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毁灭(3章)
    晚上九点,邕城机场。

    吴敌随着白凝霜朝出租车候车区走去。

    好一阵子前,吴敌从江城重回京城的时候,一部注意就上了一部按有炸弹的车,是北方李家派人的人,但好在个人实力过强有惊无险的度过去。

    吃了一次亏,吴敌再也不会犯相同的错误,因此每一次乘坐出租车前,都格外的注意,不会和之前那般犯着同样的错误。

    “邕城大酒店。”

    吴敌确认出租车没有什么危险,就让白凝霜上车,并轻轻出声对着司机吩咐着。

    此刻天色已经很晚,再去见那个采购一万台热水器的老部长,就有些不太合适了。

    他们只能先找个酒店歇息,明早在看看老部长有没有空一起出来吃早餐,或者中午谈完事情后在吃午饭。

    “嗯?”

    车子行驶了两公里多,吴敌立马发现周围环境的异常,察觉有四五部怪异的车子从路边跟上自己。

    他们车牌的颜色看起来跟真车牌差不多,可洞察能力超强的吴敌,还是看出了这些车牌都不是真车牌,而是高仿车牌。

    真车牌和还是有区别的,老交警远远一看就知道那部车子是套牌了,同样吴敌也拥有这样的能力。

    突然跟上来五部车子,且均套了牌,脑子正常的人随便一想都知道问题大大的。

    “师傅,前方路况怎么样?偏僻还是比较繁华?”

    吴敌对邕城不太了解,于是对出租车司机询问了起来。

    “过了这座大桥,前方有十几公里的道路比较偏僻,毕竟机场都设立在郊区外。”出租车司机回应着。

    “那赶紧靠边停车!”

    吴敌想起机场很偏,且收费站以外的高速路都没有路灯,于是连忙出声对司机说道。

    “小伙子,这可是高速啊?”司机大叔不解的扭过脑袋,完全想不明白吴敌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求靠边停车。

    “快,有危险,不然有可能你都会死!”吴敌板着脸厉声嘶吼着,直接说出了最根本的原因。

    “啊——”

    出租车司机愣了一下,随后看到吴敌那副不容置疑的模样,以及听到事关自己的生死,于是连忙打了靠右的闪烁灯,打算在安全应急车道停下来。

    白凝霜听闻吴敌这么一喊,本能的也紧张了起来,身体都是紧绷的。

    “该死——”

    吴敌透过两个后视镜观看,发现后方跟着的五部车子见到出租车靠右打边灯,似乎察觉停下来的意图般,猛地加速朝它撞了过来。

    “加速!”

    吴敌板着脸厉声对出租车司机高喝着,真是有些怨恨为什么刚才自己不坐在副驾驶上,否则都可以直接挤过去替司机开车了。

    “啊——”

    司机大叔愣了一下,随后看到后视镜急速冲撞过来的车子,惊叫一声就猛地来了一脚地板油。

    “轰——”

    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传来,桑塔纳就电射般蹿了出去。

    可它加速性能还是太慢了,又是察觉到后方车子急加速想要撞击后,才提速想要甩开。

    “砰——”

    后方那部迅疾呼啸而来的车子,直接结结实实撞在想要逃走的桑塔纳后方。

    瞬息,整个桑塔纳的车尾凹进去一大截,庞大的车身被撞出去四五十米,在道路上‘砰砰砰’翻转一会后,就重重摔在应急车道旁的水沟里。

    桑塔纳的后备箱直至后排乘坐的空间都彻底塌陷,扁平得好似只剩下车头和前排。

    车子在地上剧烈撞击和翻滚几次,车头几乎也摔得破破烂烂发动机塌陷。

    “砰——”

    桑塔纳后半断都被都被压扁汽油泄露出来,钢铁摩擦地面燃起的火星,直接点燃地面上的汽油,并让残破的车身发生爆炸。

    司机大叔已经死了,后面受到猛烈撞击,他的头部狠狠砸在方向盘上,瞬息就爆裂成几半,脑浆四射的乱飞着。

    他的眼珠子飞了出来,眸光中还闪现一丝疑惑时,似乎对自己为什么会死,后方车子怎么会撞上来,还充满一丝疑惑。

    “磁磁磁——”

    另外四部车子在撞击现场附近剧烈踩了急刹车,随即‘砰砰砰’打开车门,冲出来十几个持枪黑衣人。

    那部撞击了桑塔纳车头塌陷的车子,四个车门都打开蹦出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人。

    他们并没有朝破烂不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桑塔纳追去,而是齐齐把目光放在第一撞击位置旁边紧急道路下方的排水沟里。

    因为在车子快要发生撞击的时候,他们看到出租车后车门打开,接着有人影从里面蹦了出来。

    “王八蛋——”

    落入水沟的正式抱着白凝霜跳跃的吴敌。

    他刚刚从排水沟中站立起来,确认被自己搂住的白凝霜没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后,顿时忍不住就暴怒了。

    吴敌不仅仅恨后方追击的杀手对自己和白凝霜下手,还恨他们杀死了一个无辜的司机。

    快坠落水沟的刹那吴敌电射般扭过脑袋看了正被撞击的桑塔纳一眼,就看到司机大叔脑袋砸在方向盘上,旋即脑浆混合物四溅的场景。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颗眼珠子飞射出来,所还蕴含着的眼神。

    那是充满疑惑、充满不甘甚至是委屈。

    本来这件事情跟司机大叔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他仅仅是开着出租车载客养家糊口混口饭吃。

    不曾想!

    因为这伙人迫不及待的暗杀,从而丢掉自己的性命。

    上车之前吴敌有看到中控台上方的内后视镜挂下来一串四四方方的相片挂坠。

    那一张张相片是一个笑容很清纯甜美的小女孩,以及一个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女人,甚至他们两个和司机大叔的合照。

    如果没有猜错,那两个就是司机大叔的女儿和妻子,他把她们照片挂在车上,想必就是在提醒自己开车的时候遵纪守法不要乱来,家里还有女儿和妻子等着他。

    正是因为这样,吴敌一开始才会选择坐上他的出租车。

    没想到……

    最终意外还是找上了司机大叔,那串被视为行运符的照片,临死之前都没有看到一眼。

    ……

    “该死的混蛋——”

    吴敌胸膛燃烧熊熊火焰彻底怒了,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和白凝霜,还有司机大叔和那一对母女。

    是他们一个撞击,就摧毁了一个幸福家庭!

    9292735477581890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