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一辈子那么长(2章)
    ;“呵呵。”

    吴敌淡淡笑了笑,看到胡莉晶像只贪婪的猫咪般依偎在自己胸膛,心里头不禁间升起浓浓的成就感。

    他控制不住自己伸出手在胡莉晶那柔软的秀发上揉了揉,轻轻地笑着说道:“傻瓜,我们是好朋友、好伙伴、好同门,怎么可能会成为敌人呢?”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中了胡莉晶的妖法,平日控制力极好他,怎么能轻而易举就乱摸别人的头发,又亲昵的叫傻瓜呢?

    傻瓜,原来是用来形容智商有问题的残疾人。

    如今是对心爱人的昵称。

    吴敌认为自己这一举动,有些太过于亲昵了点。

    “真希望永远都是这样啊!”

    胡莉晶并没有在意吴敌这个举动,而是满是憧憬的向往着,“一辈子那么长,谁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呢?相处了大半辈子的亲人都能在利益面前反目,横刀相向。再优秀的男人,也过不了美人这一关,为她微微一笑可以倾国倾城,可以偷抢杀夺而进监狱。”

    “呵呵——”

    吴敌扬起嘴角笑骂道:“咱们都不是那种脑袋进水,再者到了咱们这个层次,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他知道此刻的胡莉晶不是那只熟悉的女妖精,又或者这才是真正的妖精本色,之前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一层画皮。

    她还是十五年前那个亲眼目睹自己母亲死亡的小女孩。

    她的内心,还是活在恐惧,活在被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人背叛的阴影中。

    “咱们也不过认识不过半年的时间,却一起经历了比别人一辈子还要多的事情。人生过了快三分之一,我们谁都不能在前半段给料想到后半生我们会相遇。”

    胡莉晶嘴角微挑,用着略有些讥讽的语气诉说着,“何况我们还有三分之二左右的人生,加上还有刚刚得到的长寿药,估计我们要活到很久很久,才会离开这个世界,给彼此一生交代出答案来。”

    “呵呵,你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吴敌溺爱的看着胡莉晶,心里面那股怜惜之意更浓了。

    他真想紧紧搂住胡莉晶,接着堵住她那sexy的樱桃小嘴,顺势将她的所有恐惧都压制下去。

    “确实有这样的因素,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一辈子都不要成为敌人才好。即使那天做不成朋友了,我们也要做个能经常能听到对方消息的陌生人。”胡莉晶轻轻的说道。

    吴敌却听得有些不太舒服,责怪的瞪了她一眼,“别把事情想得那么远,会让自己很累很累的。咱们只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每一天就行,毕竟谁能保证一定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呢?”

    “嗯嗯”

    胡莉晶点点头,接着笑得格外甜的说道:“认识你真好,能和你共同经历如此多事情更是一种幸运。若不是亲眼看到你,我都不知道一个男人竟然能优秀到如此地步。”

    “嘿嘿”

    吴敌都被胡莉晶夸到不好意思了,“晶姐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夸得我好像涂了层蜂蜜一样,感觉光是轻轻闻一下味道,就能让我全身心都陶醉掉了。”

    “滚——”

    胡莉晶笑骂了声,接着就从吴敌怀抱里面脱离出来,“不过我还是相信如你所说的那般,我们一辈子都是好朋友,绝对不会有什么隔阂与矛盾,因为我知道你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男人。”

    “嘿嘿,你这么夸我就对了,你这么相信我就对了!”吴敌听到胡莉晶脱离那恐惧的状态,欣慰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胡莉晶情绪已经彻底安稳了,于是主动开口询问着:“对了,以你现在的身份估计连天眼系统都能调用,有主动去找过你父亲吗?”

    “没有。”

    胡莉晶先是否认一句,接着愤愤瞪着吴敌矫正道:“她不是我父亲,我跟我妈一个姓,他究竟个人渣,我也当从来没认识过他一般。”

    “好吧,确实是个人渣!”吴敌点点头附和,又开始顺着这个问题追问下去。

    “没有!”

    胡莉晶摇摇头,“我只用三年的时间就取得宋大少全方位的信任,并掌管了他之前说管理的事物,相当于变向取代了大少,让他空出时间去做其他的东西。可是我掌权到现在已经过去十二年了,还是没有他半点儿消息。”

    “没消息?”

    吴敌愣了下,“造化门我相信情报系统不会比机关的弱上很多,查一个普通人的资料想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可能连你都调查不出来呢?”

    “我不知道”胡莉晶摇摇他,“他就像石沉大海般,无论是发动过多少关系网和情报机构,都没有我任何关于半点消息。甚至公安的dna系统我也仔细查阅过没有和我一样的,真不知道是生是死了!”

    “那就奇怪了,人不可能十几年过去都没有用过身份证。”

    吴敌听闻胡莉晶如此说,面部表情变得更加疑惑着。

    十五年的时间,从手机短信变成如今的互联网信息,从抽空去实体店再到网上购物,一切都离不开身份证。

    那些都不懂都没关系,至少实名制车票,住旅馆都要身份证,胡莉晶的父亲不可能在这告诉发展的时代里,没有不小心用过身份中办某件事情吧?

    一旦用了身份中等级,天网系统一切都能查出来。

    “确实没有。”胡莉晶再次坚定的回应着,“我也很纳闷一个人怎么可能十几年没有任何消息记录在天王。他是躲在某个深山老林里,还是已经去世了!”

    “哎——”

    吴敌重重叹了口气,轻轻拍打胡莉晶肩膀几下,安慰道:“过去都过去了,与其把经历放在那渣男身上,你还不如想着自己变得更好一些,这样就能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何必去在乎一个连你们母子都抛弃的人渣呢!”

    “他死活都不关我的事,这杯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身体内留着他的血液。”

    胡莉晶气鼓鼓的骂嚷着,“我想找到他,只想想让他去母亲头上忏悔,并告诉他当年的行为多无知与愚昧罢了”

    “好吧,你父亲之前是做什么的?”吴敌疑惑问道:“兴许,我可以帮你找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