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注视(2章)
    adsdu;“哈——”

    姜初柔打了个哈欠,粉嘟嘟的俏脸上布满浓浓的疲倦。

    他扭过脑袋看着身旁的吴敌,撅起樱唇埋怨道:“一点都不好玩,困死本小姐了!”

    “那就回去睡觉吧,我在朋友哪里帮你开好了房间。”吴敌善解人意的回应着。

    他们两个人中午吃完饭离开酒店后,就一直穿梭在京城极具历史意义的大街小巷里,从墙壁、街道去感受数千年前的古人文化。

    他们把车停远处露天停车场,就靠双脚慢悠悠的走动着。

    逛了一下午,加上舟车劳顿姜初柔已经是很疲劳了。

    “我不想去睡觉。”

    姜初柔倔强的摇了摇头说道,“要不要不我们继续喝酒去吧?”

    “还喝酒?”吴敌讶异的望着姜初柔问。

    “是的。”

    姜初柔凝重的点了点头,“不喝酒还能干啥去?睡又睡不着,玩又没什么好玩的。”

    “你赢了!”

    吴敌朝姜初柔竖起一根大拇指,“成天喝酒酒量又不怎么样,在这么喝下去,我敢保证用不了三五年的时间,你就彻头彻尾变成一个无酒不欢的酒鬼。并被酒精慢慢麻痹掉自己,丧失掉所有上进心和追求。”

    “你妹——”

    姜初柔鄙夷的瞪了吴敌一眼,两颗明亮的虎牙对吴敌耀武扬威着,“你才成天喝醉,失去上进心和理想呢!”

    吴敌:“”

    他委屈的看着姜初柔,“你说咱中午刚喝了不少,刚才一路上吃了许多小吃,又跑去喝酒不是酒鬼又能是什么呢?是有病!”

    “啊——”

    姜初柔小宇宙爆发了,猛地扑过来指甲就狂在吴敌结实的胸膛上掐着,气腾腾的厉声咆哮道:“你敢骂我有病,我掐死你掐死你个乌龟王八蛋!”

    “喝酒还容易长胖!”

    姜初柔的九阴白骨爪对吴敌来说简直是挠痒痒一般,他轻描淡写躲避的同时,还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

    “啊——”

    姜初柔听闻吴敌如此说,顿时更加恼怒了,“王八蛋,你敢说我胖,我要掐死你!”

    “哈哈哈——”

    吴敌得意的放声大笑,就这样与姜初柔尽情的你追我赶着。

    过往的行人,都用这各种异样的眼神朝他们打量。

    仿佛这一刻,他们又回到那种什么都不管、不顾、不知的青春年代。

    很快,他们两个人就跑到那部宝驴310前。

    同时姜初柔也累了,气喘吁吁的瞪着吴敌。

    “喝酒去!”

    姜初柔一坐上车,就冷冷的出声对吴敌命令着,“带我去你们京城美女最多、靓仔最多,调酒师最顶级的酒吧,姐要继续买醉!”

    “还真的要喝?”吴敌不解的扭过脑袋问着。

    “废话——”

    姜初柔不悦的瞪了吴敌一眼道:“我都说了心情不好,不喝酒还能干嘛?再者老娘心情不爽,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逼婚的事情,还是喝醉了好,什么都可以不用想了!”

    “行吧,那我就在陪你一晚,要是第二天你又拉着我从中午开始陪你喝酒,那就真的是只酒鬼了!”

    吴敌知道姜初柔最近心情不好,也懒得在强制什么,点点头就算答应下来。

    “呵,本小姐就算是酒鬼,也是一只可爱的酒鬼。”姜初柔朝吴敌吐了吐舌头扮鬼脸着。

    金碧辉煌酒吧在京城也算是一线著名大酒吧,深得白领阶层以上的精英人士喜爱,也算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酒吧。

    酒吧内大多数客户都是八零九零后。

    “呼呼呼——”

    劲爆的音乐在耳旁环绕,众人跟着节奏摇摆身体,放松一整天的疲惫尽情狂欢着。

    还有不少人喝了几杯酒后,快速冲到场子中央的舞池,随着音乐尽情起舞着。

    “走,我们也去跳舞!”

    姜初柔喝了四五杯酒后,拉起吴敌的手示意去舞池跳舞。

    “我不会跳舞!”吴敌回应道。

    “哼,不会跳难道不会学吗?”

    姜初柔翻了记白眼,继续拉着吴敌朝舞池中走,“反正跟着音乐舞动身子就是,你不看舞池中央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不会跳舞吗?他们就做出一副半醉半醒的状态,随意甩动下手脚,扭动一下腰这就算跳舞了!”

    “好吧,你赢了!”吴敌朝姜初柔竖起一根拇指,没想到她眼睛观察得还挺犀利的。

    “走!”

    姜初柔拉着吴敌就朝舞池中央走去。

    一进入舞池,她就开始疯婆子模式,‘呼呼呼’的尽情叫喊着。

    音乐很劲爆但并不会太让人感到刺耳。

    人的喧闹声、叫喊声一下子就淹没在劲爆的音乐声中。

    “呼呼呼——”

    姜初柔显得特别开心,蹦蹦跳跳的欢呼着,像只挣脱了囚笼的鸟儿般在天空肆意的翱翔着。

    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天,开始扭动身子舞动了那么几下。

    “呵呵——”

    吴敌看到姜初柔着兴奋的劲儿,不由勾起嘴角欣慰的淡笑着。

    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姜初柔,一旦被姜正义这老匹夫逼婚后嫁给赵天乐后,恐怕就是一只被囚禁的鸟儿,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跳啊!”

    姜初柔跳了好一会儿,见吴敌正用欣赏的目光打量自己,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催促着。

    吴敌原本还想拒绝用不会跳等借口敷衍过去,可是姜初柔已经冲过来一把拉住了他,“一个男孩子要是不会跳舞,还怎么去把妹呢?尽情的舞动起来吧!”

    “好吧!”

    吴敌低声应喝了声,就跟着姜初柔的身子舞动几下。

    可是他总感觉怪怪的,像是用一万双眼睛盯着自己那般,双头发软感觉动一下就要摔那般,别提有多么难受了!

    “闭上眼睛,就跟着音乐节拍舞动身子就是了,让身体本能自己去做主!”

    姜初柔似乎看出吴敌的异样般,连忙出声提醒着。

    吴敌点点头,开始舞动起身子。

    他身体开始有些僵硬,可慢慢随着节奏动了一会儿,紧绷着的神经也就徐徐放松了下来。

    吴敌越跳越好,最后完全融入音乐中,秒杀了舞池一大片男生。

    这一刻吴敌无忧无虑,脑海里想的就是跳舞和让自己放松下来。

    他不知道自个儿如此忘我尽情舞蹈的刹那,姜初柔却停下来,眼神直勾勾盯着他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