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上酒(4章)
    ;“来,干杯!”

    两杯深海之心送上来,胡莉晶就举起酒杯对着吴敌邀约着。

    “干杯?”

    吴敌愣了下,用着疑惑的目光望向胡莉晶道:“你真没醉吧?谁喝鸡尾酒是论杯来干的?你这是糟蹋啊!”

    “你管我这么多,又没见你付钱!”

    胡莉晶白了吴敌一眼,没好气地狠狠抨击道:“难不成,你连陪酒解闷都不会?”

    “喝——”

    吴敌二话不说举起深海之心,仰起脑袋猛地就咕噜咕灌着。

    他知道胡莉晶醉了,否则也不会说如此消极的话语来。

    胡莉晶酒量很好,跟吴敌绝对不相上下,甚至更强一点点都有可能。

    她身居高位,又是宋向阳推出来的代言人,要是酒量不行这还了得?

    只是

    胡莉晶现在是真的有点醉了,而不是假醉。

    酒就是一种非常奇的东西,它是人解除疲劳的良药、是人消愁的圣品,也是能让人堕落的毒品。

    喝过酒的人都明白,平常只有五瓶啤酒的量,在人多或者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中的时候,那灌进肚子一件还真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心情不好的时候,别说五瓶,两瓶下去脑袋都昏了。

    这是因为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要用酒来麻醉,没喝到酒身体就先醉了五分。

    酒精入肚、加上人求醉身体不产生抵抗,那很容易就醉了。

    当然,这只是民间喝酒人士的说话,具体官方的还要问所谓的专家。

    胡莉晶此刻的情况,就跟这些民间说法一样。

    酒不醉人自醉,何况之前还喝了三瓶茅台?

    “再来两杯深海之心。”

    胡莉晶按了服务铃,并出声对着守在附近的服务员高声大喊着。

    她似乎意识到此刻两三杯酒那是洒洒水的事情,又再次大声高喝道:“不,再来五杯,不不不干脆上五瓶威士忌,调鸡尾酒太麻烦了!”

    吴敌看到胡莉晶这样,人不就大声朝她咆哮着:“你疯了?”

    “我没疯,也没醉!”胡莉晶满脸通红的对着吴敌说着,语气听起来都有些不太自然了。

    “你疯了!”

    吴敌一改往日小受形象,很是严肃的对着胡莉晶厉喝着,“你这是想喝死自己吗?三瓶茅台下肚,又灌了一大杯鸡尾酒,马上又来五瓶威士忌,你真特么是不想活了!”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不怕酒多喝那么一碗,就怕喝比自己平时酒量还少的杂酒,那醉起来分分钟让人没有半点儿预兆和防御。

    且喝了杂酒,醉的程度更严重,平时不呕吐同样酒量都吐得稀里哗啦的。

    更别说威士忌这种比茅台还要难入口的酒了。

    “我没疯!”胡莉晶倔强的回应着。

    “我们回去!”

    吴敌拉起胡莉晶的手臂,板着脸略有些生气的呵斥着。

    “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胡莉晶倔强的摇摇头。

    她一个非常有理想的女人,此刻却变成如同没长大、不成熟的女孩子般,足以见得心里面有多难受。

    这种情况,绝非是简简单单的醉酒!

    “看来她和宋向阳之间还真是有故事啊!”

    吴敌看到威风赫赫的女王如今像受伤了独自躲在阴暗角落舔伤口的狗狗般,忍不住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着,更加怀疑她和宋向阳之间,究竟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吴敌坚信假如自己,不,是李小六和方小八这种跟随胡莉晶很久的人突然离开,她会难过,但绝对不会沮丧到如此地步。

    伤心是一种感觉,伤得放声大哭又是一种情感。

    伤心难过到想哭又忍住不哭装出一点点儿小伤感的,那就是一种境界。

    “别闹——”

    吴敌生气了,板着脸再次认真的对胡莉晶说道:“想喝酒我们改天再喝,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有多么可怜吗?你知道你现在有多么难看吗?就像一条丧家之犬般,你想让待会服务员送酒过来看到你这伤心的目光,然后再传到大少的耳朵里面去吗?”

    之前在不远处守着的服务员听闻胡莉晶如此吩咐,早就跑下去拿酒了。

    而胡莉晶之前按了服务铃惊动吧台调度的,恐怕早就知道附近服务员得到命令,就不会在派人过来。

    吴敌正是掐准了这一点,才敢凶狠的对着胡莉晶咆哮着,并把宋向阳给拉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镇不住这只女妖精,那宋向阳应该可以了吧?

    果然,胡莉晶听到吴敌如此说后,悲伤的脸蛋当即阴转晴,变得没有那么难过。

    同样,她也变得更加冷静,没有如同之前那副颓废的模样。

    似乎吴敌的一番话,让她清醒过来了不少。

    “呼——”

    吴敌看到胡莉晶这幅模样,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女妖精变成这样后,应该很难像之前那样颓废了吧?

    她果然是个理智的女人,同样极度喜欢宋向阳着。

    光是提起一个名字就能震慑,全身心不,是在灵魂深处都印上一个烙印了。

    估计

    估计胡莉晶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宋向阳了。

    就跟白凝霜一辈子都不能忘掉吴敌一般。

    让她失去宋向阳,甚至得知三五个月没有音序,那心里简直用闷得发慌来形容。

    假如胡莉晶如同白凝霜白够到吴敌的冷漠甚至误解,让她感受到这辈子连见到宋向阳都成为一种奢侈的时候,十有**会和白凝霜一样性情大变吧?

    人类就是一种看似了解透彻却又神秘的生物,特别是感情、性格方面,恐怕只有老天爷才能明白一个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晶姐,吴哥,你们的酒到了!”

    “这是店里面最好的威士忌,也是按照晶姐习惯喝的口味拿来的,你们慢慢享用,有什么可以直接叫我们或者按服务铃。”

    这一刹那,跑去拿酒的服务员又折返回来了。

    他先是轻轻敲了几下门板,随后又说了这么一番话。

    “好的。”胡莉晶应了一声,脸上丝毫看不到半点儿负能量。

    她是个能轻易控制自己情绪的女强人,显然也不想让手下人看到自己这幅沮丧的模样。

    “你先出去吧!”

    胡莉晶挥了挥手示意服务员出去,“你们不用在附近守着,我有需要再按服务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