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一起下地狱(2章)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真是无聊!”

    姜初柔揉了揉微微挺起的小腹,倦意浓浓的打了个哈欠埋怨道:“那群人到底还来不来啊?都十一点半了,再不过来姐的姨妈都凉了!”

    吴敌:“……”

    他白了姜初柔一眼,没好气地开口说道:“你就那么希望他们过来打架的吗?”

    “是啊!”姜初柔咧开嘴,像只披着羊皮的狼般狰狞的笑着,“反正我就觉得你打架起来的时候姿势特别帅气、特别迷人,所以我很喜欢看你打架。”

    “我现在终于知道世界不和平的原因了!”

    吴敌白了姜初柔一记。

    “是什么?”姜初柔闻言当即像个好奇宝宝般的质问着。

    “因为你这样脑/残粉实在是太多了!因为个人喜欢看,就可以动手打架了吗?”吴敌揉了揉鼻子笑道。

    “你妹——”

    姜初柔闻言当即就怒了,猛地扑过来张牙舞爪就要对吴敌展开猛烈的攻击。

    “哈哈哈——”吴敌得意的大笑几声,连连躲避九阴白爪一阵子后,故意让姜初柔抓zhong那么几下平复她内心的怒火。

    “行了行了!”

    吴敌罢罢手示意姜初柔停止下来,“天色不晚了,他们既然不来找我们麻烦,咱们就先回去吧!反正既然他们想要针对我们,那么即使我们逃到天涯海角,他们也有办法找到的。”

    “也是。”姜初柔点点头,略有一些不甘地说道:“唯一有点美zhong不足的就是,睡觉之前没能观看真实版的武打节目,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遗憾了!”

    “滚蛋!”吴敌白了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姜初柔一眼,对着在旁边不敢吭声的老板叫喝道:“老板,买单!”

    买完单,吴敌就载着姜初柔驱车赶往京城大酒店。

    那是造化门的总部之一,安保几乎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任何势力想要闯进来几乎可以说比登天还难。

    造化门已经是古武界zhong第一梯队,也是整个华夏古武较为顶端的强者,几乎没有什么势力能轻而易举破开他们的防线。

    姜初柔现在被赵家盯上了,贸然在外面酒店居住,安保措施不好是很容易被赵家给劫走。

    吴敌不是姜正义和赵家究竟是怎么达成协议,赵天乐又想不想娶姜初柔。

    他只知道姜初柔是自己的好朋友,是苏轻眉的闺蜜,她受到委屈绝对不能束手旁观。

    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吴敌管不了,他只能保证姜初柔跟着自己不受危险,去不去赵家那里完全是看她自己想法,以及姜正义的态度了。

    ……

    “哎——”

    姜初柔重重叹了口气,眸子和脸蛋流露出浓浓的失落道:“真希望时间能过得晚一点,这样我就能永远和你在一起,喝酒、玩骰子、划拳,向你诉说重重的委屈与不快。”

    “搞得好像天亮了,你就不能和我说了一样?”吴敌回应道。

    “这不一样。”

    姜初柔脑袋仰在后排座椅子上,秀发散落在肩上蓬松出来,将半张粉嫩的俏脸都给遮得严严实实。

    她没等吴敌开口,又无限感伤地说道:“我怕过完这一天,明天我老爹就风风火火赶往京城,亲自把我送到赵家那边去,然后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你真的喜欢我啊?”吴敌眼睛直勾勾看着前方道路,假装很随意问出来样子。

    “是啊!”

    姜初柔咧开嘴,笑得比花儿还要灿烂地说道:“你那么帅、那么结实、那么又魅力,且身手厉害给人无限的安全感。这样的男人,一般不是在就是在电视里,没想到如今我却碰到了一个。”

    “哈哈哈——”

    吴敌咧开嘴,故意笑得很没心没肺的模样来掩饰自己真正的情绪,“谁之前说我是渣男、没心没肺、吊儿郎当,成天就知道出外面去泡妞,而不务正业、不理会真正把心放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的?”

    “说实话,如果把你身上的正义感以及为人民服务的贡献都去掉,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在wang上被众人喷的渣男!”

    姜初柔勾起嘴角,狠狠的对吴敌抨击着。

    吴敌:“……”

    他不解的望向姜初柔,“卧槽,既然我就是个渣男,你怎么还爱上我,是不是脑袋进水了?还是今天忘记吃药了?”

    “你妹——”

    姜初柔凶狠的瞪了吴敌一眼,极其没好气地说道:“不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你赢了!”

    吴敌完全已经被姜初柔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只能竖起一根大拇指夸赞着。

    姜初柔没心没肺的得意浪笑几声,紧接俏脸又平静下来:“说真的,苏轻眉虽然比我认识你早,可是我却比她更早对你动心,还更早跟你表白,你不选择我、我真感觉受到很大的打击。”

    “却——”吴敌鄙夷的说道,“就你这幅没心没肺的模样,还会受到打击?还会心神跟着崩溃?”

    “是啊!”

    姜初柔吐了吐舌头,略显得不太好意思的样子,“不然自从认识你了以后,我为什么酒量会大增,且这么喜欢喝酒的?”

    “滚蛋,说得你好像因为我才变成酒鬼一样?”吴敌白了姜初柔一眼,没好气的骂嚷着,“就你这幅一坐下来就找酒的酒鬼模样,分明就是之前都是这么喝,日积月累才形成的好不好?”

    “就是你害的!”姜初柔生气的瞪着吴敌,“不信你去问苏大美女,我什么时候有这么酒鬼过?我几乎是每天都去健身、早起晨跑跑步,有空就跑去健身房的好不好?”

    “不信!”吴敌摇摇头,“你要是经常去健身,这么可能还那么胖?”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姜初柔听吴敌说自己胖,怒不可揭的从位置上崩起来,张牙舞爪的就朝吴敌扑了过去。

    吴敌伸出手直接把她推了回去,“别闹,在开车着呢!难不成,你想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地下做亡命鸳鸯啊?”

    “哎——”

    姜初柔叹了口气,重新回到位置上,充满向往的说着:“我倒是想到地下和你做亡命鸳鸯,这样至少还能两个人在一起。比在阳间什么都得不到,却又活在无限感伤与回忆zhong要好得多了!如果你愿意,我绝对心甘情愿跟你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