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有故事没酒?(2章)
    ;“别说话,我想静静的享受这样难得的感觉。”

    胡莉晶没有对吴敌解释什么,静静趴在吴敌宽大的后背上,并没有朝他解释什么,只是要求别再说话,也等于别再问了。

    越是掩饰,那就证明胡莉晶越有鬼。

    吴敌想不明白的是,仅仅是问一下家庭情况,她为什么要掩饰呢?

    还是胡莉晶就喜欢这种趴在吴敌后背上的感觉?

    吴敌想不明白胡莉晶究竟想做什么,不过后背背着一个香喷喷的美人这种感觉还是非常爽的。

    他随便一呼吸,就感觉喝了什么玉露琼浆般美。

    特别是那两团巨大的温柔乡,因为她紧贴着吴敌后背的缘故,像是全部摊开般,整个后背均是软绵绵的感觉,别提有多么美了!

    “绝对是纯天然的!”

    吴敌仔细感受了那团柔软好一会儿,随即在内心里面无比肯定着。

    一时间,他脑海中不由想入非非,想着若是没有衣服这层阻隔,哪又能美到什么地步去呢?

    “晶姐,你房间到了。”

    京城大酒店离之前他们喝酒的酒吧并不远,吴敌会快就把胡莉晶给送回来。

    她是一个女强人,替宋向阳打量着造化门的产业,虽然很多工作下面人都已经搞定,只需要大致了解递上来的文件,做出批示就好。

    胡莉晶早些年就跟在宋向阳身边做事。

    那时候举国都还在处于高速发展中状态,京城大酒店与新世界养生会所虽然安定一方,但规模和影响力均没有现在这般大,还需要有很多事情要做才行,例如维护客户之间的关系,招待许多冉冉升起的企业老板们。

    胡莉晶那时候很忙在两个顶级会所都有房间,累了或太晚就在这里歇息。

    如今她腰缠万贯外面也有几套别墅,可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酒店里。

    “扶我进去!”

    胡莉晶脸蛋红彤彤的对吴敌说着,眼睛看起来都有些迷离了。

    吴敌原本想拒绝的,可是看到她这样了自己不送进去安置好,回去睡觉也不放心下来。

    吴敌心里面只希望胡莉晶不要借酒乱来才好,就跟姜初柔那小罗莉一样,每次都弄得人一身火。

    “嘎吱——”

    吴敌打开房门,入眼处是一大片雪白,如冰封千尺的寒冬般。

    白!

    太白了!

    吴敌完全没有想到胡莉晶这么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孩子,整个房间竟会是这般的雪白。

    他进过白凝霜的房间也进过苏轻眉、姜初柔的房间,她们都是装修奇奇特别出心裁。

    闺房就是女人第二个心房,很多时候只需要透过这些房间的装修风格,就可以了解女人的性格。

    吴敌刚上电梯的时候,还在想着胡莉晶的房间究竟是怎么装修的,是和酒店其他客房一样还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装修?

    他想过很多很多却没有想到会是一片雪白。

    “看什么,赶紧把我扶进去!”

    胡莉晶见房门打开后吴敌楞在原地许久,当即就不满出声催促起来。

    “你房间真的很别致,让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吴敌微笑着掩饰尴尬,把注意力故意引到房间装修风格上,希望能掏出点东西来。

    他有仔细看过,整个房间除了挂在强上液晶电视、电脑显示器和门板外,其他都是雪白的一大片。

    就连显示器的边框都是白色的,显然是定制版。

    墙壁就墙面漆粉刷成白白的一片,除了地板并没有贴上任何瓷砖,纯原始的自然白。

    众所周知白色是最不耐脏的,可胡莉晶房间内一丝丝灰尘都没有看到。

    天花板与柱子形成的边角是最难与清理的,一般人搞卫生的时候也仅仅拖地擦一擦肉眼能见到的污渍,很少理会天花板和边角,除非是大扫除的时候才会那么干。

    喜欢白色的人,从性格色彩学上来讲,是比较缺乏安全感,心里害怕和孤单之类。

    喜欢单一浅色的,大多都是孤独。

    令吴敌不明白是,胡莉晶天天都在酒店或会所处理事务,能接触到的人和事务都非常多,怎么可能会孤独呢?

    洁癖就全用白色?

    这更加是不可能的,用白色反而让洁癖者更加麻烦。

    “呃——”

    胡莉晶来到床边就径直趟了下去,舒服的低吟出来。

    她这让人随时随地引火烧身的娇媚模样,又突然来了一阵令人酥到骨头里的吟叫声,差点都被吴敌的火焰给点燃了。

    玛德——

    实在是太引人犯罪了,吴敌差点都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狠狠报复一番这只平日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的母老虎。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他看了眼脸红得如晚霞般的胡莉晶,轻轻地开口安慰道:“晶姐,我去打盆水帮你洗个脚。”

    胡莉晶实在是太有魅力了,特别还是醉倒了,吴敌根本就不敢盯着她看太久。

    看久了吴敌真害怕自己会擦枪走火,随即猛地扑上去狠狠将她压在身子下,因此只能找个借口先转移掉自己的目光。

    “回来!”

    胡莉晶听闻吴敌要去给自己倒水洗脚,又用着她那娇媚而又迷糊不清的语气叫唤着。

    “干嘛?”吴敌扭过脑袋疑惑的询问道。

    “干干杯!”胡莉晶醉意朦胧吐字不清着。

    可是吴敌听到她第一个‘干’字的时候,身体刚刚燃烧的火焰‘轰’的再次爆炸。

    他眼睛红红的盯着如妲己般娇媚的胡莉晶,刚想做什么的时候,听到‘干杯’二字,又特么像盆冷水般浇灭过来。

    玛德——

    他裤子都准备脱了,就仅仅一个简单的干杯?

    “冰箱和柜子里面都有酒,给我拿过来!”

    吴敌还没有反应过来,胡莉晶这女妖又出声吩咐,直接把他一切有可能都给中断掉。

    “啊——”

    吴敌愣了下,满是讶异的问道:“你都这样还要喝酒,没搞错吧?”

    “快点。”胡莉晶不耐烦的喃喃催促着,“故事都有了,难不成没有酒吗?”

    “这”

    吴敌愣了下,旋即就明白胡莉晶是想借酒跟自己讲故事了,顿时不由嬉笑眉开的笑道:“太好了,我这就是给你去拿酒。”

    没有必要骗人,昨天真的折腾到凌晨四点多,挂点滴!今天依旧难受,不过退烧了!要不是没办法发图片的话,木木一定给各位看昨晚的挂号病历!能写一定尽量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