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叠罗汉(6章,爆发求票)
    adsdu;“何来看不起之说?我怎么摇你有意见吗?”

    吴敌揉了揉鼻子,满是不解地开口问道。

    “踏马的,骰钟内的点数是我上一次开出来的结果,你在众人都知道的情况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晃动一下,不是瞧不起我吗?”

    玉泽翔怒了,眼神喷出熊熊火焰的瞪着吴敌厉喝道,“在已知骰子点数的情况下,骰钟轻轻甩动几下,任何一个学过赌术的人轻而易举都能分辨出来内部骰钟点数。你就拿这种入门级的技术和我比拼,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我就瞧不起人了咋地?”吴敌勾起嘴角冷笑道,“再者,我要是不给你猜出来,你一下就输给我十五亿,还让我斩断一条手臂,岂不是觉得很冤枉?”

    “行!既然你如此看不起我,那我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做自大的后果。”

    玉泽翔也不在纠结吴敌放水侮辱他的事情,而是选择接受这个结果。

    他决定只要能扳平后,下一把就让吴敌后悔到姥姥家,让他为放水作死的事情后悔一辈子。

    玉泽翔原本还想集中注意力去看吴敌这么摇,没想到他自己却把答案给了自己。

    “三个一,剩下三个是四五六!”王泽祥报出了自己的点数。

    围观人则是聚精会神盯着那个骰钟,同时也有不少人疑惑的望向吴敌,不明白他好端端的给玉泽翔放水干什么。

    “开!”

    吴敌示意荷官道。

    荷官一把将骰钟拿开,随即当场呆滞在原地,都不敢把眼前所看到的情景给报出来。

    围观群众也目瞪口呆的楞在原地,完全像个没有知觉了的木乃伊一般。

    “这”玉泽翔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脸蛋和眼睛均布满震惊神色,犹如见鬼一般。

    “哗——”

    人群呆滞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旋即爆出一阵最为响亮的惊叹声。

    “叠罗汉,竟然是叠罗汉,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天啊,六颗骰子摆放得这么整齐,且点数对点数,我感觉自己都被震撼到了!”

    “卧槽,这简直是电影中赌神才有的超能力吧?”

    骰钟中,六颗骰子高高叠加在一起,每一边都是相同的点数。也就是说,朝上的那一面都是一点。

    叠罗汉大型赌场中经常见到,一些知名赌神们想要也可以耍出来,只是想吴敌这样随意一动,就能弄出来了还真是没有多少个。

    “你输了!”

    吴敌望着脸上满是震惊,又阴得像暴风雨来临的玉泽翔一眼,道:“叠罗汉一般只算最上面一颗的点数,其余五颗等于零。就算算六颗也是六个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八蛋——”

    玉泽翔反应过来,瞬息暴怒的历吼着,“你作弊,你一定在出老千。来人啊,把他给我拿下。”

    “砰——”

    玉泽翔声音刚落,吴敌就快如闪电的抓住他的脑袋,狠狠砸在了赌桌上,大喝提醒那些蠢蠢欲动的保镖们说,“我看谁敢乱动?”

    玉泽翔‘啊’的痛叫声让众多安保都反应过来,一个个面露复杂身上的望着吴敌,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围观群众也用怪物般的眼神望向吴敌,没想到他一言不合就动手,且身手如此的厉害,眨眼就让玉泽翔动弹不得。

    “说我作弊?你们脑子没毛病吧?我是来砸场子的,赌具都是你们八方赌场提供,何来作弊一说?还是你们输不起啊?”

    吴敌眯了眯眼睛,对着被自己摁在桌子上的玉泽翔,以及那些蠢蠢欲动的赌场人员们嘲讽道。

    他一出声,之前那群跟着赚了不少便宜的赌徒们,立马声援附和着。

    “是啊,赌具都是你们赌场提供的,凭什么说别人作弊啊?还是真的输不起呢?”

    “本来还挺看好你们八方赌场的,没想到你们既然如此狭隘,输了不敢承认就算了还诬陷别人。”

    “难不成真的只能让别人输?如果真是这样,我下次再也不会来八方赌场完了。”

    几个人带头出声,接着声援吴敌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站在八方赌场这边的。

    天底下,没有哪一个赌徒是不恨庄家和开赌场的人。

    私人赌庄家可能会输,但是又做赌场又坐庄的绝对不会输,无论输赢他们都能抽水。

    赌场工作人员被吴敌和围观赌徒们说得面色难看无比,一个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起来才好。

    “对了,我记得刚才我们约定过,输的人要斩断一条手臂对吧?”

    吴敌懒得理会其他人有什么反应,徐徐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银色的匕首,冷冷地笑着出声问道。

    “不不要!”玉泽翔看到吴敌手中那把银灿灿的匕首,脸上布满了恐慌之色,不断出声对着吴敌哀求,害怕得都要哭了。

    赌场工作人员们一个个也连忙出声,告诉吴敌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能乱来,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谈。

    “抱歉,我这个人最喜欢信守承诺了!”

    吴敌音落,手中银色匕首落下,顿时一团血雾就爆了出来。

    “啊——”

    玉泽翔痛苦惨叫着,断臂喷出来来的血液,可把桌子边缘的几个赌场工作人员都给淋湿了。

    “哗——”

    围观众人齐齐哗然,用着不可置信的眼神朝吴敌望了过来,完全没想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真敢砍掉玉泽翔的手臂。

    要知道,吴敌可是单独一个人进入八方赌场,就这么嚣张跋扈还敢动手伤人,真不要命了吗?

    “兄弟们给我弄死他!”

    “玛德,要是不给这小子一点好看,他都把我们当成病猫、把我们八方赌场当成后花园了!”

    赌场的安保人员全然暴怒,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朝吴敌扑了过来,就要把他弄死了的模样。

    围观赌徒们则是吓得四处向外扩散,生怕自己被伤到。

    “我看谁敢动!”

    吴敌将内力灌注到声音中迸发出来的大吼道。

    瞬息,所有蠢蠢欲动的安保人员如同遭受电击般呆滞在原地,一个个面露恐惧之色不敢向前了。

    “我叫吴敌,回去告诉你们玉家家主,就说我故意来砸他们场子,又能拿我怎么样?”

    吴敌震慑住这群安保后,冷冷讥笑道:“什么破西南王,有本事叫他在派人来暗杀我和动我女人的公司试试看?我非把他这个赌场和整个玉家连根拔起不可。”

    “这”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说完了,想死继续上来。不想死乖乖把桌上的钱和筹码打到我卡里。”

    吴敌冷冷的笑着说道,“这点就当做利息,不服气随时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