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冷(5章)
    “我……我……”

    吴敌内心剧烈颤动着,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后,终于决定不再隐瞒,“没错,我就是吴敌!”

    事到如今,他想要在隐瞒已经没有意思了。

    白凝霜已经知道这是一种,且看到缺口的内部还是层光滑的皮肤。

    要是吴敌不承认,实在想不出应该编什么理由,才能隐瞒过去了。

    特别是一旦白凝霜要求撕开那层面具,除非吴敌会变魔术般的换脸,否则迟早都会暴露。

    “你……你……你真的是吴敌?”白凝霜听闻吴敌主动承认的声音,脸上布满了震惊,美眸颤动几下,激动得说话都有些不太自然。

    她早就怀疑吴大吊就是吴敌,也做好了心里准备。

    可是怀疑和早有所料跟听到亲口承认,所带来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哇——”

    下一刻,白凝霜又控制不住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忍不住的就放声大哭,好似蓄势已久的火山爆发般,眼泪哗啦啦直流着。

    “诶诶诶……凝霜你别哭啊!”吴敌看到白凝霜突然哭得这么伤心,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慌乱的对她安慰着。

    吴敌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子哭了,特别还是自己比较在乎的女人,那哭声一响,瞬息像半条命都没有了般。

    “呜呜呜——”

    白凝霜越哭越伤心,声音哽咽的抽泣着,“我就知道是你……就知道一定是你,否则别人不会这么对待我的,也没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凝霜,你别哭了好吧?看到你哭,我这心慌得像是面对千军万马一般。”

    吴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不断出声对白凝霜安慰着,用手去帮她抹着眼泪。

    “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刚才我问你这么多次,都不肯承认自己是吴敌?”白凝霜伤心的对吴敌质问着。

    “对不起。”

    吴敌歉意回应着,“我害怕你知道我真实身份后生气,也害怕你感情用事,而把原本的一线逃生希望给摧毁。”

    他顿了顿,语气重重道:“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所以只能伪装,怕我们两个人坦诚相待后,反而会更加尴尬。”

    “砰——”

    白凝霜伸出粉拳在吴敌结实的胸膛上重重击打一下,无比委屈、怨恨的骂嚷着:“你这混蛋,弄得我好苦啊!”

    “对不起。”吴敌再次歉意回应,虽然他知道说对不起根本没什么用,但千言万语也只有这三个字最为合适。

    “砰砰砰——”

    白凝霜伸出粉拳一顿挥打在吴敌的胸膛上,可能想起往事也有可能生吴敌刚才不承认,害怕一辈子都不知道答案的气。

    她压抑得太久,所以此刻迫切的需要发泄出来。

    “呜呜呜——”白凝霜捶打了十几秒钟,就张开手臂结结实实的抱住吴敌,“为什么你这么爱我,却又让我伤心呢?”

    “对不起。”吴敌还是只能说出这三个字,然后也张开双臂把白凝霜抱住,“是我的错,我就是被拉出去枪毙十分钟,都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

    “呜呜呜——”

    白凝霜泪水狂流着,死死的抱住吴敌,生怕他离开一般,抽泣着:“你知不知道我真的特别特别的爱你,也特别特别的恨你?”

    吴敌早就看出白凝霜内心还是有自己的,不仅仅是因为见面而爆发出来的怨恨。

    他也知道恨得也深,曾经爱得也就越深。

    所以心里才会愧疚,才会想到伪装到白凝霜身边当保安。

    “其实……其实我也爱你。”

    吴敌将脑袋埋在白凝霜的肩膀上,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我情商很低,害怕你在和我开玩笑,也害怕自己的真心被你无情践踏。你约我去咖啡厅的前几天,柳宁来找过我,说我们中了相思蛊,因此才会相爱。”

    他顿了顿,继续补充说:“柳宁说他不想再看你伤心,还要把你抢回去,所以解了你的毒蛊。我以为你约我去那家咖啡厅,就是要宣布你和他在一起,然后侮辱我的。谁知道……那是想对我表白。”

    “呜呜呜——”

    白凝霜越哭越伤心,越想约难过,“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向你表白,做了多少心理准备,和赞了多少勇气才敢跟你表白吗?”

    “对不起,是我情商太低了,我保证以后不会犯这种错误了,你就原谅我吧!”吴敌愧疚说道。

    白凝霜哭得梨花带雨的点点头,眼神期盼的望着吴敌说道,“以后,你能像这样一直保护我吗?”

    她早就不生吴敌的气了,从带着自己死命奔跑,从高架桥上跳跃下来,从鬼门关上一次次把自己拉回来。

    她更希望能这样永远的和吴敌在一起,不分开、不分离。

    “对不起。”

    吴敌又歉意地说道:“你知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且她同样很爱我,甚至能为我付出生命。我虽然很爱你,但是我绝对不能做伤害她的人渣。”

    “哇——”白凝霜听闻吴敌这么说,顿时更加伤心的大哭,死死的紧抱着他,两个人的身体好似都要融为一体。

    她抱得非常紧,那对温柔乡压得吴敌胸膛软绵绵的,感觉被包裹得都无法呼吸了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次次的让我喜欢你,却又不能和我在一起?”白凝霜伤心的质问着,眼泪都被吴敌的肩膀湿透了。

    吴敌看到白凝霜如此伤心,且自己一次次给了她希望后转而带来的都是失望和伤害,心理也是难受无比。

    他将白凝霜抱得更紧了,很是歉意的回应着,“我不想让你难过,却一次次让你难过。我也想和你在一起,除了苏轻眉那层关系,还有很多很多东西不能告诉你,但你知道我本质是不想让你难过的。”

    “难道我注定一生都得不到你了吗?”白凝霜抬起脑袋,眼神坚定的质问。

    “不知道。”吴敌难受的摇摇头,心乱如麻。

    “那你出去放哨和打电话吧,我想静一静行么?”

    白凝霜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那好吧。”

    吴敌应喝了声,就让白凝霜先在这里静静。

    他出洞口四周围想要打电话,却发现一格信号都没有,且四周围静悄悄,好似江家老祖们都没有追过来一般。

    吴敌知道他们一定不会放弃追杀,只是有可能没找对地方,甚至沿着马路去寻找。

    他不敢放松,坐在门口警戒着。

    “吴敌,我冷!”

    不知过了多久,洞内传来白凝霜的呼唤声。

    9292735477588825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