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熟悉的面孔(1章)
    “吴哥,你突然发什么呆呢?大伙都下车了,你是不是喝醉了?”

    车子在酒店露天停车场停下,李小六看着身旁的吴敌突然定定不动的走神,当即就疑惑的出声询问起来,“要不,我背你上房间吧?”

    “不用!”

    吴敌罢罢手,轻轻回应说:“我自己下车就行了,你们都回家睡觉吧。这一趟出去大伙儿都累了,是时候好好的歇息歇息了!”

    “好的。”

    李小六看到吴敌并没有喝醉,应了声就没有多说什么。

    “呼”

    吴敌下了车,看着横幅上牧式珠宝几个大字,傻呆呆的又出神了。

    吴敌在想,他究竟要不要去见一见牧雨寒?

    他内心是想这小妞的,只是吴敌也明白牧雨寒真在酒店里面,那肯定和家族重要成员、公司、合作伙伴等等。

    吴敌贸然进去打招呼也不好,可是想念泛起就此离去,他也有一丁点不甘。

    特别是喝了酒,想念更是加深了无数倍。

    酒这东西就是如此玄妙,他能让任何一个人的情绪快速升华到最巅峰。

    就像小小的种子,有酒这个顶级营养液的灌溉,瞬息就长成参天大树。

    无论是高兴还是愤怒,只有沾了酒,想要控制住就很难很难!

    “还是进去看一看吧!”

    吴敌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先不回家,而是进去看看牧雨寒。

    他就看一眼,看一眼就回家!

    就当是解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牧雨寒之馋吧

    至于其他的,吴敌就不去打扰,破坏牧家的庆功大宴了。

    “还真的是他们!”

    吴敌走进酒店,一眼就看到侧面大堂中坐着的牧雨寒、牧星月、牧糖醇三人。

    她们三个实在是太耀眼了,一个个都像明星般漂亮,还是相同面孔身材的三胞胎,聚在一起那视觉效果比什么大明星都要出众。

    吴敌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寻找,就这么随便瞄上那么一眼,立马就可以捕捉到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的她们。

    她们太优秀、太出众、太耀眼夺目,几乎一切赞美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她们身上。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压制下自己内心的一样情绪。

    三姐妹今晚穿衣服都是一模一样,包括发型也没有任何差异。

    别说是熟人,可能她们亲生父母到达现场,都不一定能分辨出究竟谁是谁。

    吴敌却可以分辨出,究竟哪个是自己的女人牧雨寒,哪个又是大姐和二姐。

    他也说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像是无形中就与牧雨寒建立起联系般。

    “嗖”

    这时,牧雨寒似乎察觉有人朝她身上打量一般,本能的将脑袋、注意力都朝吴敌方向投了过来。

    吴敌反应速度非常快,在牧雨寒脖子一动的刹那,电射般的缩回脖子,猛地就在地上蹲下来。

    酒店登记台人员出入是一个单独的通道,与吃饭的大堂是隔空的。

    吴敌属于工作人员可以站在酒店任何一个位置。

    他之前想到可能会被牧雨寒看到,就事先站在收银台后方。

    吴敌这么一蹲,牧雨寒能看到的就只是那几个长相不错的收银员,以及守在各个角落的保镖。

    不是他害怕见牧雨寒以及怕被她发现,只是不想摧毁他们当前的氛围罢了。

    “呼”

    吴敌过了一分多钟,深吸口气后就冒出脑袋来。

    他深深看了牧雨寒一眼,转过身子就朝门外走去。

    只要能看到她这么一眼,吴敌觉得已经完全足够了!

    改天有空,他在去找牧雨寒,好好陪她逛一逛街散散步。

    “卧槽”

    吴敌来到露天停车场,看到自己那部宝驴310前后左右是个方向,竟被结结实实的给堵死了。

    有几部豪车没有停在指定位置,随意摆放的角度,恰好让宝驴没法出来。

    “玛德”

    吴敌看到这一幕,顿时忍不住就骂了出来。

    他原本想叫安保兄弟过来问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吴敌想到今天场子被牧家给包下来,堵住宝驴的又不是酒店方面的车子,一下他就明白这应该牧雨寒特地那么干的。

    酒店那么大,地下室还有三层可以停车的,有必要在这里堵路吗?

    牧雨寒肯定是知道吴敌在京城大酒店这里替造化门做事的,也知道吴敌这部拉风炫酷吊炸天的宝驴310。

    她来这里包场恰好看到吴敌的车子,以为他在酒店内,干脆就把车给堵死了。

    车一堵死吴敌想要离开,就必须去找人挪车,那就间接决等于见到牧雨寒了。

    那些保安们都知道吴敌和胡莉晶带队外出执行任务,车子只是停在这里,并不会影响使用什么,所以才不会阻拦牧雨寒等人故意把车子这么放。

    加上他们又是酒店的大客户,牧雨寒只要不把酒店烧了,过分一点也没事。

    “果然是女孩子的心,你别猜你别猜!”

    吴敌想到牧雨寒的阴谋后,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这女人一旦较真,同样没有人明白她下一步究竟在做什么。

    “哎”

    吴敌摇摇头苦笑着,心想牧雨寒这么一弄他这个家就回不去,只能上房间去歇息了。

    恰好他喝了不少酒,喝酒不开车是对的!

    “大家慢慢喝,我去洗个手!”

    庆功宴上,牧雨寒站起身子,面带微笑的和在座人说了句,转身就离开自己的位置。

    她并没有朝洗手间走去,而是走到大堂通道,漂亮的眸子四处东张西望着,似乎在寻找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她清楚记得那束洒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很温暖很熟悉。

    牧雨寒打量了四周围都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甚至朝自己望过来的人有同样温暖的目光,但她已久没有气馁,继续在四周围寻找着。

    牧雨寒嘴角微微泛起,心里大致已经猜到那束目光的主人是谁了,可是她都快看完整个一楼能看到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心中所期盼之人。

    “算了,他如果回来了,就不信他不出现。”

    牧雨寒努努嘴,转过身子就没有在继续追究下去。

    她刚才喝了不少酒水,此刻也有些尿意,就朝洗手间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