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十五年了(5章)
    ;“这群人渣手段用尽都得不到我母亲后,竟光天化日趁我母亲午睡之时闯进我们租住的房间,想要强行霸王硬上钩。”

    胡莉晶意识并没有放在吴敌搂抱在自己身体的手中,继续沉浸在那悲伤的回忆里,“我母亲知道被一群地痞盯上,身上都携带着一些锐利的贴身工具。当他们强行来我母亲抗争不过就以死相逼,最后在争斗纠缠中,剪刀扎进了她的心脏。”

    “太可恨了!”

    吴敌气鼓鼓的骂嚷着,同时心里头更加可怜胡莉晶了。

    一个身为社会弱势群体之一的女孩,从小没了父亲,长大没多久母亲又发生意外死了。

    假如吴敌不是亲口听到胡莉晶醉后吐真言,往常情况下谁和他说都绝对不相信。

    “后来你就跟了宋大少是么?”

    吴敌伸手将胡莉晶搂得更紧了些,轻轻将脑袋埋在她肩膀,满是心疼的质问着。

    “嗯。”

    胡莉晶轻轻点了下头,随即身上爆发出更强的戾气,“因为我要报仇,我要将那些该死的人渣统统送入地狱!”

    “嘶——”

    吴敌看到胡莉晶气势突然变得如刀锋般锐利,心里本能一颤,忍不住倒吸口凉气着。

    他从来没有见到胡莉晶气势如此凌厉过!

    吴敌知道这应该不是现在的胡莉晶,而是十几年前亲眼看到母亲去世,感受到唯一精神、现实可依靠的顶梁柱崩塌后,心跳发生强烈变化的小女孩。

    “我报过警没用,那群混蛋有个表哥在附近这一片当大队长,连安葬费都没有赔给我一分。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也没有人会在乎我什么。”

    胡莉晶怨恨的咬咬牙,“母亲的葬礼那个渣男没有出现,那些堂兄堂弟得到警察的通知后也没有一个前来,唯一舍得帮助我的,就只有附近几个大叔伯,他们帮我把母亲抬到郊外一处深山中埋葬了,因为火葬要花很多钱。”

    “你真的好可怜!”吴敌抱着胡莉晶更紧了,因为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这颗受伤的心灵感受到温暖。

    吴敌三岁母亲就死了,后妈赵美丽进来就各种尖酸刻薄,完全没有当成家庭一份子来对待。

    特别是赵美丽剩下弟弟妹妹后,吴敌地位还真是连狗都不如,几乎可以说是被他虐待着。

    吴敌觉得自己在可怜至少还有一个父亲,可胡莉晶身为一个女流之辈,经历却比他还悲惨。

    “更可怜的是,连房东也嫌弃我母亲死在他们家中是扫把星,将我赶出了那个仅存她味道和气息的房间。”

    胡莉晶哀怨的讲述着,“我拒绝几个大叔收留的好意,也拒绝了学校方面的救济与接纳,就这么孤孤单单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游荡着,脑海里只有替母亲报仇的念头。”

    吴敌觉得自己内心是真的很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胡莉晶才好,只希望她能快速走出这段不美好的回忆。

    “我知道自己一个弱女子想要对抗那群畜生是不可能的,甚至他们轻视而没有将我灭掉都算一种幸运了。”

    胡莉晶仰起脑袋,开始讲诉关于自己怎么报复的经过,“也正是当时很流行的古\/惑\/仔启发了我,知道身边没有帮手敢什么都是不行的。于是我开始改变自己平日里生人勿进的形象,主动跟学校里那群烂崽混在一起。加上我姿色不错很容易受到那个群体几个头目赏识。我知道他们都在觊觎我的身体,而我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去利用他们帮我了解那群杀害我母亲畜生的信息,寻思着能不还能用这群烂崽杀掉那群出声。”

    吴敌听到这里,心里暗暗对胡莉晶升起敬佩之色,赞叹她不亏是能为宋向阳独当一面的女人。

    换成当时那种情况,恐怕很多人脑子都充血失去理智,不顾一切、以卵击石的找那群畜生的麻烦了吧?

    胡莉晶十五岁就这么理智,懂得借力打力,还真是可怕!

    “后来我了解到这群畜生在当地势力还不错,是京城某个地下社团的分部,底盘有二十条街,几乎是我和那群学生烂崽不敢动的强大存在。”

    胡莉晶冷冷笑着讲诉道,“更让我欣慰的是这个社团去收保护费恰巧收到刚刚进京的造化门头上,且双方还发生一场震惊外界的惨烈战斗,而带队的正是宋向阳大少。于是我想尽办法去接近造化门和大少,提出把自己身体和未来一生都献给他,只求帮我灭了那群出声。大少看在我如此可怜的份上答应,并收留我在身边帮他做事。”

    “那还真是幸运。”吴敌重重的感慨着,“最怕的就是到死都有心无力,或者遇到人品不行的人了。”

    “是的,如果没有大少,我可能现在还四处漂泊的想办法着。”胡莉晶感慨道。

    “所以从那一刻起你就心属大少了是吗?”吴敌轻轻的询问着。

    胡莉晶点点头,“他帮我报了这深仇大恨,我这辈子无论是牛是马除了把整个生命都献出来,再也没有其他好的报答之法了。”

    “哎——”

    吴敌重重叹了口气,心想当时按照胡莉晶这种无依无靠的模样,能有个人帮杀母之仇就很不错。不然胡莉晶就是豁出生命,都不可能杀掉那群畜生。

    “可大少并没有动我,从我跟着他哪一天起都没有过任何近距离接触,除了询问我关于工作上、情绪上的事情,再也不提半点儿我当时口头承诺的献身,让我想报答都没有机会。”

    胡莉晶想起宋向阳至今都没有碰过自己,忍不住就冷笑了起来,“我一开始以为自己魅力不够,也没有那些美女们漂亮,心想以后他肯定会碰的。没想到,我一等就快十五年了!”

    “十五年?”吴敌不可置信的望着胡莉晶。

    她重重点点头,答:“是的,我十五岁就跟着大少,再过几个月就是三十岁的生日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刚刚过了一天般。”

    “呵呵。”

    吴敌微微一笑,松开那搂着小蛮腰的手,“如果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只是稍稍比我大几个月呢!果然女人的外表,都是具有欺骗性。”

    胡莉晶情绪已经好转了,又谈论到宋向阳身上,吴敌就没有必要再搂抱着安慰。

    “十五年啊!”

    胡莉晶仰起脑袋感叹着,“就这么一晃,我马上就衰老了。”

    “呵呵,晶姐是冻龄美女,到六十岁还是那么漂亮。”

    吴敌讪讪笑着夸赞着,随即又问起她和宋向阳的事情,“晶姐,你现在的姿色和魅力可以说京城没几个女人能比拟,为什么大少不动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