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被抓(3章)
    adsdu;“呜呜呜——”

    夜晚十一点钟,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风格雨林小区的平静。

    十几部警车停在小区里面,跳下来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武警。

    他们持枪就冲向b座,并快速封锁住所有出口。

    “呵呵——”

    小区某个角落里,一部不起眼的宝驴310车内,吴敌忍不住挑嘴冷笑了起来。

    不用猜他也知道,这群警察就是冲自己来的,心里暗暗感叹着江家不亏是京城八大豪门之一,反应速度还真是快啊!

    “咔——”

    吴敌拿起一根烟点燃,缓缓的吸允着,“哼,江家还真是要脸,知道江羽乾是他杀的,竟然会往我头上扣一盆屎。”

    他想,若江家有仔细检查过死亡现场,一定会看到那粒子弹的。

    猫儿山进出口都有摄像头,他们若看到吴敌宝驴310车头没有撞击痕迹,又从那群后面被吴敌放走的手下人口中得知当时在赛道中,宝驴310一直在后面从未超车,那轻而易举就知道不是吴敌做的。

    当然吴敌身为被江羽乾刺激来飙车的人,也脱离不了责任。

    他早就知道无论江家有没有仔细查案发现场寻求真正的原因,最终都会扣在吴敌头上,然后私底下去找那个真正的元凶。

    有可能他们也不会去追查真正的死因,只是把吴敌当成元凶来对付。

    毕竟江羽乾是个废物,是整个江家的耻辱,谁会在乎他的死活呢?

    早就巴不得这混蛋早点死去,这样每一个家族成员都能多分一点点红利,也不用听他天天拿着江家这张虎皮到外面为非作歹,有损大伙儿的形象。

    更何况,江羽乾现在是死人一个了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他唯一的价值,就是死的时候跟吴敌在一起,让江家更好的利用各种资源去对付吴敌这个王八蛋。

    吴敌正是早就料想到会这样,才会躺在车里不下车,打开天窗放倒座椅慵懒的躺着抽烟,同时暗暗想着对策。

    认真起来的江家,是非常可怕的!

    “他不在房间,不知道跑哪去了!”

    “报告队长,我们把整个大楼都搜查过了,都没有找到任何嫌疑人的行踪。”

    “地下室等一切可以藏人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同样没有。”

    很快,冲进楼房里面去搜索吴敌行踪的那些武警各小队队长们,重新回来,对着某部警车里面的大队长汇报道。

    “继续给我查,监控录像显示他开车回了小区,绝对跑不了的!”

    大队长方解石大手一挥,示意手底下的人继续去查找:“每层楼派个人守在楼道中监控着,然后挨家挨户的搜,就不信找不出来!”“是!”

    小队长们齐齐应喝了一声,转过身子就要去挨家挨户敲门搜查。

    “不用找了!”

    这时候,吴敌突然从车里钻了出来,冰冷冷地开口说道:“我就在装诶,你们想把我带走就带吧,我绝对不反抗!”

    哗啦啦——

    枪口齐刷刷指向吴敌。

    “不许动——”

    “再动我们就开枪了!”

    “举起双手,抱头给我蹲在地上!”

    警员们一个个持枪慢慢悠悠走了过来,并不断出声警告着吴敌不要轻举妄动。

    吴敌只是淡淡的勾起嘴角,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动作,乖乖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了。

    “吴敌先生,这是我的证件。”

    方解石来到吴敌面前,从口袋里面掏出,我们怀疑你涉嫌故意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吧!”

    吴敌不用看证件都知道他们是真警察,虽然很讨厌枪支指着自己,但还是乖乖的伸出双手让他们扣上手铐,随后被扣押上车。

    “嘟嘟——”

    警笛鸣了两声,十几部警车就徐徐离开了风格雨林小区。

    审问室内,方解石坐在吴敌前面,冰冷冷地开口质问着:“姓名。”

    “你不是知道么还问?”吴敌翻了翻白眼回应道。

    “性别。”方解石再次问道。

    吴敌:“”

    啥时候审问程序,能把这个白痴的选项给去掉啊?

    没看出来他是的站着嘘嘘的人吗?

    “今天晚上八点半到九点钟这段时间,请问你在干什么?”

    方解石略有些生气地望着吴敌,冰冷冷地出声问道。

    “在猫儿山飙车!”吴敌倒也不隐瞒,直接了当的回应。

    “很好。”

    方解石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出声询问道:“听说是你把江羽乾给撞下赛道让他死亡的,是不是真的?”

    吴敌一听就知道这个大队长肯定有问题。

    他摇了摇头,冷笑道:“请问你是白痴吗?你不会查看四周围的摄像头,看看我进出所乘坐的车子宝驴310车头有没有塌陷吗?如果没有塌陷,请问我如何将他撞下山崖?”

    “你别狡辩了,现场有很多目击证人都说亲眼看到你撞击了江羽乾的车尾,让他车子失控才翻下悬崖。”

    方解石板着脸冷冷的看着吴敌,厉喝道:“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都说了不是我把他弄下悬崖的。”吴敌甩了甩头,一脸坚定地回应道。

    他早知道会遇到方解石这种人,直接不来就好了,反正又不是自己做的。

    吴敌之所以愿意来,完全是想看看江家玩什么花招,它们又是想要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的。

    “不是你做?难道是鬼做的吗?”

    方解石冷冷笑着说道,“还有你口口声声说不是自己做的,那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不是你做的呢?”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是我做的呢?”吴敌眯了眯眼询问着。

    “哼,我不是和你说过,有这么多人都在指证你吗?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方解石冷冷的问道。

    “呵呵——”

    吴敌只是冷冷的笑着,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若我也去请一群民工来指证说不是我做的,是不是就没有罪了?”

    “你”方解石听闻吴敌这么一说,顿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什么我?”

    吴敌眯了眯眼,翘着二郎腿问道:“难不成我为自己狡辩一下还不行啊?”

    “混账——”

    方解石怒了,‘砰’的拍了下桌子,有种要暴走的冲动。

    “哟,还想动用私刑啊?”吴敌讥笑着挪揄说道。

    “哼!”

    方解石愤愤瞪了吴敌一眼,还别说真想冲上去扇几个耳光。

    不过他也知道吴敌来历很不一般,于是手指指了指吴敌,气鼓鼓道:“行,你想要的证据很快就会呈上来,我看看你还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