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脑袋进水(2章)
    “你是最顶尖战队战狼出来了,眼界非比寻常,很多普通不知道的稀奇古怪玩意儿你都知道,想来跟你聊一些脑袋大开的东西,不会被骂成神经病吧?”

    牧糖醇笑着开口问。

    吴敌摇摇头,答:“不会,想说什么就说吧。但只要不是那种男人都可以生孩子的荒谬事就行了!”

    “呵呵。”牧糖醇淡淡一笑,问:“你觉得我会是那种无聊的人吗?”

    吴敌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静静等待牧糖醇说着她此行的目的。

    “布恩大帝听说过吧?”

    牧糖醇停滞了好一会儿,突然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嗯?”

    吴敌皱起眉头,没想到牧糖醇会突然跟自己说这么一番话。

    前几天他在江城的时候,老疯子秦山找到苏家,先是忽悠一会儿后,突然告知布恩大帝的坟冢要现世。

    秦山当时说现在正在确认,还要先等各个顶级大势力先进去,他们这些小喽啰才慢慢跟进去喝汤。

    吴敌当时也没有介意,以为秦山就是个疯子,若不是疯子的话,谁特么有病去追寻长生不老药啊?

    没想到,现在牧糖醇也跟着疯了!

    不,是牧家三姐妹和整个牧家都跟着疯了。

    探索布恩大帝坟冢的人,打着考古挖掘文物的旗号,背地就是想探索他为什么能活了八百多年,长寿的秘密是什么。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知道布恩大帝有没有死,若不死他坟冢内有没有长生不死的奥秘。

    以前吴敌身为战狼中的一员,不知道傻乎乎的跟过去探索了,心想若是世上真有长生不死药,岂不是美滋滋?

    现在……

    吴敌经历了失去战友的疼痛,只想对那些想要挖掘秦皇、布恩大帝等古墓、追求长生药的人说:“你脑子没进屎吧?真要有什么长生不死药,那个帝皇会放在坟墓里面?”

    有那药帝皇可以长生,他就可以永远控制这个国家,哪里后面这么多国家帝皇出现?

    再者,就算他们不想当皇帝故意做个假坟冢,也不可能把长生药的秘密放在坟墓里,这不是吸引别人来偷盗吗?

    哪个帝皇愿意坟冢被人撬的?

    连后花园都不想进个贼,何况是假坟冢?

    ……

    “你在想什么?”

    牧糖醇见自己点出布恩大帝的名头后,吴敌就皱起眉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那样子,当即出声疑问了起来。

    “没什么——”

    吴敌罢了罢手,随即勾起嘴角淡笑着,“我就搞不明白,像你这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也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不是信与不信,而是好奇。”牧糖醇回应着,“至于真假,只有亲自探索一番,那样心里面的好奇才会消失。”

    “好吧。”吴敌耸了耸肩,“你赢了。”

    “既然你知道布恩大帝以及关于他的穿梭,那么相关资料我也不想介绍了。”

    牧糖醇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直勾勾的望着吴敌,精致的脸蛋浮现一抹期待道:“现在布恩大帝最新坟冢已经现世,全世界最顶尖的考古人员、科学家们,正在对它进行水银测试,如果水银没有秦皇墓这般可怕,那开启墓门进去探索,估计也没多少时间了,你要不要和我们牧家组队?”

    向来沉默寡言的牧星月望着吴敌,牧雨寒也满脸期待着,并撅起小嘴一副假装生气的模样,似乎威胁吴敌不答应就不理他了。

    “呵呵。”

    吴敌淡淡笑着,面无波澜的回应说,“我对布恩大帝坟冢和不死神药的秘密都不感兴趣,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欣赏美女,跟她们骑单车看棒球,谈谈人生理想……这就足够了!”

    “哼!”

    牧雨寒哼了声,娇嗔地望着吴敌,很是幽怨的说道:“有了我还想去泡其他女孩子就算了,连我们几个姐妹和牧家小忙你都不帮,我真生气了。”

    “呵呵。”

    吴敌只是淡淡笑着,丝毫没被牧雨寒一点点撒娇而迷惑,“这不是帮与不帮的问题,而是我对这个真的不感兴趣。还有,布恩大帝即使是个假坟冢也会吸引全球最为顶尖的大势力,比如炼狱修罗、忍者世家,还有紫罗兰杀手组织等等……就算真有长生药的秘密,也轮不到我们来抢,保不准还丢了性命。”

    他永远忘不掉那天!

    炼狱修罗的王带领众多部下来到假布恩大帝分钟,对各国王牌战队顶尖势力等疯狂屠杀的场景。

    当时先天高手几乎不现世,聚灵镜是各大势力派出去最强大的力量,还有一群筑基巅峰的。

    炼狱修罗每一个成员都是先天高手,灭他们就跟渣渣一样。

    现在华夏很多先天高手都现世了,其他国家有没有暂且不知道。

    不过他们吃了上次被炼狱修罗阴了一笔的巨亏,再次派人出来绝对都是先天期的老祖,可能还有丁墨老首长这样的后天强者。

    即使没有像上一次炼狱修罗这种碾压一切的势力出现,但那些大势力们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把看上的宝贝拱手让人,相互之间发生斗争那是必然的。

    上一次炼狱修罗没出现之间,看到某个保存完好的风水阵仪,他们都斗得遍体鳞伤才甘心让较为强大的一方夺走。

    太危险了!

    吴敌只是个聚灵境巅峰,跟之前没负伤的时候一样连炼狱修罗都打不过,贸然去了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更可况此次各方大势力派出去的人手更强呢?

    ……

    “没尝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牧糖醇略有些不满的望着吴敌,冷笑道:“再者你们战狼的人不都是全世界最自信的人吗?怎么实际行动都没展开之前,你就说放弃了呢?”

    “呵呵。”吴敌微微笑着,答:“我曾经尝试过,死的很惨很惨。除了我侥幸逃脱,所有大势力派出来的人马,估计没一个能活着回去的。”

    “失败是成功之母,俗话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不是吗?”

    牧糖醇眼睛朝吴敌直勾勾的盯着吴敌问,并没有就此死心。

    “那也要看什么事情好不好?”

    吴敌冷冷笑着回应,“失败了还能爬起来的可能是成功之母,可要是爬不起来了,那就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哎——”

    牧糖醇重重叹了一口气,满是失望的对着吴敌摇摇头说道:“我真想不明白,就你这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胆小鬼,我妹妹是怎么看上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