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往事(3更)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趴在你怀里很享受,极其不想离开的原因吗?”

    胡莉晶喝了几口红酒后,身子微微向后倾斜的靠在床头,满脸醉态且看起来十分疲惫的那样子。

    “不知道——”

    吴敌摇摇头实诚的回应着,内心更加疑惑起胡莉晶身世。

    他觉得此刻自己内心对胡莉晶身世的好奇程度,远远要比她和宋向阳之间的关系更令人疑惑。

    吴敌一度觉得,兴许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准。

    “我五岁那年,我爸就没有了!”

    胡莉晶猛灌一口,随口将酒杯扔到洁白的床单上,难受得都哭了出来。

    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粒粒豆粒大的汗珠从美眸里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极度要强的女妖精,竟然哭了!

    卧槽——

    吴敌整个人都懵了,回过神来后使劲的搓了搓眼睛,如同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般。

    虽说女人都是用水做的,再强的女人都有她最都弱的一面。

    但吴敌还是不肯相信胡莉晶会变得如此的脆弱。

    “为什么他没有了呢?”

    吴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好奇的询问道。

    他知道这样的问题很白痴,可是看到胡莉晶那伤心难受的模样,感觉自己整个内心都碎掉,别提有多么难受!

    吴敌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枪指着脑袋依旧可以笑哈哈,可唯独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子的眼泪。

    当女孩子眼泪哗啦啦掉落下来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内心的防线也跟着哗啦啦的崩溃,毫无半点抵抗所言。

    吴敌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的窝囊,看到女孩子哭泣除了想冲过去抱住她安慰一番,就没有其他好办法了。

    “他被一个狐狸精给拐跑了!”

    胡莉晶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咆哮着呐喊出来,仿若火山爆发般,足以见得积压在心里有多久,又有多么怨恨。

    “这”

    吴敌愣了下,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胡莉晶看。

    他原本以为胡莉晶父亲过世了,没想到竟然是跟别的女人跑了。

    二三十年前思想大伙儿思想还很淳朴保守,除了有钱人或者稍微有点势力的,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只要有个伴侣就足够了。

    再者当时生活条件也不好,能一家子吃上饭,稍稍有点钱骑部自行车、供孩子上大学就美滋滋了,谁有心思去想这些啊!

    “很意外吧?”胡莉晶抹了抹眼角上的泪痕,轻轻地开口对吴敌问。

    吴敌点点头,“确实是很意外,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可现实就是这样!他不仅仅跑了,还把家里面的所有钱财都拿走,留下我们娘俩孤苦伶仃着。”

    胡莉晶怨气十足的说着。

    吴敌有注意到她在说话的时候,眸子中喷射出两道锐利的寒芒,仿若恨不得要杀了人般。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同样也没有任何子女愿意对父母亲下狠手。

    能逼胡莉晶流露出浓浓杀意的,她老爹曾经究竟是有多么禽兽啊?

    “哎——”

    吴敌微微叹了口气,坐在床头边缘,轻轻拍了拍胡莉晶的肩膀示意不要太难过。

    他想开口安慰几句,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只能跟着骂胡父人渣。

    “我真的很恨很恨他,恨他为什么抛弃我们母女俩,恨他为什么会那么的狠心。”胡莉晶牙齿左右摆动,拳头都拽紧起来。

    “后来他有来找过你们吗?”吴敌疑惑的问道。

    胡莉晶摇摇头,怨恨道:“从跟那女人离开的一刻起,就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我们娘俩一眼。你能想象我娘有多么难过吗?每天夜里都哭红了眼睛,天亮了又拖着疲惫的身心起来给我做饭,故意装作很坚强的样子,不想让我看到一点点负面情绪。”

    “哎——”

    吴敌无奈叹了口气,道:“我能想象出来你们家在失去主心骨后,日子究竟有多么凄惨。你妈把你养成这么大,真是太不容易了!”

    “是啊,很不容易!”

    胡莉晶感叹了声,神色看起来更加难受与悲伤了,“可惜好人却永远不能长命,坏蛋却能活千年。”

    “她她后来怎么了?”吴敌听闻胡莉晶如此说,顿时就明白胡母十有**是出意外了,当即关心的询问着。

    “死了,在我十五岁那年,被几个地皮疙瘩给捅死了。”

    胡莉晶谈到她母亲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用幸福而又嘲讽的语气说着。

    “呼——”

    吴敌深吸口气,满是歉意的对胡莉晶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害你又想起伤心的往事了。”

    “没什么对不起的。”胡莉晶罢罢手,“这些事压在我心里面好久好久,从来都不敢对别人提起,也没有那个必要。如今有个人愿意倾听我的故事也好,因为要是不说出来,我想我一定会发疯了的!”

    “谢谢你如此信任我。”吴敌感激的回应着。

    “呵呵。”

    胡莉晶冷冷笑笑,紧接着又开口问道:“你知道当时他离开后,我们母女俩怎么过来吗?”

    “不知道。”吴敌摇摇头,“但我知道一定会不容易。”

    胡莉晶抓起床头柜上的酒瓶猛灌几口,随即眼泪又哗啦啦流了下来,“那畜生走了,我妈就经常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嘲讽,而我也被那些同龄的孩子们嘲讽没有爸爸。在那个以壮丁为顶梁柱的年代,家里一旦男人没了、死了,那就代表这个家彻底崩塌,也没有人会看得起我们,包括所谓的亲戚,以及那渣男的堂兄堂弟们。甚至,他们比陌生人还要冷血,更加残忍的朝我们伤口上撒盐着。”

    “哎——”

    吴敌又无奈的重重叹气着,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觉得所有的言语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都显得太过于苍白了。

    社会不相信眼泪!

    老天爷也不会看你可不可怜,厄运降临到哪里那都是天意,它不会因为一个人而特意去改变。

    同样伤你最深的,永远都是身边所谓的亲友。

    假如你被学校开除了、工作上失业了,又遭遇什么不顺心的事情,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嘲讽声都是从最为信任的亲友口中响起。

    当你落难了,第一个落井下石的,往往也都是他们。

    这就是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