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肯定是吴敌(1章)
    ,

    “家主,我们任务失败了,并没有成功制服吴敌。”

    夜晚十一点,某个大院内。

    六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跪在一个书房门前,满脸惭愧的向书房内的人赔礼道歉着。

    “废物——”

    书房内的人怒腾腾的出声骂嚷道:“连一点小事情都办不好,我养你们来有何用!”

    “是是是……”六个家伙脑袋埋得更深了,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连连承认自己的错误。

    “给我滚!”

    里面之人真的生气了,很是凶狠的朝外边咆哮着,“废物……都特么是废物,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就这样被你们给浪费掉了,真是该死!”

    “对不起家主,下次我们一定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请您息怒!”

    “家主,今天的耻辱,来日我们必定会百倍朝吴敌奉还着。”

    六个人连连对书房内的男子说了声,接着就齐刷刷退离原地。

    “啪——”

    六个手下退走,书房内的男子拿起身旁的茶杯,狠狠就朝地上摔了下来。

    “真是废物!”

    他越想越气,抓紧拳头的手暴起青筋,鼻子不断有滚烫的气息喷射出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吴敌在那种堪称必杀的环境中,如何能逃脱出去呢?

    车子远光灯如直视太阳般璀璨,戴上太阳镜的人都无法直视,吴敌又是如何能看到的?

    “太窝囊了!”

    这个男子越想越气,抡起书桌上的烟灰缸,再次狠狠朝地上砸着。

    砸东西是一种解压的好办法,同样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心理扭曲。

    ……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

    吴敌洗漱完毕,前往姜初柔睡的房间,打算把她叫起来一起出去吃个早餐。

    “咚咚咚——”

    “咚咚咚——”

    吴敌敲了好一会儿,姜初柔都没有传来半点儿回音。

    正当他寻思着这小罗莉在干嘛的时候,门板嘎吱一下打开,穿着一身雪白睡衣的姜初柔映现在吴敌眼中。

    她正在讲电话,头发蓬松而肆意张扬,眼睛上还写着浓浓的倦意,一副还没有睡醒,就被电话从睡梦中拉起来的模样。

    姜初柔身上穿着的这套睡衣是酒店方面统一安排的制式,虽然大小尺码都有规定,可一般情况想都会比正常尺码稍稍大一些。

    她忙着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睡衣有些凌乱,衣领张开的时候,露出一大片雪白来。

    她似乎因为穿着睡衣,并没有穿着平常喜爱的粉色护罩,因此连小葡萄到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天啊!”

    吴敌忍不住捂住脑袋,心想姜初柔这丫是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犯罪的呢?

    哪有人一大早刚刚起来都不检查下衣服情况的?

    就算不检查听到别人来敲门,好歹也看一下啊?

    这也幸亏住在京城大酒店来的还是吴敌,要是在一般不入流的星级酒店,又是一个图谋不轨的保安,那么姜初柔就等着体验下女人的滋味吧!

    这小魔女,心还真大!

    ……

    “呃呃呃——”

    姜初柔婴儿般的脸蛋布满幽怨,不断摇晃着身子,发出一阵阵酥到骨子里面的幽怨声,“讨厌……爸爸真是讨厌,老是逼人家嫁人!”

    吴敌明白了,原来姜初柔在接听姜正义的电话。

    显然那老头已经知道宝贝女儿逃离江城,又在京城拒绝了赵家的邀请。

    “砰。”

    吴敌走了进来,并轻轻的关上房门。

    他一进来,就用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姜初柔看着,嘴角勾起坏坏的笑容。

    姜初柔被他这么一看情不自禁就毛骨悚然起来,面露满是不可适应之色的连连向后退着。

    她总感觉吴敌这眼神,就跟大灰狼盯着小白兔一般。

    “柔柔,柔柔你有在听着吗?”姜正义见姜初柔沉默许久,又在电话那头催促着。

    “爹哋,我有在听着,你还想说什么?”姜初柔凶狠的瞪了吴敌一眼,快速的出声回应道。

    吴敌微微一笑,走过去一只手搂住姜初柔的肩膀,同时眼睛直直的朝那对硕大的巨峰盯着。

    “啊——”

    姜初柔明白自己胸衣开得太大,吴敌又专程靠近盯着那温柔乡看后,不由惊诧的惊叫起来。

    下一刻,她目露凶光的射向吴敌,抬起脚就踢了过来。

    吴敌闪电般向后爆退,怎么可能让这女流之辈打到自己身上?

    “柔柔……柔柔你究竟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姜正义听闻姜初柔突然惊叫起来,连忙关心的询问道。

    姜初柔原本想骂吴敌流、氓的,可话还没有说出口,听到电话那头老爹的声音后,又连忙专口道:“爹爹……我……我没事,就是房间内突然出现一只大蟑螂,可把我给吓坏了!”

    “房间内怎么会有蟑螂呢?酒店方面没消过毒吗?”姜正义在电话那头不解问。

    “哪个……哪个我怎么知道呢?待会我得去我这该死的酒店方面才行,看看怎么会有老鼠出现!”

    姜初柔一脸尴尬和迟疑,再次凶狠瞪了吴敌一眼,不断编着理由欺骗着姜正义。

    “扑哧——”

    吴敌看到姜初柔这幅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笑声,还是生怕姜初柔精心编制的谎言,就这么被自己给识破。

    吴敌和姜正义是认识的,加上和姜初柔是朋友关系,面对姜正义应该没什么关系。

    只是瞧小魔女这模样,并不想让姜正义知道吴敌在这里。

    “哼!”

    姜正义在电话那头哼了声,显得无比气恼的那样子,“有蟑螂?星级酒店怎么可能会有蟑螂呢?柔柔你在对我说谎是吧?”

    “我没有……”姜初柔凶巴巴的看着吴敌,却用着极其无辜和委屈的语气回应姜正义。

    果然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说谎起来连草稿和思考都没有。

    “哼!”

    姜正义在电话那头愤怒的爆喝着,“你在说谎,不然你把酒店的电话给我,去亲自打电话去问!”

    姜初柔:“……”

    吴敌听到听筒传来的巨大咆哮声,也一阵无语。

    玛德——

    果然是种瓜得瓜啊!

    要是把秦山拉来给他们组成一个新家庭,简直是美滋滋了!

    “是吴敌在哪里吧?”

    没等吴敌和姜初柔开口,姜正义咆哮完了以后,又自顾自叫喝道:“叫吴敌那王八蛋过来给我听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