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暴躁(5章)
    “哇——”

    牧雨寒小手仅仅是一碰,还没有等吴敌反应过来的拍走九阴白骨爪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睁大眼睛,嘴巴张得好似能生吞一枚鸡蛋般,别提有多么震惊了。

    “简直就是巨无霸!”

    牧雨寒用着极其夸张的表情赞叹一句,随即问道:“我想知道,你究竟是吃什么长得那么大的?为什么其他男人都是那么小呢?”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摸过很多男人的?”吴敌眯了眯眼睛,坏坏的询问道。

    “砰——”

    牧雨寒粉拳狠狠击打在吴敌的胸膛上,极其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怒斥道:“王八蛋,你觉得本小姐是那样的人吗?”

    “那你怎么知道的?”吴敌用着极其无辜的表情疑问。

    “看碟。”

    牧雨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俏脸更加红艳地说道:“其实女孩子也会有哪方面的好奇心,有时候也会偷偷查看关于这方面的东西的!”

    “哦!”

    吴敌恍然大悟的应了声,他就说小时候偷偷查看那些书刊的时候,被邻家大姐姐发现然后没收,并理解其状的说要告诉他父母和爷爷。

    只是吴敌被收了这么多本书刊,都没有被长辈说过这方面的问题,原来都被邻家大姐姐拿去私底下偷偷的看了。

    “哼!”

    牧雨寒再次捶了下吴敌的胸膛,不满地训斥道:“你个王八蛋,竟然误会别人经常摸男人那宝贝,简直是太可恶了!”

    “嘿嘿嘿……”吴敌傻傻的笑着,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好。

    牧雨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又把爪子探了过来,迫不及待的说道:“别动,让我摸一摸,看看究竟是什么感觉。”

    “别闹——”

    吴敌直接白了她一眼,训斥道:“没看到我们在停车吗?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要是被拍下来,那么第二天估计就是宝驴车神赛后与某某美女直接在车上震。或者,宝驴车神征服牧家千金,赛后被献\/身。”

    “滚——”

    牧雨寒怒瞪了吴敌一眼,之前那些被他车技征服得冲昏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王八蛋,谁会对你献\/身啊?”

    她也发现这里是停车场有点不怎么安全,加上宝驴车窗**性做得太差,真要动作过大被抓拍下来,被路过人看见传出去那可就不好了。

    她是牧家三胞胎成员之一,一旦出事很有可能被媒体宣扬成对家族影响力巨大的大姐,甚至比较文雅的二姐。

    吴敌的身份自然不用多说,前战狼现辉煌电子以及霜叶集团的重要合作伙伴。

    反正无论针对那一边,影响都是非常不好的。

    ……

    “嘿嘿……”

    吴敌见牧雨寒安分了下来觉得欣慰无比,淡淡笑了几句来化解彼此之间的尴尬气氛。

    他觉得自己和牧雨寒并没有走到那更近距离的一步。

    可能牧雨寒从头到尾都太主动了,让吴敌觉得被动的同时,对于她的爱也没有跟上来。

    先动感情的人,往往都是比较吃亏的。

    吴敌知道牧雨寒很爱他,从每一次出来玩自己受到别人诋毁,她都是第一个举起拳头狠狠朝对方砸了过去,不让自己受到半分的委屈。

    可是……

    吴敌还是觉得在等上一段时间,等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会好上很多。

    ……

    “砰砰砰——”

    某个贵宾室内,江羽乾拳打脚踢的在搞破坏着,几乎把眼前所能看到一切都给摧毁。

    “少爷……您消消气,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打死吴敌这个王八蛋,替您出这口心头之恨的。”

    “少爷,您这次是不小心才会被吴敌给算计了,改天儿咱们就去把这个面子给找回来,您别生气了行么?”

    “身体是自己的,您要是不小心踢坏了身体怎么办?”

    下人和跟班们看到江羽乾暴怒,正在狂的砸着东西,于是一个个连忙出声安慰。

    “滚——”

    江羽乾愤怒的爆吼了声,无比生气的叫嚷道:“这王八蛋竟然把我当成猴子一样戏耍,这叫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呢?”

    几个下人都被江羽乾训得说不出话来,一个个面面相觑均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任由江羽乾胡乱发泄了。

    “特么的——”

    江羽乾越想越气,砸了一会儿东西后,咬牙切齿的愤愤道:“一部前驱的宝驴也能赢我,要是他开真正的超跑,不是能把我甩开几条街?王八蛋,我若是不宰了他,我就不姓江了!”

    “要不少爷,咱们也去买一部宝驴310来改装吧?”一个下人小心翼翼提问道。

    “改尼玛!”

    江羽乾怒了,冲过去‘砰’的一脚就踢在他身上,气鼓鼓的怒斥道:“你特么在恶心老子是不是?信不信老子马上把你弄死?”

    什么人啊?

    他刚刚被宝驴车给击败,就提议去买宝驴,不是更加侮辱人吗?

    “呼——”

    江羽乾发泄了好一阵子,才压制下心里面的这些不爽,脸色无比难看的说道:“本以为他会输,谁知道他竟然会赢得如此干脆利落,让准备的一些后招都没用了!”

    “少爷,咱之前不是做了个一旦比赛失败的后备手段吗?要不要立刻采取它?”下人二胖询问道。

    “先别急!”

    出乎意料江羽乾并没有着急要动手,而是挥了挥手说道:“先让他高兴两天再说,同时你们继续叮嘱我三弟,叫他们准备等更加全面一些,这次一定要把吴敌给灭杀了!”

    “是!”

    下人们齐齐应喝声响起,就准备去执行之前商议好的备用计划了。

    ……

    另一边,吴敌把牧雨寒送到了牧家大院门口,随后把她放了下来。

    “拜拜——”

    牧雨寒朝吴敌挥了挥手,做了一个飞吻动作说道:“回去慢慢考虑的姐姐给你提的事情哦。要是她再次发出邀请你还不去,我真的会生气的。”

    “我会认真考虑的。”吴敌点点头回应,挥挥手就与牧雨寒道别。

    他升上车窗,毫不犹豫转身就离开了。

    “怪了……”

    吴敌一边开着车,一边疑惑在内心嘀咕了起来。

    他始终觉得江羽乾报复自己的阴谋,应该不仅仅是叫出来当着大伙的面飚车输一场,弄得很丢脸的样子。

    但偏偏这种幼稚的报复行为,就非常符合江羽乾的行事作风。

    按理说江羽乾暴露出赛车真相后,应该没其他目的了才是。

    可为何吴敌心里觉得,他还有一个巨大阴谋在等着自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