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药材仓库(3章,爆发求票)
    adsdu;“吴哥早上好。”

    “吴哥,你今天这身花花公子真帅!”

    吴敌洗漱完毕离开房间,走在过道上,凡是遇到他的酒店服务员安保人员,无一不露出恭敬神色打招呼着。

    想来,他们已经知道吴敌加入造化门的消息,且地位还不错,除掉胡莉晶那层资历,地位差不多相当了。

    “早!”

    吴敌心情一片大好,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着。

    他美滋滋的来到胡莉晶办公室,见早起的她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中。

    “胡姐早。”

    吴敌笑吟吟的开口打招呼着,径直坐在泡茶会客用的沙发上。

    “早。”胡莉晶抬起脑袋应了一声,接着笑吟吟的打趣道:“怎么,一大早起来不找个妹妹做早操就跑到姐姐这里来喝茶,你这生活完全是一点品味儿都没有啊!”

    吴敌:“”

    他原本以为胡莉晶昨晚醉酒以后,有点乱性的错把自己当成宋向阳,又或者真心想和自己啪一啪后,第二天见面会有点不好意思。

    没想到妖精就是妖精,根本不是一点点尴尬就让她害羞的。

    “嘿嘿——”

    吴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也知道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下去,这狐狸精又开始大施妖法了。

    他挠了挠后脑勺,满是不好意思的回应说:“胡姐,昨天大少不是说安排我去一个仓库吗?你看看什么时候有空,带我过去看看新的工作环境呗。“

    “行。”

    胡莉晶先是感叹了一声,接着哀叹连连的说道:“我跟了大少十几年了,他从来都没有给我安排过如此悠闲的工作,偏偏他却给你安排了这么一个悠闲的工作,相当于不用干活都能拿到好处了你说,他会不会看上你的菊花了?”

    “噗——”

    吴敌正喝着西湖龙井,听到胡莉晶最后那句话,忍不住就被茶水烫到,扭过脑袋狂吐了出来。

    他被刺激得眼泪都狂流出来,只能一个劲咳着。

    “哈哈哈——”

    胡莉晶看到吴敌这幅模样,忍不住就笑得花枝招颤,胸前那巨大的温柔乡跟着上下晃动着,美眸中都快飚出眼泪来了一般。

    她好不容易才停止嘲笑,可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忍得十分辛苦,真想又大笑出来几声的模样,“我随便逗一逗你,用得着这样激动吗?再者,你觉得大少像是那种对男人感兴趣的人吗?”

    “尼玛——”

    吴敌回过神来,忍不住白了胡莉晶一眼,埋怨道:“拜托下次能不能正经一点,老是开这种玩笑把人的三观都毁了。”

    “咯咯咯——”

    胡莉晶花枝招颤的笑着,很是开心的模样。

    吴敌:“”

    他怎么觉得自己此刻就是一个玩具,咱们用来取乐女人的玩具。

    “好了好了,我处理完这点手头上的工作,就带你过去看看那个仓库。”

    胡莉晶看到吴敌露出那副想哭想哭的模样,也不忍心继续戏耍下去,随即移到工作上面。

    早上十点,吴敌驱车与胡莉晶离开京城市区,带着一大票手下前往机场郊区旁边的那个大仓库。

    仓库占地面积非常大,少说也有一个半足球场的那样子。

    里面什么药材应有尽有,就连之前吴敌需要的几枚为白凝霜治疗的珍稀药物,在其中都能找到。

    仓库外边建立了一层五层楼高的建筑物,住着几个在仓库工作的员工。

    一楼是个简易的实验室,内部放置着几个炼丹炉,以及炼药用的专业工具。

    显然造化门料想到看管仓库的成员会无聊,故而才会弄这些器材来给他们消磨时间。

    没准一不小心之下,又创造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秘方与丹药了呢?

    “吴姐,你们这里有没有灵鹤涎?”

    吴敌在仓库逛了一圈,和里面所有员工都认识后,突然对着胡莉晶问道。

    他记得白凝霜上次心病没有治好的时候,自己傻乎乎跑去查阅了无数典籍,看到一个古怪的西汉鬼医丹方,就想尝试着给白凝霜治病。

    只是其中一昧主药材叫做灵鹤涎,吴敌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灵鹤指的是哪一种鹤。

    “灵鹤涎?”

    胡莉晶皱了皱眉头,完全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药材,又或者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样子。

    她斟酌了快一分钟,还是想不出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于是指了指前任仓库管理员林大海,道:“你问问林大海他们吧,他们天天都在仓库内和药材打交道,想来懂得东西会比较多吧!”

    吴敌点点头,就过去像林大海求助。

    “灵鹤涎?”方大海皱了皱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没听说过这种药材,不过鹤涎倒是有,几乎世界上每一种鹤,我们都会收集它们的口水。”

    “好吧。”吴敌无奈的努了努嘴,说:“能带我去看一下吗?”

    林大海点点头,就把吴敌带到那个鹤涎存放的地方。

    吴敌每一种都闻了闻,发现只有白鹤和鬼医丹方所描述灵鹤涎的味道有些相似,可是却少了一种能让人舒服无比的香气。

    鬼医丹方中说过,正宗灵鹤涎带着一种无法言述的香气,像天然沉香一般很容易就让人静下来,但效果去不知道比沉香强多少倍。

    仅仅是闻上那么一口,人就飘飘然得像上天了一样。

    当然不排除古人有过度吹嘘的成分。

    “都没有我想要的。”

    吴敌对着最为相似的白鹤涎嗅了几口,发现没有香气也就罢了,自己也不能爽歪歪的。

    “好吧。”林大海应了声,无奈道:“全世界所有鹤种类的涎都在这里了,如果都没有吴哥想要的,那我们实在不知道灵鹤究竟指的是哪种喝了。”

    “呵呵。”

    吴敌笑了笑,说:“灵鹤涎是一个两千多年前的药材名,这么多年过去很多物种都灭绝了,谁还知道灵鹤究竟是哪种鹤呢!”

    “两千多年前的药材你竟然还感兴趣,还真够无聊的啊!”

    胡莉晶讥笑了一声,接着挥挥手对着吴敌说道:“行了,工作事项和同事你都认识了,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吧。”

    “嗯。”

    吴敌点点头,林大海等人告别一声,约定下次一起吃饭后,就跟着胡莉晶先行离开了。

    他要敢在和将如龙的约定来临前,先去算一账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