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没良心(36章)
    “叔叔,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吴敌回过神来,装出满脸没有半点儿异样,讪讪的笑着出声回应着。

    “误会,吴敌你也有脸跟我说误会?”

    姜正义听闻吴敌如此说,顿时就更加愤怒的爆喝着,“你自己想想若不是你,我女儿会这样跟我顶嘴?若不是你在京城接应我女儿,她会大老远跑来京城找你投靠,并被你带坏?”

    我去——

    吴敌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着思想奇葩,又咄咄逼人的老顽固了。

    这么说他女儿,也要怪罪吴敌啊?

    腿是长在姜初柔的身上,谁特么管得了她在做什么?

    脑子也长在她头上,谁能胡乱控制得了呢?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不要被姜正义这老匹夫弄乱情绪。

    他觉得姜正义若不是姜初柔的父亲,自己一定会愤怒赏上几脚,然后脱下脚底下鞋狠狠扇嘴巴几记。

    什么人吗?

    能正经一点,能有思维一点的好好说话吗?

    ……

    “叔叔,你太激动了,先冷静下来好不好?”

    吴敌面无古波的看着姜正义,语重心长的解释着:“有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坐下来喝茶慢慢谈,再谈论解决的方案可好?”

    “喝茶谈论?你也配与我喝茶谈论?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姜正义气恼恼的冲吴敌怒斥道。

    吴敌:“……”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姜正义,没想到着老匹夫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语,好像吴敌真的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般。

    “够了!”

    姜初柔听闻自己父亲如此羞辱吴敌,顿时气鼓鼓的冲出来朝他咆哮道:“你不想我和吴敌在一起可以,请你不要说这么低俗的话语侮辱人行不行?你不要忘记了,究竟是谁拯救了你的生命?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呢?”

    吴敌看到姜初柔这样站出来替自己出头,心里那叫一个欣慰啊!

    他真想冲过去一把搂住姜初柔,狠狠对她狂亲那么几口作为报答。

    玛德——

    怪物的姜家中,还是有一个正经人的。

    ……

    “我过分我低俗?我恩将仇报?”

    姜正义怒腾腾的回应着,“好像少了他这世界就没法转了一样,也不看看我当初也花了大价钱聘请世界前五十名的高手去解决问题的。吴敌只是跟过去看热闹,也能拦下所有功劳?”

    吴敌:“……”

    他嘴巴微张,诧异得完全不知道该说何是好了。

    假如吴敌早知道姜正义如此冥顽不灵,又这么恩将仇报的话,死也不会跑去缅甸冒如此巨大的风险了!

    当时吴敌差点都被一个聚灵高手,还有杀手组织的头头迈拉米给干掉。

    若不是有那瓶姜初柔的防狼喷雾剂,恐怕如今坟头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

    玛德——

    别说他了,就连那两个杀手,都特么狼狈得自身难跑,差一点点就没法离开了。

    一切功劳都是吴敌喷出防狼喷雾剂好不好?

    不然三个人都得死!

    如今……,吴敌却得到姜正义如此对待,心理那叫一个委屈!

    他真想把姜正义这老匹夫重新杀死算了!

    玛德——

    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姜正义看到吴敌露出一脸委屈和无辜的表情,顿时又怒腾腾质问了起来,“还是你敢拍着自己的胸膛说没有依靠那两个杀手,然后所有功劳都是自己的?”

    吴敌:“……”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也不想说什么!

    吴敌只觉得心里很累很累,真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好好的放松自己疲惫的心情。

    不……是躺在姜初柔的温柔乡上会更加舒服一点。

    妈蛋——

    哪有人这样的?

    简直是太过分了!

    ……

    “够了!”

    姜初柔冲出来对着姜正义咆哮着,“不管吴敌有没有出力,但一个闯入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中,又有几个人有如此魄力呢?假如出现什么误伤,吴敌他还能活着回来吗?过程不重要,光凭这份心就足以我们感激他一辈子!”

    “哼!”

    姜正义冷哼了声,愤怒扭过脑袋盯着姜初柔看着,“这么一点点小恩小惠就能感动你?就能让你铭记他一辈子的好?你要记住,你是我姜正义女儿,你是大户人家的女人,将来要嫁给比他更伟大人的!”

    “你混蛋!”姜初柔看到自己老爹这样,委屈得都快哭了出来,“你从小就教我们明辨是非,怎么此刻就变成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呢?”

    “我没心没肺?女儿,吴敌那混蛋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药,搞得你都如此为他说话了?”

    姜正义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指着姜初柔数落着,把一切问题都抛给吴敌。

    吴敌嘴角抽动了几下,心里那股想要把姜正义灭掉的冲动更浓了。

    他在想,当初为什么那个杀手没有杀死姜正义呢?

    假如这老匹夫没有穿着软猬甲那该多好啊?

    一颗子弹穿膛而过,就没有后面如此多令人大跌眼睛的事情了。

    “爹,你怎么变成了这么一副模样?”

    姜初柔真的急哭了,眼泪哗啦啦从脸上掉落下来,茫然而又担忧的询问:“是不是赵家这帮混蛋给你灌了什么迷药,搞得你现在连是非都分不清楚了?”

    “是谁分不清楚是非了?”姜正义怒了,“我看你才是被吴敌灌了迷药吧?连我的话都敢不听,连我的话都敢顶撞!”

    “爸……你究竟怎么了?”姜初柔眼泪流得更快了,声音哽咽的叫嚷着。

    她扭过脑袋望着跟在姜正义身边的两个赵家人,气鼓鼓的厉喝责问:“你们这群王八蛋,究竟对我爹做了什么?”

    两个赵家人无辜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干。

    “气死我了!”

    姜正义愤怒爆喝着,抡起手就朝姜初柔脸蛋扇了过去,“今儿我非打醒你这个执迷不悟的不孝儿不可。”

    “啪!”

    姜正义快扇到姜初柔脸蛋上的手结结实实打在吴敌手心里,并被一把扣住了。

    “叔叔,你太过了吧?”吴敌语气冷了些,面无表情的质问着。

    姜初柔都这么大了,还当着众人面扇耳光,这是完全不考虑女儿的感受、尊严啊!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