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阴森(24章,爆发求打赏)
    “莉晶姐,我们也有这样的感觉,总预感前面会有危险,情不自禁就产生害怕而不敢上前。”

    “是啊,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到了如此阴森的地方条件反射式的害怕罢了,所以没敢说出来,没想到你们竟然也有这种感觉。”

    “上次门派中一个长老出关,我面对他的时候就有这种恐惧心理,难道里面有像长老般可怕的存在?”

    吴敌和胡莉晶先后将自己内心的恐惧说出来,随后其他人也纷纷出声,表示也感觉心头很不安。

    武者的直觉,一般都是很明锐的。

    “你看看,大伙儿都这么说,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什么长生不死的药物都是没有的与其冒险进去丢了性命,还不如仅此知难而退。”

    “真的要离开吗?”秦山听闻大伙儿都表示心头不安,面带不甘的疑惑问着。

    他耗费了如此多心血,又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真的放弃了别说心里别说有多么不甘。

    “我心里是建议离开了,你们呢?”

    吴敌揉了揉鼻子,不咸不淡的说出自己提议。

    他太害怕看到那种恐怖的曾经了!

    战友们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

    他们满脸鲜血。

    他们满脸恐惧。

    他们满脸的不甘。

    他们满脸的幸福。

    他们满脸的期盼。

    吴敌不想……不想在看到这伤心的一幕了。

    无论已久是自己活着离开,还是甘愿让其他人离开,这样的结果都不是吴敌想看到的。

    如果真发生,他甘愿死去,而不愿成为那个众人以命相救,被当成希望寄托活下的人!

    这种感觉太痛苦了,天天想着怎么,害怕无能为力的同时又担心去了报仇失败,令地下期待着的众多兄弟失望。

    所以……他选择离开坟冢!

    即使里面有长生不老药,他只要见到身边的朋友过得安好足以。

    ……

    “真的要离开吗?”

    秦晓月用着可怜楚楚的眼神望着吴敌,又望向胡莉晶。

    她自然红的眼唇微启,嘴里面露出两颗晶莹剔透的白牙,像只无辜而又充满向往的兔八哥。

    “哎——”

    胡莉晶重重叹了口气,说道:“咱们还是深入里面去探索一番吧,毕竟都来到这里了,若不进去心里肯定充满遗憾。再者,先天还有几十股大势力进去了,有危险也先降落到他们身上。我们只要察觉到危险来临的时候先行一步离开,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晶姐说得对,越到里面越危险,先头部队若是往回折返跑,咱们听到动静先跑就是了,总不能我们走过的来路,还会突然蹦出鬼怪来袭击我们吧?”

    “对,大不了一死,怕个鸟啊!”

    “干了,不把布恩大帝翻个底朝天,回去还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就算天塌下来,不是还有高个子的顶着吗?”

    众人都不想放弃,明知道心里头的征兆都不好,还是想尝试一番。

    人都是好奇心很强烈的贱骨头!

    明知道前面很危险,很多时候还是愿意去尝试一番。

    就跟把一个姑娘抱上床般,睡下去可能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可要是不睡又后悔一一辈子。

    假如,人家妹子不去告呢?

    “好吧。”吴敌看到大伙儿都如此期许的前往着,无奈的点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少数服从多数,更何况他心里同样也很好奇,想要知道布恩大帝是否和传说中的那样子,那无论如何都要进去探索一番。

    即使内心很恐惧很害怕,可风险和收益不都是并存的吗?

    再者,不还有一群人在前面顶着吗?

    “太好了!”

    秦山看到大伙儿又坚定的继续向前探索,不由高兴地就从地上崩了起来。

    他直接冲过来搂住吴敌的脖子,脸上满是兴奋地说着,“只要咱们继续下去,就能知道世上有没有长生不老药了!”

    吴敌:“……”

    秦山这老家伙也太痴迷考古了吧?

    他差一点点,就把吴敌人生中的初吻给夺走了!

    秦晓月也很兴奋,满是感觉的看着吴敌和胡莉晶这两个人群中的首脑。

    瞧她那是模样,假如和吴敌熟络一点,也恨不得要扑上来来个热情的拥抱了?

    哎——

    还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什么样的爷爷就出什么孙女啊!

    两个人都是考古的疯狂级玩家。

    ……

    “行了,继续进去吧!”

    吴敌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爷孙俩,也不知道自己做出这个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了!

    他这一步踏出去,还能不能活着回来真的很难说了。

    不过……上古帝皇的坟冢岂能没有危险?

    早在打主意的那一刻,就应该明白将要付出的代价会有多么惨烈了。

    ……

    “嗯?这里地面上有箭矢,有些还没入地面上,想来不远处先天部队触发机关了。”

    吴敌等人向前走了一会儿,终于在地面上发现许多样式老旧的利箭。

    它们密密麻麻,忽长忽短的坠落在地面上极其不工整的落在地上。

    不过从那些没入地上的箭头来看,插口周边泥土还很新鲜,不是那些长期暴露在空气中的干燥泥土。

    “箭头有毒,触血必死!”

    吴敌拔起一根箭矢,仔细检查一番后,轻轻地出声对着大伙儿提醒道:“是天星的毒,还是上百年份的,比前面六个假坟冢防卫系统所采用的箭,档次少要高上那么两个等级。”

    天星是毒性和味道,吴敌比任何人都还要了解。

    因为他曾经在拍卖会中买过来这么一截。

    本以为能靠那个古秘方来治疗白凝霜,谁知道后来却用不上,反而认识了秦山这个疯老头。

    “前面有两个人死了,他们全身黑紫,想来就是中了箭上面的毒。”

    “不止两个,好像远处还有五六七八个!”

    吴敌等人越走越近,很快他们就发现地面上有几个人的身影躺着。

    他们全身黑紫,有的人身体被毒箭插在身上。

    有的人消瘦有的人威猛无比,且不同肤色和不同国家。

    想来,一定有不同的势力来到中了毒手。

    “小心!”

    吴敌做了一个停止向前的动作,接着严肃地说道:“向后退散开,尽可能不要那么密的聚集在一起。他们不是同一个时间点死亡,也就说防卫系统射出来的弓箭,也不会一股脑的射完,很有可能还会让我们遭遇到。”

    众人点点头,都开始戒备起来,按照吴敌说的向后退散开。

    吴敌和胡莉晶走在前面,慢慢慢的穿过着有可能射击的地带。

    “桀桀桀——”

    “桀桀桀——”

    他们刚走动不久,静谧的通道中,就传来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像午夜惊魂中的女鬼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