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废柴少爷(4章)
    “渍渍渍——”

    白发青年眼神望到吴敌身后的宝驴310,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眼睛亮了起来,满脸讥笑地嘲讽道:“哟哟,还开着马头标的车,看起来很高大上嘛。连宝马都不敢用马头标,你这车竟牛x到比宝马还厉害。”

    “哈哈哈……,你们懂什么?这才是真宝马,以前你们买bw都是假的。”

    “哈哈哈……这种大型赛车场竟然有人开这种高大上的车子过来,我真是感到莫大荣幸啊!”

    “看来回家我要多烧几炷香给列祖列宗才行,若不是他们抱有,我怎么会见到如此幸运的一幕呢?”

    白头发的年轻男子讥笑声落下,他身后那些跟班和马仔们,也及时附和嘲讽了起来。

    吴敌面无波澜,对他们的嘲讽丝毫不在意。

    开宝驴怎么了?

    这是他自己挣来的钱买的,比这些只会靠爹妈的富二代强不知道多少倍。

    就是开着一部老二八,也比这群啃老又虚伪的家伙们牛!

    ……

    “够了!”

    吴敌不介意白头发这群家伙,牧雨寒却受不了他们来嘲笑自己的男人,怒腾腾的高喝道:“江羽乾,好像你开一部改装过的gtr很了不起的一样。信不信本小姐马上拿个锤子把它砸了,然后再买回来十辆砸掉其中的九辆再给你?”

    江羽乾?

    吴敌眉头皱了皱眉,一下就明白眼前这个年轻公子哥是江家人了。

    江家羽字辈乃第三代的孙子辈,老大江羽龙、老/二江羽乾、老三江羽坤。

    江羽乾吴敌听说过,只是这货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整天吃喝玩乐piao赌,坏事做尽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之一。

    即使不是京城最为嚣张和丧尽天良的纨绔子弟,凭着江家这张虎皮,他也坐稳了第一纨绔的名头,是众多家族用来给孩子当反面教材的典例。

    正是因为这样,江羽龙倒下后,继承人位置才不会落在江羽乾身上,而是老三江羽坤。

    吴敌明知道和江家为敌了,只是对江羽乾一番了解后,就没有在意这一号人物。

    烂泥永远扶不上墙,浪子也很难回头,否则就没有金不换几个字了!

    ……

    “哟哟,牧家三小姐也在这里啊!”

    江羽乾故意才认出牧雨寒一般,显得很惊奇的那样子道:“我就说三小姐怎么会看不上我这个江家少爷呢!原来早就是名花有主,还是一个开着真宝马的大土豪,这眼光和品位还真是高啊!”

    “呸——”

    牧雨寒鄙夷的啐了一口,冷冷的嘲讽道:“就你也敢称自己是江家少爷?知不知道江家最后悔的就是有你这么一个家伙出现在家族里,其次才是被后入的男男门江羽龙?”

    “你……”江羽乾被牧雨寒这么一说,气得肺都快要炸了。

    他那长期酒色过度的苍白脸蛋,此刻看起来更加的吓人,犹如没有半点儿血色一般。

    他最讨厌的就是正在江家这个大家族,明明有着超越普通人很多倍的天赋,在里面就跟个废物差不多。

    同时他内心里面,也讨厌别人说自己配不上江家人的身份。

    “我什么我?”

    伶牙俐齿的牧雨寒不依不挠的继续嘲讽着,“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我要是你爹恨不得射在墙上才好!”

    “玛德——”

    江羽乾怒了,指着牧雨寒气鼓鼓地说道:“你个jian人,别以为自己家里有几个钱,又在家里得势又有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保不准酒店里面卖的小姐都比你干净一百倍,私底下不知道都被多少男人了!”

    “哪有如何?”牧雨寒讥笑着说道,“被一万个男人睡了也轮不到你,是不是觉得打击很大,是不是觉得十分憋屈?”

    “麻辣隔壁的,老子就是看上一头母猪,也不会看上你这种烂货。”江羽乾气恼无比,恨不得冲上去把牧雨寒暴打一顿一般。

    他嚣张是嚣张,但并不是无脑,知道牧雨寒贵为牧家三朵金花之一,绝对不是自己这个落魄的废柴少爷能招惹的。

    一旦引起与牧家之间的斗争,他必定和大哥江羽龙一样,成为家族的弃子。

    “是么?”

    牧雨寒冷冷讥笑着,打算和江羽乾干到底的模样说,“既然这样,当初是谁从欧美订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摆在我们牧家大院门口的?后面又被我爹开着一部丰田霸道压成花渣的?”

    “你……”江羽乾被牧雨寒说得完全无话可答了。

    没错,他年轻的时候确实有干过这样的混账事。

    当时才十六岁年少轻狂属于青春叛逆最为严重的事情,两瓶马尿下去,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得出来。

    “没话说了吧?”

    牧雨寒冷冷嘲讽着,“就你这鸟样也配玩玩一些不入流的网红,一些三四线模特,以及学校那些拜金女罢了。像姐这样的女人,你就是等得都入棺材了,你的任何一丁点非分之想都不能实现。”

    “牧雨寒,你特么别太过分了!”

    江羽乾气得眼睛好似能喷出火焰,气急败坏的爆喝着,“总有一天,老子会让你这臭ao子还有你看上的这个小白脸跪下来,双双给老子唱征服的!”

    “就你?”牧雨寒丝毫不惧的讥笑着,做出一个大拇指倒立的鄙视手势说道:“连你大哥这种绝顶人物都被我老公干趴下了,你算什么玩意儿?”

    音落,她直接挽着吴敌的手说:“老公咱们走,理他这玩意儿干嘛!”

    “你……”

    江羽乾指着牧雨寒的背影,气得脸蛋变成猪肝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好好——”

    江羽乾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恶狠狠的对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恼怒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还能嚣张多久?”

    “哼,一个退伍的大头兵也敢瞧不起我们江家,把我大哥弄得锒铛入狱,就特么等死吧!”

    江羽乾紧紧拽着拳头,指甲都没入皮肉里了一般。

    他虽然很讨厌江羽龙,但出于一个江家人受到外人挑恤,枪口还是一致对外的。

    “玛德——”

    江羽乾又骂了一声,指了指身边一个胖乎乎的狗腿子说道:“二胖,你听着,立马按照我吩咐的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