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产品问题(2章)
    “你们听说了吧?江镇灾要和战狼的吴敌交战,时间定在一个月以后,且毫无限制生死自负。”

    “嘿嘿,他们双方最近在京城可真是足够吸引人眼球的啊!”

    “一个曾经的超级兵王,面对曾经的江家天才,这出戏还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先天中期面对一个聚灵镜的武者,江镇灾也有脸发起这个条件,不过吴敌敢接下来真是有魄力。”

    “吴敌当初离开的时候,据传是聚灵五重,按照他这种天赋和提升速度,现在按理应该是聚灵六重巅峰了吧?”

    “真是不自量力,即使传闻能躲避先天高手的攻击哪有如何?难道他不知道先天高手都有击杀绝技吗?”

    京城,那些此刻正在把目光放在吴敌和江家身上的大势力们,当得知江镇灾和吴敌的一月后的约战后,露出各种各样的神情在议论着。

    有的人抱着围观的态度,有的人看好江家或者吴敌。

    总而言之,更多人是看好江家而轻视吴敌。

    没办法——

    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仅仅是聚灵镜而已,谁会认为一个小小人物能够逆袭呢?

    聚灵镜去挑战先天境的,简直是自不量力和作死!

    ……

    “对,确实和江家的江镇灾有过这么一个约定,有劳老班长担心了。”

    “哈哈哈……兄弟,我只是和江镇灾切磋一下,你操心什么呢?又不是会死。”

    另一边,吴敌正拿着手机,不断和那些关心自己,知晓他和江镇灾决战后,打来电话询问情况的人聊天着。

    有几个还是战狼那边的弟兄们,偷偷拿着光用电话打过来。

    吴敌心里很暖,他虽然离开战狼了,可已久活在大伙儿的心目中。

    负责搞情报工作的农吉星大叔,更是把关于江镇灾的资料,以及年轻时候对战武当派真传弟子的珍稀视频,给吴敌发了过来。

    对此,吴敌别说有多么感动了。

    他知道上面的人还是不舍得自己离开,可能也觉得就这样把他踢出战狼心里有些愧疚,才会让吉星大叔提供这些情报。

    “呼——”

    吴敌挂断电话深吸口气,就把手机徐徐朝口袋里面放了下去。

    他已经接了二十多个电话,从和胡莉晶吃饭回来的十一点钟,接到了快凌晨一点。

    “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来,那就只能好好的努力了!”

    吴敌拽紧拳头暗暗在心里告诫道。

    他知道若不能战胜曾经的江家天才,自己这张老脸和胡莉晶的造化门都没法抬起头来了。

    “呼——”

    吴敌深吸口气,开始躺在床上盘膝而坐,徐徐进入修炼状态。

    他现在在吸收灵气,以及借助外物都是不行的了。

    唯一需要的只能的顿悟,靠自己悟性去突破先天境界的壁垒,那样才能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

    否则,按照胡莉晶造化门那样用药物来提升实力,即使到达先天高手了,战斗力也比真正修炼出来的要差上很多,根基也不稳。

    吴敌的理想不仅仅是先天高手,因为那只是炼狱修罗正牌成员的入选资格。

    他需要变得更强,那样才有资格去叫板炼狱修罗的王,替失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

    还有川本家族、忍者世家,他们所欠的血债,都需要吴敌一点点偿还回来。

    因此……他必须要在和江镇灾的这场战斗中活过来,那样才不会辜负那些在乎和对自己好的人。

    “强……我一定要变得更强!”

    吴敌全身心只有这么一个念头,随即全心全意的进入修炼状态。

    ……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江家家族会议室中,几乎所有成员和重要人才全都到齐了。

    他们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和吴敌约战的江镇灾,七嘴八舌的出声祝福着。

    “六叔,您一定要拿出当年击败武当派真传弟子的水准出来,狠狠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杀掉。”

    “踏马的,老六你这个约战十分正确,要是不给他一点儿教训,别人都以为我们姜家好欺负,都纷纷上来要找我们江家的麻烦了!”

    “六叔,三招之内解决了他,就不信以您先天中期的高手,还打不过吴敌一个聚灵巅峰的。”

    江家弟子们一个个情绪激动的对江镇灾加油打气,一个个都极其生吴敌那鸟人的气,恨不得立马就杀了他。

    从吴敌把江羽龙弄进监狱,还有和造化门的胡莉晶走在一起,那么他们之间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

    “呵呵——”

    江镇灾被众多江家人吹捧和支持,别提有多么爽了,美滋滋得像上了云端。

    他微微一笑,脸上布满了开心与得意,旋即语气不屑的回应着,“就吴敌那鸟样也配和我做对手?放心吧,光凭他瞧不起我,还说同级三招之内放倒我,我就不会轻易的绕过他的。”

    江镇灾从来都没有把吴敌放在眼里,相反因为约战这件事情曝光而受到众多江家人尊重后,感觉飘飘然的。

    这种万众瞩目和众星捧月的感觉,一般情况下只有显然家主,或者最优秀第三代才能享受的。

    “——”

    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子正在默默喝酒,对接受众多人鼓励的江镇灾骂嚷着。

    他正是江羽扇,曾经江家第一个被吴敌欺负的人,因为在江城损失惨重,如今在江家已经不怎么受重视了。

    江羽扇看到大哥江羽龙被吴敌掀翻,江家又在他手中吃了巨亏后,如今江镇灾要和吴敌交战却没有一点点准备,而是一副吃定吴敌的模样,就忍不住在心里骂嚷着。

    曾经江羽扇也是如此看不起吴敌的,认为捏死他一只小蚂蚁,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最终呢?

    他被吴敌打懵了损失惨重,还被拍下一个可耻的视频。

    当然,这些江羽龙都没有和姜家任何一个人说起。

    毕竟事情不怎么光彩,说出来得不到重视,相反还会受到他们的嘲笑。

    “呵呵——”

    江羽扇外边恭敬江镇灾,内心却继续冷冷嘲笑着,“等你知道错了,那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

    早上八点,霜叶集团各大电商网站销售旗舰店。

    “亲在哪?我跟你们买的热水器出现了问题,好像会跳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亲,我买的热水器怎么不通电的?是电线断了,还是发回来的时候物流压坏了?”

    “玛德,你们家霜叶集团产品不是很好吗?怎么刚刚用没多久就坏了?”

    从早上八点钟上班时间开始,霜叶集团各大客服的id都被用户咨询爆了,均反馈产品出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