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你是谁(1章)
    ,

    “你……你是谁?”

    吴敌闻言,刚刚放松的神经条件反射般又紧绷了起来。

    他记得秦皇是个用灵气投射出来的虚影,仅有一丝杀念的白起死了,最后一个有意识的干尸老怪也被杀死,还能有谁发出声音来?

    “秦皇!”

    那个沉稳的声音再次传来。

    声音不大,但却像天上突然滚落的雷电般,直接炸开吴敌的内心,令他都快要窒息了一般。

    秦皇!

    竟然是秦皇发出来的声音!

    “卧靠——”吴敌惊诧在内心叫嚷了声,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听错了。

    老怪不是说秦皇死了吗?

    这里只是有个虚影,且吴敌也看到那个用来形成虚影的玉石了。

    加上吴敌之前被老怪逼得那么惨,差一点点就要死去了秦皇都毫无作为。

    现在秦皇又怎么发出声音来了呢?

    “您……您真的是秦皇?”吴敌不确定的问了声,目光开始在四周围仔细打量着,看看声音究竟从哪里发出来的,除了秦皇外究竟还有什么东西。

    “是的。”沉稳的声音再次传来。

    “卧槽——”

    吴敌仔细辨别一番,发现声音竟然是秦皇虚影传来的,当即惊得眼珠子都快掉落下来了。

    他把内心的震撼平复下来,望着那个宽大的背影问:“秦皇陛下,您……您怎么能给我说话呢?”

    “因为这个虚影是用我一缕意识作为基础幻化而成的,我当然能说话了!”秦皇淡淡的回应着。

    他还是保持那个巍然不动的姿势,背对着吴敌。

    “晚辈见过秦皇陛下。”

    吴敌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接着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他见惯了老怪有意识,白起也有意识被保存下来,再见到秦皇的时候,真是一点点意外都没有了。

    同样吴敌也明白,秦皇镇压一只如此强大异类怪物,不留下一丝意识怎么能放心呢?

    “你很不错!”

    秦皇背对着吴敌,再次用他那沉稳而又坚定的声音对着吴敌说着。

    吴敌听闻秦皇又这么夸赞自己,心里别提有多么高兴了,感觉像是得了红花的幼儿园小盆友一般。

    秦皇是何许人也,雄韬大略的千古奇才,中原史上第一个皇帝,别提有多么牛匹了!

    他这样的人都夸赞吴敌,能不让人高兴吗?

    “谢谢秦皇陛下夸奖。”吴敌谦虚的回应着。

    同时他心里也更疑惑了,为什么秦皇之前都没有说话,而是自己干掉老怪以后才出声呢?

    难不成秦皇真是考验吴敌有没有能力杀掉干尸老怪吗?

    “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想过你能杀掉它的分身,也没想过白起能挡下它。”秦皇又淡淡的说着。

    “哗——”

    闻言吴敌又忍不住诧异了,明白这一切其实都在他掌控中,早就算计好所有进入游戏的所有玩家。

    吴敌不解问:“秦皇陛下,既然这样您的目的是什么呢?”

    “求我!”秦皇简单的抛出来两个字。

    “这……”

    吴敌愣了下,很快就明白了。

    秦皇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即使死后,也不希望自己的后人比他强势吧?

    吴敌身为他的传承者,秦皇估计更加想让他低头了!

    “如果一开始你进来的时候,发现白起太厉害向我求饶,又或者将那怪物分身扔到我脚下变强后害怕求饶,我兴许就出手帮你灭掉它了!”

    秦皇还是背对着吴敌,淡淡的出声说着,“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倔强,冒着死亡的危险也要自己支撑着。还用一些阴谋诡计,加上圣体本身的天然优势,竟把它给杀死了。”

    玛德——

    吴敌闻言真是想哭了,他这哪里是倔强啊?

    他这是傻啊好不好!

    早知道仅仅是对秦皇低个头,稍稍喊几句救命就能脱身,傻子才愿意去和老怪交手,承受灾难般的疼痛啊?

    玛德——

    老怪实在是太厉害了,若不是有距离限制,吴敌傻乎乎靠近一点都要死掉了。

    还有幻境中,吴敌若心智不够坚定,没有强烈的求生渴望,怎么能完成逆袭呢?

    “秦皇陛下,您究竟是死了还是得以永生了呢?”

    吴敌直勾勾的那宽大的背影,满是疑惑的出声询问道。

    “我不知道。”

    秦皇淡淡的回应着,“我只是一缕意识,本体已经不知道离开多久了。可能他已经死了,也有可能还活着。”

    “好吧。”吴敌努了努嘴,接着笑着说道:“我相信秦皇您本体一定还能活着的。像您这样的绝世天才,创造了一系列令后人惊叹不已的作品,怎么可能连长生不死都没法做到呢?”

    他现在内心已经麻木了,就是有人蹦出来说有老天爷有上帝有仙界,也绝对不会有一丝怀疑。

    吴敌觉得坟冢一行,已经彻底改变了它的认知。

    “生和死这是天道法则,谁都逃脱不了,谁都抗拒不了!”秦皇声音稍冷了一些回应着,“灵界的人,也会死去,只是比我们地球的人生命周期更长罢了。”

    “这么说,您还是没找到长生不老药了?”吴敌问道。

    “两千年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本体究竟找到没有。”秦皇回应。

    “好吧。”

    吴敌应了一声,接着在出声质问道:“请问……秦皇,您在这里等我了两千多年,究竟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两千多年了,感觉就像睡了一觉般。”

    秦皇先是感叹了声,接着又说道:“漫长的岁月过去了,终于等到了你的到来,并且比我想象中的要优秀很多很多,看来我的付出都没有白费。”

    “谢谢秦皇夸赞。”吴敌还是谦虚着,静静等待秦皇接下来的话。

    “你不止优秀,性子也和我年轻时候一样,坚韧不屈有勇有谋,不单单是个莽夫。”

    秦皇看都不看吴敌,又继续说着:“同时,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是弱点也是优点。偏偏,这一点又和我很相似,所以我对你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吴敌知道秦皇重感情,据考古专家猜测说没上位之前和某小姐青梅竹马,被她爹硬生生拆散嫁与他人。

    后来秦皇上位她丈夫死了又在一起,因为女方名义不好等大臣反对,加上又不想立她人就一直拖着。

    这只是那些专家们隔空猜测的,究竟有没有这回事都不知道,又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除此之外,秦皇不杀功臣,也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

    历代新朝崛起,大部分配皇帝打天下大臣,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传承?”

    秦皇还是背对着吴敌,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