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5章 亲一口试试(3章)
    “哗”

    人群全都哗然,一个个瞪大眼睛,嘴巴张大得好似能生吞掉一枚鸡蛋般。

    不可一世的炼狱修罗的老大王,就这么给吴敌一招给秒爆,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这特么没搞错吧?

    “这”

    所有人面容呆滞,感觉身体每一个感官都麻木般,根本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了。

    若不是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他们都怀疑此刻是不是正在做梦了!

    “王被杀了?他竟然被一个蝼蚁给杀了!”

    “卧靠,吴哥也太猛了,快捏捏我不是做梦吧?”

    “天啊!刚才我只听到砰的一声,没看清楚王就被干掉了。”

    人群反应过来,不约而同的激动嚷嚷议论着着,完全忘记彼此还是对手,全然沉寂在王的去世和吴敌的爆发中。

    当然炼狱修罗的正牌成员们,还忘记了眼前还有一个比他们王还有厉害的存在。

    “该死的家伙,你竟然杀死了我们的王!”

    “杀啊!为王报仇,为王报仇!”

    “兄弟们,杀了这蝼蚁为王报仇雪恨。”

    炼狱修罗的正牌成员很快就反应过来,一个个红着眼睛冲向吴敌,要为他们的王报仇。

    看来王在炼狱修罗中还是挺得人心,是个受众人爱戴的老大。

    否则他们明知道吴敌这么强的情况下,早就落荒而逃了!

    “杀啊!”

    造化门门众看到炼狱修罗正牌成员动了,一个个也打了鸡血般疯狂朝他们扑了过去。

    吴敌已经把王给杀死了,对于造化门门众来说无疑是非常能提升士气的一件事情。

    剩余的炼狱修罗正牌成员少了首领本身士气就跌落一大截,再加上吴敌这个超级强者在旁边震慑,是发挥出百分之六十七十的战斗力就不错了!

    一时间,曾经不可一世的炼狱修罗成员们,被造化门打得节节败退,随后狼狈的向后逃窜着。

    之前炼狱修罗之所以牛,那是因为先天高手都不愿意出世,聚灵高手都低调的生活着,且很少有什么聚灵高手去服役当兵。

    现在不一样了,知晓炼狱修罗这伙势力强大后,任何大势力派兵出去执行任务,都会出动聚灵和先天。

    在毫无同等级对手环境下成长、吹捧起来的炼狱修罗被灭掉,也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情。

    毕竟造化门可是华夏前五名的古武界大门派,高手众多实力牛得一匹!

    “呼”

    吴敌看到王已经死了,炼狱修罗成员也被灭杀得差不多,悬在心中的大石头彻底放下,忍不住放松的喘了几口气。

    多少少个夜夜的梦想,他终于实现了!

    每晚出现在梦中的恶魔,他也能彻底的扼杀掉,从今以后舒舒服服的睡上好觉了。

    即使杀掉王的代价很大很大,吴敌全身骨头碎裂了不下十处,丹田干瘪枯竭,元气也消耗得一干二净,他也认为是值得的。

    就算现在马上死去,吴敌也心满意足了,他终于无愧与那些战友们,那些将生存和报仇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小伙伴们。

    “砰”

    吴敌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因为脱力太多而踉跄摔倒在地上。

    摔倒牵扯到他的伤口,可是吴敌却感受不到一点点儿的疼痛,相反嘴角还溢出幸福的微笑。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喂喂喂”

    被众人护在后方的秦山看到吴敌突然倒在地上,连忙小跑蹲在他的前面,一脸担忧的询问说:“小老弟小老弟你究竟怎么样了?可别吓我啊!”

    “我我”吴敌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提不起半点儿力气来。

    同时他感觉脑袋混混沉沉的,眼皮子很重很重,都快睁不开的一般但嘴角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元气乃是人体最重要的一股气,他关乎到一个人的身体强弱。

    一般奄奄一息的人,体内是没有多少元气尚存的。

    吴敌连续两次燃烧完了元气,又通过培元丹补充再次燃烧,且还压榨着整个身体,透支身体的元气,能好受吗?

    他支撑到现在没死,能亲眼看到炼狱修罗正牌成员一个个死去,都是一件极其荣幸的事情了。

    不过吴敌并不后悔!

    再来一次,他也会选择这么干,即使是死!

    “小老弟小老弟你要给我撑住啊!”

    秦山看到吴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且模样看起来苍老了十几岁,当即不由焦急了。

    他紧紧握着吴敌的手,对着身后那群正在造化炼狱修罗成员的造化门门众叫喊道:“快来人啊!他他快不行了!”

    音落,秦山看到有几个人扭过脑袋并冲过来后,重新把视线放在吴敌身上,急忙忙呼唤道:“小老弟,你给我撑住啊,这里阴森森的四处都充满鬼怪,你怎么能安心在这里闭眼睡下呢?”

    他看到吴敌说不出话,只用着微笑的神情望着自己,脸上很安详幸福,当即更加着急了。

    “小老弟,你不是和我说要去探索什么长生不老药,并打算用事实证明我很荒谬、异想天开的吗?”

    “不许闭眼睡觉啊,不然长生药突然出现,你又说我故弄玄虚,随便弄点药来糊弄你。”

    秦山真的急了,虽然他和吴敌没有太多的关系,只是一路走过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渐渐拉近。

    再加上秦山依靠吴敌的庇护,每受到一个恩惠对他的好感更为大增。

    此刻看到吴敌这幅奄奄一息的模样,秦山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就跟自己至亲的人受到伤害一般。

    “呜呜呜吴先生你不能有事啊?你千万要好好的”

    秦晓月这只小白兔也跑到吴敌的身旁,脸上布满了担忧和慌乱神色,更是忍不住就哭了出来。

    她清澈的大眼睛不断有水珠滴落下来,犹如西施蹙眉般令人心里忍不住都疼了。

    “喂喂你小子还要做我孙女婿呢,你要是敢睡觉,信不信我把它许配给你村里的二狗?”

    秦山看到宝贝孙女过来,顿时像想起了什么东西一般,连忙用秦晓月来威胁吴敌。

    可是吴敌脸上却一点异色都没有,只是微笑的看着秦山,似乎很欣慰他很担心自己的这幅模样。

    秦山更加急了,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连忙指了指秦晓月说道:“晓月,我听说爱情有伟大的力量,要不你亲他一口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