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慌什么(3章)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中午好!”

    “这里是赵天乐先生与姜初柔女士的结婚典礼现场,恭贺大家光临。”

    中午十二点,红林大酒店,赵天乐的婚姻如期进行着。

    酒店非常大,占地面积几十亩,光是一个大堂,就有两三个篮球场这么大。

    酒店本身就是为了承接大型婚礼而设定的,因此容纳面积必须要大,而高度仅仅有六层而已,跟那些动不动就几十层的酒店形成巨大差异。

    如三个篮球场这么大,里面摆放了五十桌丰盛的美味佳肴,每一桌都十个人坐得满满。

    酒店二、三楼还摆着各五十桌,以及酒店外的露天草地还有五十桌。

    光是这个架势,容纳两千人的来宾完全不是问题。

    当然,位置也按照家族地位来进行。

    较高的重要的在一楼婚礼大堂,不算重要但很亲的情就在二三楼。

    外边一般给一些勉强触及到这个层次,又或者跟赵家有业务上来往、地位不高想要认识大人物之人。

    赵天乐的朋友,一般会安排在晚上第二场。

    “今天是赵天乐先生和姜初柔女士的婚礼,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他们二人的婚礼,我在这里替两位新人说一声谢谢。”

    婚礼主持人拿着话筒,对着各路来宾表示欢迎。

    他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关于婚礼的开场白,相关礼仪后,就邀请新郎赵天乐上来讲话,“下面,我们有请新郎上台,对大伙儿说几句!”

    赵天乐上台了,他今天打扮得极其耀眼,一身定制的白色燕尾服,把整个人最美的一幕都勾勒出来。

    他就是今天最帅的那一个男人,也是全场的明星。

    赵天乐平常都是一副坏坏和不正经的模样,今儿却十分正经,像是涵养十足风度翩翩的才子。

    “各位先生女士,亲朋好友们,大家中午好”

    赵天乐拿起话筒,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副极为迷人的模样,对着大伙儿打招呼着。

    他今儿,就是前所未有的帅和有魅力。

    红林大酒店内部气氛已经渐入佳境,所有人都进入婚礼的状态。

    大酒店外边草坪、甚至方圆五公里内的公路,都站满明哨暗哨。

    他们三十米一岗,五十米一哨,用天罗地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就这样的防护程度,别说是个人了,就算是个神,也能被射出马蜂窝来。

    赵家人还是怕了,怕吴敌真来闹事,怕他们赵家颜面尽失。

    赵家所有高手都来这里,祖地里休息的老祖也出动了大半,几乎整个玉虚派都快空了,足以见得赵家有多么看重。

    如此严密的防守,吴敌若带人打过来,别说能冲到里面对婚礼现场造成混乱,就是冲到酒店门口,就是一种大本事了!

    “小心点,听说吴敌那家伙不是如此轻易放弃的人。就算我们布下天罗地,他总会过来闯一遭的。”

    “嗯,他要是敢来,我们一定达到他妈妈都认识为止。”

    “玛德,连我们赵家都敢招惹,简直是活腻了他!”

    守卫们三五成群守在自己的位置上,警惕打量四周围的同时,叼着烟相互吹牛打屁着。

    他们坚信吴敌会过来,同时也相信吴敌可能会害怕他们的防卫不敢过来。

    如此强的防卫,还敢打过来,真是一种勇气。

    当然,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吴敌身上。

    “那边酒吧起火了!”

    突然,有个赵家弟兄通过对讲机对着大伙儿咆哮着,“年轻酒吧起火,快去救火!”

    赵家人原本还在打量吴敌等人的行踪,听到这个兄弟通过对讲机呐喊后,一个个将脑袋朝西南方向望了过去。

    果然,远处上空浮现一团黑漆漆的乌云蘑菇。

    瞧那位置,应该就是年轻酒吧的地点。

    年轻酒吧在京城可是个知名酒吧,每天来这里消费的公子哥、千金多不胜数。

    一些大学生女生,自认父亲有些钱的小富二代也喜欢来这里猎艳吊金龟子。

    年轻人永远都是消费的群体,也是最敢花钱的一群人。

    他们年轻酒吧有这么一群固定群体,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年轻酒吧若是烧毁了,对赵家来说影响一定非常大。

    修复一个酒吧少说都要一两个月,这期间收入损失就不说了,还容易把客户群体流入竞争对手、别人家中。

    这是任何一个做生意的人,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愣着干什么,赶紧跑过去救火啊!”

    “可是,我们跑过去了,防线不是没有了吗?要是吴敌打过来怎么办?”

    “都什么情况了,救火要紧,等消防过来一切都完了!”

    “留一半人在这里驻守,其余人赶过去增援。”

    起火可把赵家的安保都给打乱了节奏,一个个懵逼的不知道该怎么般才好。

    有些人冲过去救火,有些人还是理智的站在原地。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起火了呢?

    婚礼现场内,赵东阳坐在最前排的正中央,翘着二郎腿满意的看着正在进行中的婚礼。

    赵东兴坐在他右侧,左侧是老四赵东旭。

    “家主家主不好了!”一个下人急忙忙冲到赵东阳面前,面色慌张但还是压低声音的叫嚷着。

    赵东阳几个人看到下人这幅慌乱的模样,神色也跟着闪现慌乱之色。

    “是不是吴敌来了?”赵东阳条件反射的的询问。

    “不是是年轻酒吧着火了!”下人急忙忙的回应着。

    “着火你着急个屁啊?”

    赵东阳火了,“给我继续警戒不要慌,不是吴敌来的就给我镇定点。在场怎么多人,慌慌张张让别人怎么想?”

    “是是是”下人连连应喝。

    “慢着。”

    赵东阳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叫住下人道:“传令下去,警戒继续加强,最好眼睛都不要眨一下。这种关键时刻突然发生火灾,一定有跟吴敌脱离不了的联系。”

    “是!”

    下人应喝了声,当即就退了出去。

    “哼!”赵东阳想起昨夜吴敌电话中对自己的羞辱,一时火得恨不得就宰了他,“你还真来是吧?行,我今儿不把你弄死,就不叫做赵东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