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什么意思(2章,爆更求票)
    adsdu;“吴敌你别走!”

    吴敌将胡莉晶送到专属于她的房间,帮忙脱掉鞋和盖上被子。

    就在吴敌快要离开的时候,醉醺醺的胡莉晶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吴敌,迷迷糊糊的叫喊一声。

    吴敌扭过脑袋一望,发现胡莉晶是紧闭着双眼,俏脸跟个熟透的番茄一般。

    她看起来已经进入了深度醉酒的状态,身体滚烫地厉害。

    那只拉着吴敌的手,感觉像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炉。

    “她在说梦话?”吴敌好奇的皱起眉头。

    胡莉晶喝多是喝多了,可是刚才下车的时候意识还算有些清醒的,怎么一下子就迷糊成这样了?

    “胡姐,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吴敌挑了挑眉头,不解地出声询问着。

    “别离开我好不好?我一个怕!”胡莉晶修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扇动了几下,声音有气无力着,语气令人听起来醉态更为明显了。

    “咕隆——”

    吴敌咽了口口水,体内开始有邪火燃烧。

    他刚刚也喝了不少酒,眼前的床上又躺着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想不让人有点想法都不行。

    特别是美女还拉着他的手,说着一个人害怕。

    尼玛——

    这明显就是暗示了好吗?

    “咕隆。”吴敌再次咽了咽口水,眼巴巴看着眼前这个醉酒美人,真想扑上去把她连骨头都吞掉。

    “胡姐,你怕什么?外面保镖这么多。”

    吴敌害怕胡莉晶只是装醉来试探自己,于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傻乎乎的开口询问着。

    “我怕你这么一走就彻底离开了。”胡莉晶醉意朦胧的回应,眼睛像睁不开一般紧闭着。

    “哎——”

    吴敌重重叹了口气,觉得胡莉晶没准是把自己当成宋向阳了。

    他拼了命的压制体内的邪火,努了努嘴回应说,“胡姐,你早点睡吧,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吴敌真的很想把胡莉晶就地正法了,只是想到自己才第一天加入造化门,就干出这种禽兽的事情太不应该了。

    假如宋向阳和胡莉晶之间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吴敌给他带了绿颜色的帽子,岂不是自掘坟墓吗?

    他得罪的人足够了,根本没有精力再去应付另外有一个大势力。

    再者,胡莉晶平日里最喜欢戏弄他这种原装c男了,天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装醉在开玩笑?

    “求你了,不要走好不好?”

    吴敌转身离开的刹那,胡莉晶像感应到了一般,猛地从床上蹦起来,张开双手就把吴敌给抱在怀里,

    顿时,吴敌只觉得身体被什么火炉给包裹了一般,别提有多么燥热和难受了。

    特别是背部,好像有棉花压过来一般。

    吴敌扭过脑袋望着胡莉晶,发现她真没有张开眼睛,也让人很难辩出真醉还是假醉。

    “哎——”

    吴敌重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认为胡莉晶肯定把自己当成宋向阳了。

    他一点点的去松开胡莉晶抱住自己后背的双手。

    胡莉晶手臂很软很软,像是个真喝醉的人,根本没有半点儿力气,也没有想更久的占有,随便就被分开了。

    “胡姐晚安。”

    吴敌松开胡莉晶的手臂后,将她重新按在床上,盖好被子好就快速离开。

    他何曾不想多待一阵,何曾不想把胡莉晶给吃了。

    可是能吃啊?

    胡莉晶对吴敌这么好,曾经帮了他无数忙,深更半夜救援也能以赶到报答。

    吴敌觉得做人不能那么禽兽,也不能那么自私。

    一旦吴敌趁机和胡莉晶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以后又不能在一起、她又嫁给宋向阳了,那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啊?

    吴敌吊儿郎当,见到美女就迈不开腿没有错,可也要分清楚事情的轻重、和看人来啊!

    更重要的是,胡莉晶喝醉了,吴敌绝对不会干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

    真想要啪啪也要在她清醒的时候,这样才会有快感。

    否则和一个不会配合的醉鱼,跟充气娃娃有什么区别呢?

    充气娃娃用完还可以不用担心明天用不用负责。

    贸然吃了这只狐狸精,明天保不准为了一时爽而出现在火葬场里。

    还有谁特么知道胡莉晶有没有故意测试人?

    要知道,她可是先天中期高手啊!

    “什么?吴敌加入造化门了?”

    早上八点,江家会议室中,江镇山听着情报人员递上来的消息,满是诧异的惊叫说:“这小子还真是踩了运,加入造化门,让我们想要对他更是难上加难了。”

    “家主,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般呢?”

    江羽坤不解的望向江镇山,无比好奇的喃喃道:“我们收到警告通牒,乱来肯定不行的。同样让吴敌活蹦乱跳着,我可忍不了。”

    “没错,我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凭什么我们江家受损严重,他却什么事都没有呢?

    “对,一定要找机会把他干掉才行,不然留他下来迟早都是个大祸害。”

    “偏偏我们收到了威胁通牒,否则吴敌早就死了!”

    江镇山话音一落,会议室上许多江家人们,也纷纷气鼓鼓表态了。

    他们都知道,一旦吴敌加入造化门,那就不是以前那个大头兵了,而是和他们一样同等地位的人。

    造化门实力不弱于江家,吴敌身为其中的一员要是被人动了,无疑就等于挑战整个门派。

    江家除非想全面宣战,弄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否则只能眼巴巴看着吴敌活蹦乱跳着。

    假如吴敌一直躲在京城大酒店里,那么他们连暗杀的机会都没有。

    一旦吴敌离开京城大酒店实力突飞猛进,那几乎等于宣告他们之前所有受的委屈都白白承受了。

    “呼——”

    江镇山深呼吸一口,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在被吴敌这个小人物给影响心智。

    他努了努嘴,努力将自己所有的怒火都压制下来,说:“他加入造化门兴许是件好事,能把处于怒火的我们都给冷静下来。想想大半个月来,咱们天天都开家庭会议,比之前五六年还多。每一次会议后,我们所接受的还都是失败,为何不先停下来冷静下?”

    “家主说得对,咱们先冷静下来让脑子醒醒吧。”江羽坤附和着索道。

    “行吧,那咱们就先醒醒,等冷静下来在想办法杀掉吴敌。”

    “确实暂时不能动手,也不是一件坏事,就按照家主说的办吧!”

    江镇山的提议,得到大伙的支持,竟没有一个人反对。

    “哈——”

    早上九点,吴敌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他昨天喝了不少酒,又熬夜修炼,睡得有些过头了。

    “司马懿?”

    吴敌拿起床头手机想看下时间,却发现胡莉晶早上七点发过来一条信息,上面只有这么三个字。

    他看了好一会儿也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不由挠了挠头,疑惑喃喃自语道:“司马懿是什么意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