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撒盐(6章)
    吴敌和白凝霜吃完晚饭后,两个人相依相偎漫步在人行道的芒果树下,跟许多吃完饭就出来散步的小两口一样。

    “这种感觉很幸福啊?”

    在他们前面有几对夫妻在慢悠悠散步并交谈着,其中有一对已经年过花甲白发苍苍。

    老奶奶已经坐在轮椅上,老爷爷在后面推车。

    白凝霜看到这些成双成对的夫妻们,脸上不由流露出羡慕神色的感叹道。

    “咱们现在不是和他们一样?还有什么好羡慕的?”吴敌微笑着问道。

    “可我们并不是夫妻啊!”白凝霜感叹着说。

    吴敌只是苦涩的微笑着,对于这种问题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他知道白凝霜的心意,也晓得这问题无论怎么回答,所带来的都是浓浓的伤害,干脆不答为好。

    “你看那个老爷爷,他也推着一个手推车,可是上面却没有坐着老奶奶,真是奇怪啊!”

    白凝霜指了指不远处刚刚从小区内走出来的一个老爷爷,满是疑惑的嘀咕着。

    “可能……他老伴在别的地方,他正推车过去呢!”吴敌一下就看到这个推着空轮椅的老爷爷,随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可能——”

    白凝霜坚定的摇了摇头,说:“你看他推轮椅的速度很慢,且目光一直盯着空空的轮椅看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就跟看着自己的老伴一般。”

    吴敌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还真是有点奇怪。

    没等他说什么的时候,白凝霜已经跑了过去,并露出甜甜的笑容问,“老爷爷,您为什么一个人推着空车,老奶奶去哪了呢?”

    “我的老伴啊她早就去世了,只是她没离开人世的时候我习惯用轮椅推她,推着推着就习惯了。现在每一次我推着轮椅的时候,总感觉老伴还在上面坐着,也能排解没有孩子在身边的寂寞。”老爷爷感叹着说道。

    “对不起。”

    白凝霜歉意地说了一句,完全没想到看似空旷的手推车还有这般感人的故事。

    她觉得这或许就是爱情了,又再次问:“那老爷爷,你的孩子们呢?”

    “都出去忙工作,一年也就回来个四五天,所以我这闷得慌只能陪着老伴了!”老爷爷回应说。

    “哎——”

    白凝霜重重叹了口气,才发觉社会底层的人海真是不容易,在亲情和生存之间抉择着,很难做到两全其美。

    “行了小姑娘,我要带着我老伴散步去了。”

    老爷爷不想和白凝霜说得太多,嘟嚷了声后,就推着手推车继续向前,并一脸溺爱的望着空旷的轮椅,轻轻叫嚷着:“老婆子,明儿就是你生日了,咱们今儿去逛逛超市买点晚上剩下来的便宜菜,明儿做一堆好吃的。”

    白凝霜定定站在原地,目光一直注视着离开的老爷爷和空轮椅,眼睛不由得有些泛红了。

    “诶,你这是怎么了?不会这么一丁点就感动哭了吧?”吴敌站在白凝霜身旁一会儿都见她没反应,于是伸出手在她眼睛挥了挥叫唤道。

    “他好可怜啊,老伴不在儿孙又出外面去工作,只能拿着老伴生前用过的轮椅推动来排解寂寞。”白凝霜轻轻的回应着。

    “是啊!”

    吴敌点了点头,附和道:“在华夏有很多老人都只能自己在家留守着,那只是一个缩影而已。”

    “他们好可怜啊!要不以后我们公司拿出一部分资金,成立个关爱老人的基金吧?这能就能发动很多志愿者,去陪这些老人们解闷聊天了。”

    白凝霜提议道,“还有我们可以多做些公益广告,让现在的年轻人多陪陪老人,毕竟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都听你的。”

    吴敌点了点头回应,他知道白凝霜一直都这么善良,无论是之前还是冷冰冰时候的模样,心灵最深处都特别的美。

    “同时我也很羡慕她的老伴,即使离去了,她一直都活在老爷爷的心中,这应该就是我想要的爱情了。”白凝霜感慨道。

    “好吧,可惜我却不能给你。”吴敌无奈的回应着。

    “砰——”

    白凝霜恶狠狠瞪了吴敌一眼,一记粉拳就打在吴敌的胸膛上,“滚,我才不要先丧偶呢!”

    “哈哈哈——”吴敌浪笑着,没想到白凝霜突然讲冷笑话的时候,模样还挺可爱的。

    “咚咚咚——”

    这个时候,白凝霜放在口袋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眉头不由就皱了起来,道:“是江羽龙打来的,他并没有换号码。”

    下一刻,她把目光朝吴敌望了过来,似乎在征求要不要接的意见。

    “接吧!”吴敌示意。

    白凝霜按了接听键,并开了免提,并没有主动说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钟,才用极其怨恨的声音诉说着:“你个臭ao子可以啊,私底下跟着一个实力很强大的保安混在一起,表面却装出一副生人勿进的冰冷,假装对男人很厌恶一样,没想到私底下确实个df!”

    吴敌一听江羽龙如此白凝霜顿时就怒了,刚想反驳什么的时候,白凝霜就对他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哪有如何?就算我是唾弃的潘金莲,你也对我垂涎三尺而得不到。”

    白凝霜锐利的回应着。

    “玛德——”

    电话那头的江羽龙听闻白凝霜如此说,顿时忍不住就暴怒了,“行,你个jian人敢往我伤口上撒盐,那就慢慢的等着霜叶集团破产吧!”

    “呵呵,说得好像你现在还是江家大少爷,未来继承人一样,现在恐怕你就跟条受伤的狗般躲在角落里养伤。连出来瞎逛,都害怕被人嘲笑吧?”

    江羽龙派人来暗杀一次,白凝霜也不会再给什么好脸色,怎么能让他伤口更痛就这么来。

    “臭ao子,原本我还打算着只要你离开吴敌,将他从身边赶走,我还会放过你一马。现在看来……你们两个就慢慢慢看着霜叶集团破产,然后被竞争对手蚕食,心疲力竭快要崩溃的时候,再被杀手给干掉吧!”

    江羽龙被白凝霜三番两次在伤口上撒盐,气得肺都快爆炸般嘶吼着。

    “你没吃错药吧?就你这失宠且没了江家身份的纨绔,也能跟吴敌比?还是回去多读两年书醒醒脑,在想着怎么应对我们的报复吧!”白凝霜毫不留情的数落着。

    “你——”

    江羽龙在电话那头语塞,好半响后更加恼怒的声音传来,“行,你们霜叶集团最近不是想要举行什么峰会,来应对我们江家离开的危机,共同寻找新出路吗?那我就让他们全都退出,毫不费力的就击垮你们!”

    嘟嘟嘟——

    江羽龙说完就挂断电话,听筒中传来一阵断线的声音,留下吴敌和白凝霜两个人面面相觑着。

    9292735477602990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