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答应(16章)
    “宋立福,你疯了吗?”

    宋立山冲着宋立福厉声咆哮道,“我儿子被打得跟个猪头一样,已经沦为全古武界眼中的笑柄了,你特么还让他去道歉,还有没有一点点公德心了?”

    “特么的,要道歉你让你儿子去道歉啊!你不是造化门门主吗?你儿子不是第三代优秀的青年才俊吗?有本事、有脸你代表我们整个造化门去道歉啊?”

    宋立山眼睛宛若血珠子般,整个人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谁触谁死啊!

    “立福,你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少林武当都没能让我们低头,凭什么现在让我们向一个小人物低头?你脑子进水了吧?”

    “宋立福,我不知道你这个家主是怎么当的,不能让我们造化门走向更辉煌就算了,还让我们成为全古武界的笑话!”

    “宋立福,你这样的举措,是把整个造化门都推到深渊开始!”

    人群暴怒,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都跳出来指责宋立福。

    很多之前不谴责宋立福之人,此刻也站出来毫不留情的训斥着。

    他可以因为长寿药、大帝坟冢的秘密不怪罪吴敌,也不继续追究责任下去。

    可是……

    要他们造化门直系管理层去向吴敌道歉,这是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吴敌是造化门的人,在古代封建思维制度里他们就相当于主子和下人。

    让一个主子给一个下人道歉,这是脑袋被哪门子夹了?

    “安静安静——”

    宋立福板着脸示意大伙儿冷静下来,“你们不要忘了,现在已经不是我们骄傲的时刻了,也不是我们高高在上的时候了。我不是千古罪人,相反若按照你们的思维去处理事情,那样才会把门派推向灭亡的边缘,那才彻彻底底的是千古罪人,没脸到地狱去面对列祖列宗啊!”

    他不待其他人出声反驳,又露出痛心疾首的模样对着大伙指责道:“你们知道现在有多少古武派愿意和吴敌交好吗?你知道多少大门派想要从我们造化门把他挖走吗?你们知道多少人眼红他脑海里面那张活地图吗?”

    宋立福当门主有二十个年头了,为人也算和蔼,很少发脾气与动怒,是大伙儿心目中的老好人。

    就算动怒也只是生气,让人感到有些畏惧,并没有让人害怕到犹如魔鬼冲自己发飙般,全身心不由自主都寒栗了。

    原本还像一堆熊熊火焰燃烧着的众人,不禁间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般熄灭掉。

    没有人在说话了,一个个神色各异的站在原地。

    “他们一直想拉拢吴敌,却苦苦没有机会,如今我们针对吴敌不好受,你知道暗处有多少大势力愿意向他伸出援手,抓住这个机会建立起友谊吗?”

    宋立福见大伙儿沉默不语,语气稍稍缓和下来:“大帝坟冢此次最大的宝藏就是得到一大瓶长寿药,还被如此多大势力瓜分。就说我们造化门得到的那一丁点份儿,都不够我们宋姓直系的成员分,更别说其他姓氏为我们门派做出大贡献的长老、后起之秀。你们谁愿意放弃自己的份额给别人的?如果你们愿意,那你去找吴敌麻烦我不拦,但绝对不能用我们造化门的名义去做!”

    宋立福声音出来,现场瞬息就沉默下来。

    他见没人说话,又把目光望向宋立山:“立山,不是做大哥的纵容和不把向康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就是向阳今天犯错被吴敌打断了腿,我也会让他上门道歉。”

    “哗——”

    听闻宋立福如此说,在场绝大多数人均哗然起来,随后齐齐把目光扭向宋向阳。

    宋向阳坐在宋立福后方坐着,听闻老爹如此说又见到大伙儿这般打量着他,脸色一丝丝波澜没有,稳如磐石般的坐直身子。

    “事情对错先不说,就算是吴敌错了,你们以为把他捆绑起来,用各种酷刑就能把自己想要的东西都能逼问出来?”

    宋立福冷冷的望着大伙儿嗤笑道:“太天真了,同样你们也太小瞧吴敌了。他如此多年战狼生涯,岂是白白度过的?我估计你们就算白了头下地狱,也不可能从他最里面套出什么东西,就算能套到,估计也是他估计玩弄我们的圈套和阴谋,亦真亦假的慢慢玩死我们!”

    “这……”

    众人面色难看的呆滞在原地,最后缓缓的低下脑袋来。

    “他是我们造化门重要的成员,也是我们未来发展宏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们想象,将来要是得到的长寿药更多了些,我们造化门一个个都能拥有更长的寿元去修炼,那将会强大到什么程度?估计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吧?到时候我们下地狱面对老祖宗,脸上也能泛着光彩是不是?”

    宋立福语重心长的讲诉着,“还有假如吴敌投入其他门派的怀抱,你们想想这些利益还能到我们身上来吗?能让吴敌重新投入的门派,那至少跟我们造化门不相上下,倘若未来有那么一天因为吴敌他们门派变得更强了,还有我们造化门的活路吗?即使我们人马再多成员在勇敢,可能抗争更强的存在吗?”

    反对让宋向康道歉的中立派齐齐低下脑袋,脸上均布满羞愧神色。

    那些站在宋立山旁边的人们,此刻更是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听我的,别闹,不然我就关禁闭到你们醒来为止。”

    宋立福板着脸很是严肃地说着:“这可不是私人小事,而是关乎到整个门派千万年的存亡,向康你要照着我说的去做明白了吗?”

    音落,他锐利的眼神射向坐在对面满脸缠着纱布的宋向康。

    “我……我知道了……”宋向康眼泪都快掉落下来了,扯着伤口复发的风险,极其委屈的回应着。

    没办法……

    他是一个晚辈,听长辈的话这是华夏传统美德,也是身为晚辈最应该做的事情。

    更何况宋立福是出于为门派考虑,他想不答应都难!

    “你……”宋立山见儿子被辈分和压力逼迫得低头,嘴唇一动又想发飙了。

    他还没开口,宋立山就冷冷冷出声打断:“向康都同意了,你还叽叽歪歪做什么?”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