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受罚(4章)
    “大少,大少不好了!”

    江羽龙还没有从气头上缓过来,外边就传来一阵火燎燎的汇报声,甚至连敲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

    “何事?”江羽龙眼睛像血液般通红的扭过脑袋,恶狠狠地出声质问着道。

    不用下人汇报,他也大致能猜出对方究竟所为何事如此火燎燎的冲到这里来。

    看到那曝光出去的视频,也让江家的情报工作人员给注意到了。

    “少爷您看,在这几个主流网站,都出现了您的不雅视频。”

    下人有些怪异的望向江羽龙,但还是低下脑袋恭恭敬敬地开口诉说着,并地上手中的平板电脑。

    “我看尼玛——”江羽龙抓过平板电脑,直接恶狠狠就砸在地上,‘啪’的就砸得粉碎。

    他越想越愤怒,直接从原地蹦起来,‘砰’的一脚就踢在情报下人的胸膛上,无比气恼地爆喝着:“王八蛋,我平日没有亏待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然连一个小小人物的踪迹都找不出来,害得我被他弄得身败名裂,我还养你们这些废物来做什么?”

    “啊——”下人惨叫一声,只能委屈的望着江羽龙,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砰——”

    江羽龙抡起拳头,又狠狠一拳砸到下人的脑袋上,怒腾腾的咆哮道:“你们这群光吃不做的废物,我今儿非要弄死你们这些饭桶不可。”

    江羽龙火得就像一座熊熊燃烧着的火山一般,将被吴敌欺负的委屈,以及即将失去未来江家家主的不甘、害怕等都一股脑发泄了出来。

    “报——”

    突然这个时候,外边又传来一个下人急忙忙的高喝声,“大少,家主来电话了!”

    “什么——”

    江羽龙听闻家主来电话,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咪般猛地从地上蹦起一米多高。

    “完了。”

    江羽龙落地冷静下来好几秒钟后,旋即整个脸蛋都阴沉下来,嘟嚷了一声,身子就‘砰’的瘫软在地上。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人生失去了色彩,觉得四周围都演变成灰蒙蒙的一大片,完全没有了半点儿光芒。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江羽龙想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就从云端跌入谷底。

    他相信家主给自己打电话,恐怕就开始质问和责罚自己的,甚至有可能被驱逐出江家。

    “为什么——”江羽龙眼神直勾勾盯着天花板,不甘的大声咆哮着。

    他眼角慢慢泛出了不甘、悔恨、怨恨、不解的深情,两颗眼泪慢慢滑落下来。

    打死他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一个八大豪门的大少爷,就这么被吴敌一个小保安给弄死了。

    同时他也后悔无比,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开眼,去招惹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保安。

    假如世界上有后悔药,江羽龙绝对不会再去选择与吴敌作对,也不会钟情与白凝霜这么一个臭ao子。

    玛德——

    假如他能成为江家的家主,那想要多少女人没有?想要什么姿色的女人没有?

    即使不能成为家主,光凭江羽龙闲着江家大少爷的地位,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愿意为他献身。

    没想到……

    如今这一切全都毁了。

    “大少爷……大少爷……您……您的电话——”拿着电话的下人见江羽龙倒在地上,连忙蹲下来把话筒贴近耳朵。

    江羽龙瘫软的倒在地上,四目茫然的望着天花板,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也没有理会耳旁的电话。

    “羽龙——羽龙你给我说话啊!”

    “江羽龙,你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这种不雅的视频曝光到网上?”

    “江羽龙,我们江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很快就会成为全京城甚至全华夏所有势力眼中的笑柄,难道你就不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话筒中,传来一阵阵现任家主的喝斥声,显得无比愤怒的那样子。

    江羽龙是大少爷,现任家主正好是他的父亲。

    “对……对不起!”江羽龙眼角滑下来的泪水愈来愈多,好半响后意识才恢复过来,声音低低极其难受的道歉着。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

    话筒中,现任家主江镇山的声音再次愤怒的传了过来,厉喝道:“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江家的一份子。我们江家不要懦夫,你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给我讲出来!”

    “对不起,我让江家蒙羞了。”江羽龙越来越难受,真是恨不得找块砖头撞死算了。

    他知道事情爆发以后,从现在开始估计所有人都会用异色的眼光看着自己。

    他的形象,江家的形象都跟着毁了,无论怎么解释和掩饰都没有用。

    “你个混账东西!”江镇山听江羽龙只是在电话那头难受的道歉着,气得好似能从电话中蹦出来把人杀死一般,“好的不学,你竟然去学坏了,我这把老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我不是故意的,是别人用武力逼迫我……”江羽龙忍不住哭了出来,并把事情的的原委给说了出来。

    “王八蛋——”

    江镇山暴怒,“我早就和你说过以德服人,叫你不要随便仗着自己有点权利去欺负人你还不听,现在吃亏了吧?”

    江镇山在电话那头骂完,随后气鼓鼓道:“你是我儿子,被人欺负成这样,这口气我咽不下。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出掉这口恶气,用他的鲜血来洗刷我们江家的耻辱的。”

    “谢谢爹,谢谢家主。”江羽龙听闻江镇山愿意替自己出头,更是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哼!”

    江镇山愤怒的哼了一声,恶狠狠道:“事情不管对错,你这个当事人让我们江家蒙羞,我不可能因为你是我儿子就能徇私枉法。现在自己乖乖来灵堂前受罚,然后从此脱离江家,再也不和我们有半点儿关联。”

    “爸——”江羽龙听闻父亲要自己脱离江家,哭得更加伤心,想要出声哀求挽留着。

    他刚呼唤完父亲,江镇山就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现在马上给我滚到灵堂来。我亲自动用家传之宝,对你责罚驱逐,否则将不能服众,也不能堵住那些等着看我们江家笑话人的嘴巴!”

    “是!”

    江羽龙应喝一声,满脸泪水和不甘,但还是坚定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去灵堂受罚。

    同时他内心里面,对吴敌和白凝霜更加怨恨了。

    江羽龙紧紧拽着拳头,嘶吼道:“行,既然你们弄得我身败名裂,那我也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9292735477600372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