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罪人(35章)
    “没事。”

    吴敌微微一笑,露出最为迷人的笑容对姜初柔安慰道:“没看到我里面穿着护身服吗?有什么好担心的?还哭得像只大花猫一样,简直是丢死人了!”

    “砰!”

    姜初柔伸出小粉拳狠狠击打在吴敌身上,满脸幽怨的愤愤道:“你还说,若是忘记穿了护身服,你今儿恐怕都回不来了。衣服上这么多窟窿,恐怕死的死的时候都变成马蜂窝了吧?”

    “嘿嘿,你这么担心我,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吴敌眯了眯眼睛,讪讪的打趣着问道。

    “砰——”

    姜初柔又打了吴敌一拳,生气的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占女孩子的便宜,简直是个全身精/虫上脑的家伙!”

    “嘿嘿嘿……”吴敌邪邪的笑起来。

    姜初柔张开双臂一把就把吴敌搂在怀里,一副生怕松开手就会永远抱不到一般,别提有多么用力,几乎整个身子都与吴敌融为一体般。

    她胸前那两团巨大的温柔乡压得吴敌胸膛好紧,隔着一层护身服,都能感受到其的柔软,甚至令人有种微微的窒息感。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假如能这样一直到地老天荒,那简直是太好了!

    “咳咳咳——”

    这时,一阵女孩子故意咳嗽的声音响起。

    几秒后熟悉的娇媚声就响起,“哟哟哟吴敌,又泡了一个妹纸,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嘿嘿。”

    吴敌不好意思的笑笑,心虚的解释着说道:“那个……那个柔柔是太担心我了,把我当成精神上的寄托,突然听到我与袭击当然会担心了!”

    “第一次听见花心能找出这么多理由的。”胡莉晶娇媚的笑了起来,“还有我也是第一次也是见到像你这样只会吃,不敢承认的男孩子,简直是太丢人显眼了!”

    “喂喂……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叫做我只会吃,不会负责呢?”吴敌听胡莉晶如此说,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

    “难不成不是吗?”

    胡莉晶无辜的望着吴敌,“你把人家初柔妹妹睡了,还把人家的担心当成的精神寄托来解释,而不是直接承认她是自己的女人,是不是一种懦弱的行为?”

    吴敌:“……”

    他什么时候把姜初柔给睡了?

    “别一脸懵逼的模样了,换成柔柔是我的妹妹,我非一脚踢死你不可。也幸亏柔柔心地善良,否则你就等着烦死吧!”胡莉晶笑吟吟打趣道。

    “你个花心大罗卜!”姜初柔也凶狠的等着吴敌,咧起嘴露出锋利的虎牙,威胁之意浓浓的。

    “我尼玛——”

    吴敌委屈的捂住脑袋,忽然有种想哭想哭的感觉啊!

    这人与人的信任都到哪去了?

    他是一个如此花心不负责的渣男吗?

    “白痴!”

    姜初柔狠狠瞪了吴敌一眼,没好气的骂嚷道:“一个情商如此低的家伙,却俘获了一大票妹纸的欢心,连身为女孩子的我都有些嫉妒了。”

    “嘿嘿……”吴敌不好意思的笑着,同样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受伤吧?”

    胡莉晶走到吴敌身边,仔细的上下观察着。

    “没。”吴敌摇摇头回应。

    “哼!”

    胡莉晶确认吴敌没事后,顿时就生气的板起脸,“连我们造化门的人都敢动,简直就是活腻了。你放心,无论对方代表的势力是谁,一旦查出来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谢谢晶姐。”吴敌客气的说着。

    “没事,都是一家人。”

    胡莉晶罢罢手,毫不介意地回应着。

    他扭过脑袋望向旁边的李小六,冷冷的命令道:“传令下去给我仔细的收,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渠道,一定要找出和这个杀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顺藤摸瓜查上去。”

    “是。”李小六板着脸严肃的回应,接着就转过身子就执行胡莉晶下达的命令。

    “谢谢晶姐。”吴敌再次客气着。

    “都说了不用再说这么客气的话。”

    胡莉晶罢罢手,把目光重新放在吴敌身上的淡淡道:“赶紧上去洗澡换衣服吧。”

    “好的。”

    吴敌随口应了声,就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

    “柔柔,跟爸爸回去,你不能在继续执迷不悟下去了!”

    “爹,你才是执迷不悟,你才是老顽童!”

    “别闹,听我的赶紧回去!”

    “我不——”

    吴敌刚刚洗澡换衣服做电梯回到一楼大堂,瞬息就听到一阵剧烈的争吵声。

    听那声音似乎是姜正义和姜初柔这对父女之间的争吵。

    “难不成姜正义找上门来了?”

    吴敌皱起眉头疑惑的嘀咕了声,随即甩甩头就没有在多想什么。

    反正事情都发生了,现在想的应该是如何去面对吧!

    他走到大堂,看到几个造化门弟兄包围着姜正义和两个赵家的人。

    人群中间,正是吵得面红耳赤的父女。

    吴敌看到酒店大门口外方还有七八个赵家人没有进来,被造化门兄弟阻挡着。

    几个人进来和十几个人进来,所带来的影响和意义都是不一样的。

    “叔叔,您来了!”

    吴敌走进人群中,礼貌的对姜正义打招呼道。

    “是你?”

    姜正义认出了吴敌,接着像是遇到夺妻杀父之仇的恶人般厉声咆哮着:“都是你个该死的混蛋,瞧瞧你把我女儿都变成什么样了?”

    吴敌:“……”

    他嘴巴微张略显得诧异,完全没想到姜正义见到自己火气竟是如此的大。

    “还一脸无辜的模样?”

    姜正义见到吴敌这样顿时就更加愤怒了,“我女儿平日温柔乖巧,对父母的命令千依百顺,如今跟你带上那么一小段时间,竟还会反抗起我的命令,还会跟我争吵起来……你说你究竟对我女儿下了什么迷/药?”

    “我去……”

    吴敌看到姜正义这样,嘴巴张得更大,满是震惊在心里叫嚷了起来。

    他好歹也是姜正义的恩人啊!

    就算秦家做不成,也不至于如此对待人吧?

    再者,姜初柔是什么鸟样,他这个作为父亲的不是比别人更清楚的吗?

    怎么能一股脑的全怪罪到吴敌身上?

    姜正义这老匹夫也不想一想,造成这样最大根源什么?

    还不是他个老顽固逼婚?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