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好美(1章)
    “这……”

    吴敌懵逼了,脑袋都没有转过来,只觉得鼻前没人香气更浓了,自己的嘴巴更是被一片薄薄的柔软给堵上。

    “轰——”

    吴敌体内的燃烧着的熊熊火焰再次爆炸,更为滚烫的热浪席卷他的全身。

    刹那,他整个脑袋都变成一片空白,条件反射的就将搂着的白凝霜翻过来压在身下。

    “呃——”

    吴敌动作有点大了,白凝霜原本侧着的脑袋翻过来碰到地上,令她疼得忍不住皱眉低吟着,脸上显露一些痛苦。

    “对……对不起!”

    吴敌听闻白凝霜的痛叫声,出于害怕她受到伤害的心理,人瞬息就清醒过来,慌忙出声道歉并出声询问着,“你……你没事吧?”

    吴敌那被邪火充斥的脑袋清醒不少,想到自己差点就控制不住干出那样的事情,后怕的同时体温也下降了不少,像是被人泼了盆冷水一般。

    他……他要是把白凝霜给办了,两个人关系就发生质的转变,到时候该如何面对啊?

    吴敌到现在都没有处理好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有个苏轻眉等着他去负责。

    这要是办了……恐怕他心里就多了份责任和忧愁。

    “我……我没事!”

    白凝霜见吴敌突然停止下来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脸蛋看,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一抹羞涩的红晕。

    她美眸出现一团水雾,稍稍扭过脑袋不敢直视吴敌那贼溜溜的目光。

    显然,她也意识到刚才即将要发生什么……

    “你好美啊!”

    吴敌看到白凝霜脸蛋潮红得和个熟透的红苹果一般,顿时就觉得美艳无比,忍不住出声夸赞着。

    习惯了她平日那副冷冰冰的俏脸,以为就是个毫无情感的冰山石女。

    突然看到白凝霜动情得脸蛋发烫和害羞,整个人都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哼。”

    白凝霜听吴敌这么夸赞自己,顿时就更加害羞的将脑袋扭过一旁,故作生气的娇嗔着。

    “咕隆——”

    吴敌咽了咽口水,再也控制不住的轻轻咬了一口那如熟透的水蜜桃。

    牙齿仅仅触碰并没有甘甜的汁液溢出来,可吴敌却觉得比吃到什么仙桃还要美味,整个人心神都飘到云端,陶醉得美滋滋。

    “呼——”白凝霜沉重的呼吸着,鼻子喷出滚烫的气息,水雾弥漫的美眸又紧闭着。

    她红彤彤的俏脸上稍稍显露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欣喜、欣慰,以及一些幸福色彩。

    现在的白凝霜,估计就跟所有要把身子托付给自己心爱男人的女孩子一样,内心深处是幸福的。

    “对不起。”

    吴敌附到白凝霜的耳朵旁,歉意浓浓地对她说道:“我不能保证你的未来,也不一定能对你负责,所以……我不能去伤害你。”

    “我不在乎。”白凝霜弯弯如月的睫毛颤了颤,低声的喃喃开口说,“也不需要你负责,只要能拥有你,我就感觉很幸福很幸福了。”

    “真傻!”吴敌溺爱的摸了摸白凝霜的脸蛋,满是苦涩的感叹着。

    他知道此刻的白凝霜,全身心都是自己的,对于自己的爱,已经融入血液刻进骨髓里。

    吴敌知道白凝霜这辈子估计很难在忘掉自己了,可他还是不愿意去伤害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

    “我乐意。”白凝霜薄薄的樱唇轻启。

    “我不乐意。”吴敌强忍住自己的熊熊燃烧的邪火,还是不愿意去伤害着白凝霜,“我不仅仅不能保证能给你未来,甚至……有可能以后让你在见到我的机会都没有。我是个危险人物,也是个脑袋拴在裤腰带的人随时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不能让你后半生的日子都活在思念和沉痛里。”

    吴敌知道白凝霜是个保守的女人,也是那种很倔强忠贞不渝的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很难在爱上第二个人。

    她要是全身心都托付给了吴敌,得知他出了什么大危险或者离开人世,估计全身心都会崩溃。

    兴许,她一辈子都活在过往的美好,以及失去的疼痛中走不出来,陷入无限的煎熬。

    吴敌他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绝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以及深爱自己的女人承受这种悲痛。

    那实在是太残忍了!

    “嘘——”

    白凝霜做出一个禁声的举动,随后樱唇就堵了上去,示意吴敌不要在胡说八道。

    吴敌察觉到嘴巴前的柔软,差点又控制不住自己,但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飞速抽离脑袋对白凝霜说:“我说的都是实话,也非常担忧把你伤得更深。”

    “我不在乎。”白凝霜倔强着。

    “我在乎。”吴敌板着脸厌严肃地回应道,“因为你是我深爱的女人,所以我不想这样做。”

    “真的吗?”白凝霜听闻吴敌说自己是她最深爱的女人,脸上浮现欣喜的质问着。

    吴敌点了点,重新调整好睡姿,稍稍与白凝霜的身体拉开距离,轻声的说道:“先闭上眼睛睡一觉吧,我们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想着怎么离开这里,脱离好危险再说。”

    “嗯。”白凝霜点了点头,语气充斥着深深的遗憾,但见吴敌不想行动,也只能就此作罢了。

    她一个女孩子的,总不能主动行动吧?

    ……

    出了这样的意外,两个人心绪都复杂无比,虽说躺下来休息,但没有一个人睡得着。

    他们没有在说话,各自整理自己的思绪,只有通过那稍稍有些沉重的呼吸以及翻来覆去,可以判断出彼此都没有进入熟睡的状态,正在胡思乱笑着。

    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在说话,一夜无眠与沉默到天亮。

    幸运的是,江羽龙派出来的那群老祖级杀手们,并没有追击到这里,山洞外也没有半点儿动静。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可能没有追上来,或者追击错方向误认为吴敌跑到县道上拦车离开了。

    ……

    “呼——”

    吴敌将白凝霜从自己的怀抱里推开,来到山洞外仔细观察一番,发现四周围都静悄悄没有什么大型动物活动,忍不住就松了口气。

    天亮了,他远远就可以眺望在山脉两公里外那条县道。

    县道车流量开始变多,几乎两三分钟就可以看到一部车子划过。

    “走吧,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

    吴敌返回去对着白凝霜轻轻呼唤一声,竟发现她在自己离开的一瞬间睡着了。

    吴敌将白凝霜从抱起离开山洞朝县道走去,拦了部朝目的地所在的方向行驶的车子,同时注意力也变得格外集中。

    他知道若没有意外,县道前后两个方向,估计都被得知找不到自己踪迹的江羽龙派人埋伏了。

    9292735477595829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