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刘山炮(2章)
    “你们全都是十六号生产线的员工对吧?”

    白凝霜板着脸,眼神似刀锋利的在每一个员工身上扫过,语气冰冷冷地出声问道。

    她这模样看起来就像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雕一般,冷得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人类。

    一时,之前还用着各种爱慕目光望着白凝霜的人,不由吓得身体微微打颤着。

    “嗯嗯……”

    员工们看到他们的大老板竟然是如此冰冷,一个个害怕得连忙回应,有些人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点点头。

    “很好。”

    白凝霜面无波澜说了声,转过身子拿过刘妍手中抓着的一个大大的文件袋。

    她从中掏出一大堆问题问题产品照片,道:“请你们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两百多个流水线员工们看到白凝霜这个举动,当即就明白了是什么一回事。

    有些人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惊恐,但表面还是装出什么都不明白的那样子。

    好半响后,流水线的主管才结果白凝霜手中那一大叠照片,脸色很是难看的奋发给身旁的许多个人员工。

    吴敌和白凝霜都不是一般人,一眼就看出他们这群人中有鬼,且大致都能看出究竟是谁有鬼了!

    “这……”

    “老板,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平时干活都非常认真,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的。”

    “老板,我是包装部门的,线路和不通电的问题,应该找bc或者组装的,关我们什么事?”

    “老板,我们都干了好几年的老员工了,很少出现返工的情况,这些出问题的产品,绝对不是我们这条流水线的。”

    两百多员工中,一些心理素质比较好的人率先反应过来,接着出言辩解着。

    有一个人辩解,就会产生跟风效应,随即很多人都跟着表示出现问题情况跟他们无关。

    “呵呵——”

    吴敌不给白凝霜跟他们多废话的机会,直接站出来冰冷冷地说:“白总,打电话报警吧,这条流水线除了扫地的大妈,其他人全部都有问题。既然他们现在不说实话,那就等进去再说。”

    “这……”吴敌此言一出,所有员工们都呆滞在原地,用着各种各样的目光望着他,有些不知所措的那样子。

    很快,那些较为聪明的员工们,又开始叽叽歪歪狡辩表示不是他们出的问题,打算到死都不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了。

    白凝霜也没有和他们废话太多,拿起手机就给警察打电话过去。

    一时,许多猜到事情暴漏的胆小鬼们,脸色都不由苍白得和一张白纸般,忐忐忑忑的望着白宁和身边的同伴。

    “你,给我出来!”

    吴敌指了指一个瑟瑟发抖的员工,轻轻的命来道:“现在给我老老实实交代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可以向警方替你申请减刑,若是还不配合,那就乖乖等着在牢里面把鞋底坐穿吧!”

    “扑通——”

    这个原本就害怕,突然被吴敌点名叫出来后,就更加害怕了。

    吓得身体猛地一震多说,瘫软着就摔倒在了地上,脸色白得就跟张纸没什么区别。

    看到他露出这幅模样,即使一个白痴都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两百多个流水线的员工们脸色都齐齐难看了起来。

    “不关我事……这不关我事……”倒在地上的那名员工意识到已经暴露,在地上瑟瑟发抖着的解释着。

    他不知道这样做,简直就跟掩耳盗铃没有什么区别。

    “一台热水器四千多块钱,两千多台出来问题,那就是近亿的价值,还有品牌影响力受损,公司市值跟着亏损,一旦立案审判,至少都是都是十二年以上到无期徒刑了。”

    吴敌冷冷的笑了笑,望着地上躺着的那个家伙,对着刘妍说道:“刘秘书,把这个家伙给我记下来,待会告诉警察他是主犯之一,尽可能的给我从重处罚。”

    “不要啊——”这个员工害怕了,连忙从地上立起身子,跪下来对吴敌哀求着,“这不关我的事,是他们怂恿我这么干的,我只是见所有人都参加,就跟着加入分了点好处。”

    有一个员工承认,当即就有第二个员工跟着跪下来,声音哽咽的对着吴敌哀求着,“老板,我也是见其他人都参加,就一时糊涂跟着犯错而已。”

    “老板对不起,我们不应该利益熏心从而干出有损霜叶集团的事情来,您就原谅我们了吧,我们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个胆小鬼员工害怕坐牢认错,一时多米诺骨牌效应出现,越来越多人主动认错着。

    之前那几个还在狡辩,心里素质极好的几个员工,此刻脸都阴得像块黑炭一样。

    “呼——”

    白凝霜深吸口气,稍稍仰起脑袋四十五度角仰望工厂的天花板,俏脸难看得如乌云一般,同时闪现着浓浓的愤怒。

    她原本以为这条流水线的工人们,有四五个被收买,或者品控、组装部的员工收点好处偷偷作假,谁知道整条流水线两百多个人都出了问题。

    两百多个人啊!

    这个相当于一个小企业的规模,竟然都能被人全部收买。

    “各位,我白凝霜和霜叶集团没亏待你们吧?”

    白凝霜回过神来,脸上愤怒的望着这群员工,但还是用着较为平静的语气质问道,“还有我们霜叶集团的福利、员工工资,是不是都比江城同行业的都要高?平时逢年过节,都会发点礼品给你们吧?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们霜叶集团呢?”

    员工们被白凝霜说得完全抬不起头来,低下脑袋面如死灰的望着地面,除了认错就是道歉。

    “说吧,究竟是谁怂恿你们这么干的?还要他们给了多少好处费?”

    白凝霜把冰冷冷地望向流水线主管,脸颊左右蠕动了一下,气呼呼地质问着。

    她知道整条流水线都被收买,主管在其中一定起了很大的作用。

    “扑通——”

    主管跪在地上,害怕得瑟瑟发抖,眼泪都流下来的哭着说道:“老板对不起……是我利益熏心,收到竞争公司刘山炮的挖角,以及承诺赐予上千万利益,我才会铤而走险的这么做。”

    “刘山炮?”

    白凝霜凝起脸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扭过脑袋望着身边的刘妍说道:“你留下来配合警方处理这些叛变的员工们,我和吴敌出去找一找那个刘山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