宋向康!

    “玛德”

    宋向康气恼的骂了声,望着赶过来的几个安保说道:“你们来了正好,帮我我把这个女人都给摁住再抬到我包厢里面,我特么要让她知道什么才叫做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