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要死了(5章)
    adsdu;吴敌:“”

    这女妖精到现在才察觉他变成这个样子。

    真如秦山所说的一样,要是在闹下去一会的话,明天自己的坟头还真有两丈高了!

    “哎哟——”

    胡莉晶蹲下身子,后怕连连的样子说:“刚才我看到你大发神威,把堪比后天初期的王瞬息成一团血雾,还威风凛凛看着我们对其他人屠杀。我原本你以为你没多大事,没想到你竟然伤得这么重。”

    胡莉晶是真的害怕了,脸上流露出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担心,玉手在吴敌身上胡乱抚摸,查看究竟伤到哪里了!

    “你你你竟然把精元都消耗完,还压榨透支的燃耗了?”

    胡莉晶身为先天中期高手,一摸就知道吴敌问题出在哪里了,当即从满脸震惊地说着。

    她当然知道精元对武者甚至一个人的重要性,一旦消耗完了那就证明要死翘翘了。

    吴敌还特么透支的去压榨,这特么还能活吗?

    “没事”

    吴敌微微一笑的回应着,用唇语对胡莉晶说道:“能杀掉王我已经很开心满足了,这辈子几乎没有什么遗憾了,对得起那些死去的战友们了。我的命,是他们赏赐的,今儿帮他们报仇再还给他们,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啪——”

    胡莉晶知晓吴敌唇语的意思,忍不住就用手拍了下他的胳膊,没好气的骂嚷道:“胡说八道什么?你不会有事的,你要是事了,咱们的晓月妹妹还不得哭死啊?”

    秦晓月听闻胡莉晶也拿自己开玩笑,羞红的脸真是能好似浮上一层红雾一般,别提有多么醉人了。

    “你你别把吴敌给拍死啊!”秦山果真把吴敌当成自己的女婿一般,看到胡莉晶这么拍他,当即面露担忧之色,并出声警告着。

    “没事,他死不了的,我拍的是没有受伤的胳膊,皮糙肉厚着呢!就跟脸皮一样。”

    胡莉晶随口回应了一句,从身上掏出一瓶丹药,张开吴敌的嘴巴就猛塞进去,“顶级培元丹,像我这种高级人士,又为造化门服务多年的人每次外出,才能领到一小瓶。有了它,你活过来的几率很大了。”

    灌完丹药,胡莉晶从摘下腰间的水壶,给吴敌轻轻倒进去几口。

    “感觉如何?”

    三秒钟过后,胡莉晶轻轻地对吴敌询问道。

    她那模样,看起来像是对自己门派丹药很是自信。

    “没用——”

    吴敌用着微弱的张开嘴,用唇语回应着。

    造化门的顶级培元丹效果看起来似乎很好,进入吴敌体内药效就开始挥发,让整个小腹滚烫滚烫的。

    药效犹如冲破大坝的河流般,顺着吴敌的经脉血液流动,滋补全身每处消耗的元气。

    可是

    吴敌就像一个在沙漠中呆了几天几夜,快要渴死奄奄一息的人,突然给他一缸纯净饮用水,他能喝得了吗?

    别说噎死不也噎死,就是能张开嘴巴喝水,都还是个极其困难的事情。

    “糟糕——”

    胡莉晶伸手在吴敌身体上检查一下,随即就露出满脸慌乱神色地说道:“你你怎么没有吸收进去一点儿呢?”

    “没用了别费力了!”吴敌摇了摇头,面带微笑之色的用唇语对胡莉晶说,“能看到王和炼狱修罗死,能看到你们如此在乎我,我就感觉十分欣慰了。”

    吴敌真的已经特别知足了!

    感谢老天爷给他一个杀掉炼狱修罗、完成自己内心遗愿的机会。

    要是没报仇就离开,那才是真正遗憾的呢!

    “该死的——”

    胡莉晶急了,瞪了吴敌一眼道:“给我闭嘴别说话,尽可能的去吸收体内的怨气,别好端端就给我来个英年早逝。”

    她真的着急了,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帮助吴敌吸收身体内的元气。

    为了能让吴敌快速恢复脱离这病恹恹的见鬼模样,胡莉晶甚至将筹集的元气灌输到吴敌的体内,希望能对他有帮助。

    然而

    吴敌的身体就像个被暴晒了三五个月的土地一般,地面都裂开一道道比人大腿还要粗的裂痕。

    这种情况下,别说下一场倾盆大雨就能让干裂的土地愈合。

    就是下个一天一夜也没有任何作用。

    “吴敌吴敌你一定要撑住啊!”

    胡莉晶真的害怕了,声音哽咽的对吴敌叫唤着。

    她真的把吴敌当成自己至亲的好友来对待,而不是一个下人、合作伙伴。

    要不然胡莉晶这种阅尽红尘的女人会难受才怪,她见过的死人绝对不比上过战场的吴敌少多少。

    造化门这次死掉的起码有二十个左右,胡莉晶连看都没看就冲向吴敌,足以见得吴敌在她内心占据多么重要的位置。

    当然这不是爱情!

    “谢谢——”

    吴敌拼命的压榨自己的身体最后一滴力量,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自己想说的话语说了出来,“能看到你们这么担心我,我这辈子就足够了。替我替大少说一声对不起,没能给他带来什么帮助还连累造化门死了这么多弟兄。还有如果有见到白凝霜和苏轻眉,替我向她们说声对不起。原谅我没能陪她们走到最好。”

    “玛德——”

    胡莉晶难受到怒了,气鼓鼓的瞪着吴敌骂道:“瞎说什么胡话?姐姐说你不会死就不会死明白吗?你要是连自己都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了,就算世上真有起死回生的药物,你也不能复活啊!”

    “我的身体我明白真的抱歉。”吴敌歉意的对胡莉晶说着。

    秦山忍不住就哭了出来,难受对着吴敌呼唤道:“小老弟你可要撑住不要有事啊!我还要把自己孙女嫁给你呢!你不是还要做我孙女婿?你不是还要和我进去探长生不死药?要是真有长生不死药,你不是永世长存了吗?”

    秦晓月这只单纯内心柔弱的小白兔更是‘哇’的一声哭得格外伤心着,除了哀求吴敌不要死,真是束手无策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混蛋——”

    胡莉晶知晓吴敌身体严重透支,拿他没办法也就算了,还听到这货说如此丧气话,真是又气又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难道难道吴敌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