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没刷牙?(4章)
    “我拿尼玛——”

    二胖没等江羽乾说话,就讨好主子般气鼓鼓对着吴敌骂嚷道:“来到这里了,不会像条狗一样趴着还敢用这样语气跟我们少爷讲话,你特么脑子没进水吧?”

    “啪——”

    吴敌电射般就闪到二胖的面子,抬手给他肥嘟嘟的脸蛋赏了一巴掌,怒斥道:“难道你们家少爷没有告诉过你,今天早上没有刷牙嘴巴太臭了吗?还是没有牙膏?我赏你三块钱去买盒两面针!”

    “啊——”

    二胖惨叫了一声,脸蛋浮现一个鲜红的掌印,脑袋扭过一旁都快断了一般。

    “玛德……你敢打我?”

    二胖怒了,身为京城第一纨绔的头号狗腿子,平常某些一线大家族的公子哥都要让他三分薄面。

    没想到如今却被吴敌这个大头兵狠狠扇了一巴掌,别提有多么生气了!

    他气得眸子好似都能喷出火焰来一般,抡起手臂就要朝吴敌过来。

    只不过二胖看到吴敌那冰冷得好似都不像人类的目光,又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想要打过去的手停滞在半空。

    “打啊?”

    吴敌眯了眯眼睛询问了一句,抡起手又朝二胖另外一边脸蛋‘啪’的狠狠打过去,“别人点出错误来了还不虚心接受还想打人,罪加一等。”

    “别等——”

    “再动信不信我们就射击了?”

    吴敌快速打了二胖几巴掌,江羽乾身边的几个黑衣保镖们,愤愤掏出自己身上的弓弩指着吴敌,并冰冷冷的警告道。

    二胖则是用着极其委屈的神情望着江羽乾,声音哽咽的哭诉道:“少爷,他打我打我……您可是要替我出这口气啊!”

    二胖一个超过两百斤的大胖子,此刻做出扭扭捏捏的像个姑娘一样对江羽乾撒娇哭诉,那模样别提有多么恶心了。

    “玛德——”

    江羽乾也怒了,恶狠狠的等着吴敌质问道:“连我的人你都敢打,这件事你说怎么算?”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江羽乾就在现场了,吴敌还毫不留情的给二胖两巴掌,这特么是在打他的脸,而不是打二胖的。

    “怎么算?”

    吴敌眯了眯眼睛,丝毫不惧的望着江羽乾说道:“你特么绑了我的亲友,又说说这事怎么办吧?老子打你这条狗两巴掌算是轻的了,你特么不感谢我不杀之恩就算,还想找我麻烦有病吧?”

    “你……”江羽乾被吴敌这番话气得肺都快要炸了一般,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我怎么我?”

    吴敌眯着眼睛冷冷问着,“不服气就叫你的手下射击啊?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弓弩快,还是我手中的刀子快。”

    音落,吴敌就像变魔术一般,手中多出来一把锋利的小匕首。

    “好好好——”江羽乾愤愤瞪着吴敌,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别提有多么生气了。

    他无比怨恨的望着吴敌,牙齿左右摆动的说道:“还真特么有种,行,我倒要看看你得罪了我们江家,究竟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我是个废柴少爷没什么能量与你抗衡,可是我们江家,能制服你的人多着是,有本事你就动我看看?”

    “呵呵——”

    吴敌冷冷笑着,丝毫没把江羽乾放在眼里说:“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动你还脏了我的手知不知道?”

    “你——”江羽乾瞬息感觉受到一万点伤害般,气得都快吐出一口鲜血来!

    吴敌眯了眯眼睛,望着眼前这个臭名昭著,烧杀抢夺奸无恶不作的纨绔,冷冷问道:“我的亲友在哪里?识相点就赶紧给我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呵呵。”

    江羽乾回过神来冷冷笑了几声,一脸玩味的望着吴敌说道:“其实我是骗你的,我根本没绑架你身边任何一个人,谁知道你才傻乎乎就自己跑过来了呢?”

    “啪——”

    吴敌伸出手,毫不留情就对江羽乾扇了一巴掌,恶狠狠的质问道:“我说过了,你要是不老实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啊——”

    江羽乾惨叫了一声,旋即用恶狠狠的目光朝吴敌望了过来,怒腾腾道:“王八蛋,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住手,再敢动我们少爷一根汗毛,就别怪我们手中的弓弩不客气了。”

    “王八蛋,赶紧给我住手!”

    江羽乾的那些手下们,一个个都出声警告着吴敌,但又不敢射击,生怕吴敌真的伤害他一般。

    “快说,我要的人在哪?”吴敌丝毫没有理会江羽乾的威胁,拿着刀子抵在他的脖子上,冰冷冷地出声质问道。

    “在……在山顶!”

    江羽乾面露恐惧之色,丝毫不敢在对吴敌威胁什么,而是真害怕他真的动手。

    “把他们给我带下来!”吴敌冰冷冷的呵斥道。

    他原本还以为来到猫儿山以后,江羽乾会先逼自己飙车一番。

    没想到……江羽乾会如此放松警惕让吴敌近身。

    一旦吴敌近身,主动权几乎就由他说了算。

    “这……”

    江羽乾嘴唇一动想要说什么,但想到他根本没有绑了吴敌身边的谁谁,只是利用一个名头把他骗过来的,在利用事先布置好的埋伏把他给杀了。

    江羽乾想,他要是告诉吴敌没有什么埋伏,那么这货绝对会转身离开,甚至有可能狠狠重伤自己。

    江羽乾不想让一切计划都落空,于是说:“哼,想要人就对我客气一点。你现在可以杀了我,但我山顶下的兄弟们,也会把你的亲友给杀死,不信你就给我试试看!”

    “你想怎么样?”吴敌眯了眯眼睛疑问着。

    他看到江羽乾这幅恐慌的模样,似乎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我想怎么样?”

    江羽乾一听他的话,顿时忍不住就怒了,“首先先给我把手中的刀子拿开,在跟我道个歉认错,随后跟我在猫儿山飚一次车,赢了我就把人给你。”

    “呵呵。”吴敌冷冷笑笑,收回刀子说:“道歉是不可能的,跟手下败将飙车我也不敢兴趣,不过你非要这样才能放过我的亲手,我不介意陪你玩上几把!”

    “你——”

    江羽乾听闻吴敌这么一说顿时就怒了,可又想不到用什么话语来反驳,甚至命令手下动手,于是咬牙切齿愤愤道:“行,那咱们就猫儿山顶上见,赢了你的亲友我就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