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拜金(5章)
    小雪身边还有个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胖子,胖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那鲜亮的程度,至少是几千块钱一套的衣服。

    他脖子上还带着一串拇指大的金项链,拇指上带着一个价值上百万的玻璃种扳指,十足的暴户模样。

    不是暴户就是偶有一点小钱,害怕别人因为他不够牛x,就把自己打扮成一副十足暴户的模样。

    “刘小贱,你怎么会在这里?”小雪抬起了脑袋,眸子闪过一丝惊恐和诧异,旋即消失不见又变成了愤怒。

    “小雪,这半年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打你电话老是不接?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吗?”

    刘小贱面露激动神色,来到小雪的面前,像是心里有无数委屈一般,看到泄点就疯狂倾泻出来。

    吴敌带领的安保队见刘小贱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于是齐刷刷的把眸子给望了过来。

    ……

    “小雪,他是谁啊?”

    暴户胖子抬眼看着突然到来的刘小贱一眼,满是疑惑地开口质问着。

    “以前的男朋友。”小雪轻描淡写的回应一句,化满浓妆的脸蛋没有显露其他情绪,像是吃饭喝水那般轻描淡写。

    刘小贱从刚刚见到小雪的信息中反应过来,随后脸色阴沉略有些愤怒的望向大腹便便的暴户,“小雪,他是谁?”

    “我男朋友!”小雪微笑着回应,还主动伸手搂住暴户的胳膊,似乎有些炫耀的那样子。

    “他是你男朋友,那我是什么啊?”刘小贱一听顿时就愤怒了。

    “以前年轻不懂事交的男朋友,现在你爱是什么就是什么。”小雪勾起嘴角冷笑着,丝毫不在乎刘小贱的感受。

    他们两个人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现在小雪的反应,感觉就像和一个跟自己有仇恨、或者极其讨厌的人说话一般。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小雪这反应着实让人寒心啊!

    ……

    “小雪,半年前你突然离我而去,手机号码始终关机,扣扣和威信都把我拉黑了,难不成就是因为他吗?”

    刘小贱怒了,指着暴户怒瞪着小雪质问道。

    “没错。”小雪丝毫不惧的回应着,“因为我感觉到和你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幸福,所以就离开了!”

    “玛德——”

    刘小贱怒了,指着小雪骂嚷道:“和我没有幸福?特么的,我每个月工资几乎都给你买了化妆品饰,有什么好吃的都想到你率先给你吃,难道这样的日子还不够幸福?”

    “呵呵,一个月四五千块钱的工资,减去生活费的两三千块钱可以买什么东西?够一套雅诗兰黛正品状吗?够一根香奈儿口红吗?够一套雪纺蚕丝裙子吗?”

    小雪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忍不住就出声狂嘲笑着,“又或者能上四五星级酒店吃顿像样的东西,在上面睡上一晚行么?”

    “你——”

    刘小贱顿时被气得完全说不话来。

    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红着脸嘶吼道:“钱钱钱,难道你眼里就只有钱吗?”

    “是啊,我就爱钱又怎么样?”小雪冷冷嘲讽着,接着把目光望向暴户,对着刘小贱说道:“你知不知道七哥随便送我一条项链就是上万块,一条裙子就好几千、一套化妆品就三万多,这些你做得到吗?”

    “玛德——”

    刘小贱怒了,恨不得冲上去扇小雪几巴掌,红着眼睛厉喝道:“我特么能为了让你拥有心仪的衣服而吃着泡面,我能为了能让你多吃点好吃的东西,把自己所有社交甚至最喜欢的香烟都少抽很多,他能为你做到这些吗?”

    “这都是我的真心,而我真心实意所付出的一切,就换来你这么对待我?”刘小贱眼神喷火的望向小雪。

    “真心是是什么?能吃吗?还是能用来付款?”小雪勾起嘴角讥笑着。

    ……

    “玛德,这ao子实在是太特么势利眼了!”

    “走,咱兄弟被人欺负成这样,过去找他们理论去!”

    “草,若不是杀人会犯法,老子都想直接把这臭女人剁成肉饼拿去喂狗。花了别人的钱,竟然还反过来嘲笑别人穷。”

    安保部的弟兄们都看不下去了,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就要过去找小雪和暴户理论。

    “给我回来!”吴敌看到他们躁动,立马出声制止了他们的行为。

    众人齐刷刷的扭过脑袋,脸色充满了不甘。

    “大吊哥,那对狗男女都把我们弟兄数落成这样,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也是,今儿要是不帮小贱出这口恶气,我特么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吴敌面无波澜,板着脸严肃警告:“谁要是敢乱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直接把它们踢出保安队了。”

    众人听吴敌这么一说,一个个不甘的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乖乖坐在了椅子上。

    ……

    这边传来躁动自然吸引了小雪和暴户的注意力。

    当他们看到这么多保安想要过去帮刘小贱时,脸上还是显露出一丝害怕。

    不过看到吴敌理智的制止住他们,又命令不准谁过来帮忙,瞬息那么害怕就消失不见了。

    “哟呵,没钱就算了,还想动手打人,这果然就是没素质的穷人才拥有的悲哀。”

    小雪确认没什么危险了,又冷冷地对着刘小贱嘲笑道:“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在东区那边一个公司当保安,现在你还是一个保安。你说假如我跟了你,会有幸福吗?”

    “玛德——”

    刘小贱气得真想动手打人了,但还是隐忍下来,无比愤怒地骂嚷道:“你要怎么数落我都可以不介意,你要嫌我穷离开也行,我绝对不阻拦因为这事你的自由。但你离开的时候能不能打电话或者个短信告诉我?为什么要一个招呼都不打的就离开?你知不知道在这段找不到你的日子里,我有多么难过和沮丧吗?你知不知道我会满大街的去寻找你的消息,疯狂的打你电话,绞尽脑汁的去想着怎么才能找到你。”

    他顿了顿,又用着更加愤怒的声音咆哮着,“难道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连你离开的时候,都换不来这么一丝丝怜悯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