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替天行道(1章)
    “你想谈什么?”

    赵东阳变得前所有为的冷静,眼神锐利似刀的盯着吴敌看着。

    他现在的模样倒是让吴敌有些不太适应,相反觉得有点不太像赵东阳。

    假如赵东阳红着眼咆哮,甚至说出一大堆威胁的话语来,那才让吴敌觉得真实,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赵东阳。

    “嘿嘿”

    吴敌咧起嘴讪讪笑着,脚步慢悠悠朝姜初柔靠了过来,“那个赵家主,本来我也是不想闹出这样的事情出来的。毕竟这是你们赵家的大喜之日,是赵天乐先生成为丈夫的第一天,我这样做多不好啊!”

    “哼,你这小子真有脸!”赵东阳没有说话,赵东兴就冲着他骂嚷着,“真要愧疚一开始就别动手,动手以后就别再这里做了,又特么立牌坊!”

    “别冲动!”

    赵东阳伸出手拍了拍五弟的肩膀,轻轻出声对他安慰着。

    “你到底想干嘛?”赵东阳等几个堂弟情绪安稳下来,才冷冷对吴敌出声问着,“这是我们赵家大喜之人,你拿着一个弹来我们这里,是想和我们赵家人宣战,以及在座各位宾客们宣战吗?”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赵东阳一句话,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向吴敌,并为他拉了无数仇恨。

    假如今儿事情解决了,吴敌无论是带走还是没带走姜初柔,只要他还活着,必定会引来无数人疯狂的攻击。

    他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

    “呵呵”

    吴敌冷冷笑着,玩味的打量赵东阳到:“赵家主,您这话可是把一切罪名都扔到我身上,让我替你们赵家背锅了。不得不说,您真是一个老谋深算之人。”

    “呵呵,难不成你拿个高浓度的n来这里,就是我们赵家的错误了吗?”赵东阳怨恨的说着。

    他说话的同时,眸子中闪过一道精芒,仿若一道利剑般刺得吴敌眼睛一阵生疼。

    “呵呵呵”

    吴敌揉了揉鼻子笑着,“家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正义化身,我是惩恶扬善的大英雄,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惩罚你们赵家。替那些被你们坑害过的老百姓们、国家出口恶气。正是因为你们行为太过分了,我才不顾你们大喜之日,冲进来把你们给一打尽。”

    “砰”

    赵东阳怒了,重重拍了拍椅子扶手,眸子喷火的望向吴敌道:“年轻人,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你要知道,这年头乱说话,可是会死人的!”

    “呵呵”

    吴敌还是不慌不忙的冷笑着,就当没看到赵东阳的威胁。

    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也来到姜初柔的身旁。

    吴敌伸出手,主动把姜初柔搂进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哭,我说过只要我还在,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呜呜呜呜”姜初柔同样紧紧抱住吴敌,眼泪哗啦啦疯狂掉落下来的哽咽着,“我以为我以为你真的放弃掉我,永远不会过来了呢!”

    “傻瓜,我就算放弃全世界,怎么会放弃你呢?”

    吴敌稍稍推开姜初柔,用衣袖去擦抹她眼角上的泪痕,“多大个人了还哭,看看眼睛都被你哭肿了,真是一点都不乖!”

    “你讨厌!”姜初柔开心的捶了吴敌一记,又重新扑进吴敌的怀里,幸福得再次抽泣。

    泪水顺着她脸颊滑落流进嘴角,这一刻她感觉眼泪是甜的!

    她觉得能拥抱吴敌,就是全世界最为幸福的事情。

    拥有吴敌,即使是下了雪的京城寒冬,也不会让人感到有一点点冷。

    “哗”

    吴敌和姜初柔卿卿我我倒是爽了,可是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倒是惊得眼睛都快掉落下来。

    同样震惊的还有那群赵家人,一个个脸色几乎铁青铁青的。

    吴敌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和姜家差点名义上的媳妇恩恩爱爱,无形中不是相当于一把把掌,朝他们脸蛋扇过来吗?

    “玛德”

    “姓吴的也太不要脸了吧?他这样子还把我们姜家放在眼里吗?”

    “真是气死我了,都别拉我,我就是进去坐牢,也要弄死这个嚣张的小子。”

    赵家无数人暴怒,特别是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们,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过来动手打来了。

    他们已经被怒火占据了理智,连吴敌手中有一个能让大伙儿葬身的n都忘记,也忘记一旦出事,将会引发多么恐怖的连锁反应。

    若是在座宾客们一起动手,威力绝对不会比核弹弱上多少。

    “给我安静!”

    赵东阳愤怒的冲这些失去理智的赵家人咆哮着,示意他们冷静下来,“给我坐回去,这里有我和你们的曾爷爷们处理,轮不到你们在这里叽叽歪歪。”

    众多情绪上头的家伙们听闻赵东阳如此说,只能不甘的重新坐回位置,但望向吴敌的目光却是充满怨恨。

    “呵呵”

    吴敌冷冷笑着,丝毫没有理会他们望向自己的怨恨眼神。

    疯狗咬人,总不能把自己拉低成同一境界,然后反咬回去吧?

    “姓吴的,你太过分了!”

    赵东阳拳头握得发紧,牙齿左右一阵摆动的恶狠狠说:“我们老赵家成立数百年了,从来没有遇到像你这样欺负我们赵家之人。今儿你要是不给一个交代,就是同归于尽,我也会让你永远葬身在这里!”

    “哗”

    众人看到赵东阳如此坚决,一个个又害怕了。

    赵东阳若是真想同归于尽,那他们岂不是白白跟着死了吗?

    “赵东阳,你可不要乱来,你们两个人之间事情能解决就自己解决,千万不要拖累上我们!”

    “是啊,我们可是无辜的,你要替我们考虑行么?”

    “我们高高兴兴来喝你们赵家喜酒,可不是想发生什么悲惨事情的。同样,你们之间的矛盾,我们能帮就帮,但千万不要乱来!”

    人们开始害怕,毕竟赵家的脾气他们也懂。

    赵家人真要发起疯了,不会比吴敌这个疯子少疯狂多少。

    “呵呵”

    吴敌还是冷冷笑笑,但对宾客开始反赵家而支持自己,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他等大伙儿说得差不多,才徐徐道:“我说了,我今儿来这里,就是为了替天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