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 大变(5章)
    adsdu;“噗——”

    吴敌张开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射在几张盯着自己脸蛋看的同伴俏脸上。

    他缓了好几秒钟回过神来,才明白刚才自己遭遇突发事故的时候,造化门等人都围在自己身边保护着。

    “呼——”

    吴敌长长呼了口气后,想起之前自己应该都是在脑海里说话,现实中并没有乱喊什么,于是微微一笑对着这群关心自己的小伙伴们说道,“我我没事,请不要担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众人听到吴敌这么说,且看他神色正常,红红的眼睛消退恢复如此,一个个不由露出庆幸连连的表情感叹道。

    下一刻,小伙们们回过神来后,当即连忙出声对吴敌询问起刚才突发事故来。

    “吴哥,你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何突然间变得那么痛苦,是不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模样真的很吓人与令人担心?”

    “是啊,那眼睛红得就比地狱走出来的魔鬼还要可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血红的眼睛,感觉都是用鲜血做成的一般。”

    “艾玛,刚才我的小心肝在怦怦乱跳着,真害怕你出什么意外,真是令人担心死了!”

    吴敌看到这么一群小伙伴都是发自内心担忧自己,心里不由觉得暖暖的,感觉像是有刚刚蒸出来的蜜糖在心里流淌那般,别提有多么幸福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吴敌摇了摇头,一脸茫然地说道:“就刚才我好像被什么无影无形的东西给攻击了一般,整个脑袋好使都要破碎,痛苦得让人只想骂娘。”

    “不是吧?我们没看到有什么东西攻击你啊!”

    “难不成这世上真有鬼不成?”

    “哥,难不成之前那两个死去的弟兄也遭遇精神攻击脑海?但精神力没有吴哥你这么强,瞬息就被鬼给杀掉了吗?”

    “太可怕了,连吴哥莫名其都受到攻击,我们是不是待会也被那未知鬼怪给攻击呢?”

    大伙知晓吴敌无形中脑海遭遇攻击后,个个情不自禁间都露出惊诧、怀疑、害怕等复杂神色。

    鬼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即使心中早就怀疑世上真的有,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过啊!

    之前那只‘桀桀’乱叫的鬼怪,也仅仅处在暗处无影无形隐藏,没有暴露也没有攻击人,因此也不敢确定它究竟是不是鬼。

    如今听闻吴敌说亲身经历疑似遭遇鬼攻击,怎么能不让人情不自禁间震惊和打寒颤呢?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鬼,还是这里煞气太重了,让我身体承受不了。”

    吴敌凝着脸回应着,并没有把自己偷偷吸食血煞之气的秘密给告知出来。

    这是他的秘密,不想随随便便对人说出来,除非是被人侦查到。

    “咦?”

    吴敌静下心来发现,自己已经终止暗暗吸收煞气的状态,且之前那股凝成团快要报复人类的阴煞之气重新碎裂,弥漫在那堆白骨中。

    他怀疑之前那些幻境,估计就和这股阴煞之气有关了。

    同样吴敌也明白这堆白骨都是坟冢的陪葬者他们一个个都是被活埋,或者被驱逐到这里做完祭祀在杀死了。

    自商朝开始,很多朝代大人物都喜欢活人陪葬。

    这些陪葬的人均是他们培养出来的家丁侍女,甚至有些人生出来就是为了做陪葬做准备的。

    有生前服务最给力的仆人、乐队、马夫、大厨都不能幸免。

    地位越高陪葬的活人数量越多,当然可供选的品质也出奇的高。

    有些专挑年轻美貌的女子跟着陪葬,因为大人物们相信,死了还有地下极乐世界,多带点东西到地下还能继续享受。

    这种制度一直到康熙年代才废除。

    当然过后数百年间还有人偷偷进行,但时至今日几乎没有人这么干了。

    “这群人应该是花钱买来的奴隶,按理整条命都是主人的,就算做牛做马要杀要刮,应该没什么怨言才对啊,为何会爆发如此强烈的怨念?”

    吴敌皱了下眉头,满是疑惑的嘀咕着。

    倒幕中刚刚出现的画面属于奴隶最正常的反应,他们会害怕会哭泣会认命同样也会求饶。

    因为,他们也是血肉做的。

    画面回到这群怒火滔天的身上,他们似乎把吴敌当成了那个让他们陪葬的大帝,疯狂的扑过来,恨不得把他给吞得没一点皮肉。

    “为什么会这样呢?”

    吴敌不解的挠了挠脑袋,怎么也想不清楚这群古代思想保守又单纯的奴隶,会突然性情大变的想要弑主。

    难不成——

    他们死后真能变成鬼魂?

    然后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思想也逐渐进化,不在像之前那样保守迷信了?

    还是从被杀那一刻起心中就有仇恨的种子,并随着时间推移生根发芽?

    更让吴敌想不明白的是,假如世界上真有鬼,人死后可以变成鬼魂长存与时间,那么坟冢内其他人也可以变吧?

    大帝让奴隶陪葬,那么生前禁卫军贴身侍卫等等,能不弄到地下陪葬?

    有他们和大帝在,奴隶就算有鬼魂、意识生存着又能嚣张什么?

    到地底下还不是个奴隶?为帝皇服务、任人宰割的蝼蚁?

    “呼——”

    吴敌暗暗叹了口气,忽然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有些复杂了。

    他一直的无鬼神论,此刻也稍稍有些动摇,毕竟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实在是太令人难忘和感到匪夷所思了。

    “难道这世上真有鬼吗?”吴敌皱起眉头,仰起脑袋暗暗在脑海里斟酌着。

    今天的一切切,都需要时间慢慢消化和揣摩,才能把事情真因找出来。

    又或者说等坟冢彻底探索完毕,将一切秘密都了然于胸,那所有的困惑都不是困惑了。

    “喂,你怎么还没死啊?”

    吴敌刚刚和小伙们聊了几句天,凯里十三就凑到他身边来,冷冷地讥笑道:“刚才看到你那副疼痛而又满地打滚的模样,我都以为你要死了呢!没想到你命竟然比蟑螂还硬,这样痛苦都能活过来!”

    “你他妈怎么说话呢?”方小八见他最敬爱的吴哥刚刚恢复,凯里十三就跑过来说这种话,顿时气得就崩了起来。

    “咋地,难道我说错吗?”

    凯里十三丝毫悔过之意都没有的讥笑道,“还是你们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