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低调(4章)
    “喂。”

    很快,电话那头就传过来白凝霜久违的声音。

    她的声音很淡很冷,像是几十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人般,不带一丝感情,又或者已经忘记这么通过语言显露自己当前的心情。

    仅仅是听了一声,吴敌就懵了。

    他恨不得抡起手大手狠狠朝脸蛋狂扇几巴掌,然后暗骂自己是个超级大混蛋。

    这特么还是人类的声音吗

    ……

    “谁啊?不说话我就挂了。”

    电话那头的白凝霜迟迟得不到回应,又冰冷冷说了句。

    “凝霜,是我。”吴敌害怕白凝霜挂掉然后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一般,条件反射的回应出来。

    “哦。”

    那头的白凝霜应喝了声,随即吴敌的手机听筒里面就传来‘嘟嘟嘟’的断线,显然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卧槽——”

    吴敌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就忍不住瞪大眼睛,惊得来了句粗话。

    白凝霜这是有多讨厌他啊?才知晓身份,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拿起手机又回拨过去。

    彩铃响起了一会儿,很快就传来一阵冰冷冷的机械声,“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吴敌:“……”

    妈蛋,又被白凝霜给挂断电话了。

    “哼,我就不信你不和我讲话。”吴敌拿起手机,发了狠般就朝刘妍手机拨打过去。

    很快又被挂断了。

    吴敌不信邪,继续拨打,然而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喂——”

    待吴敌拨打第六次的时候,那头终于传来一阵娇喝声。

    “凝霜……不,是刘秘书。”吴敌听到声音,条件反射的以为是白凝霜,条件反射的打招呼着。

    仅仅半秒钟,他就反应过来接电话的人不是白凝霜,而是刘妍。

    想来白凝霜一直挂断电话的同时,还主动去把手机还给刘妍,到她了才接听。

    “我都说了你还不信,害我又被白总给骂了。”刘妍在电话那头极其委屈的回应着。

    显然,她已经离开白凝霜有一段距离了。

    “word姐啊!我就真的有这么讨厌吗?”吴敌痛苦的捂着脑袋,委屈着都想放声大笑地哭出来了。

    “你说呢?”刘妍回应道。

    “哎——”

    吴敌无奈地叹了口气,满是好奇对刘妍质问道:“刘秘书,你说我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去哄凝霜开心呢?”

    “这我怎么懂?祸是你惹出来的,你不去想解决的办法,问我有用吗?”刘妍不满地回应。

    “这个……”

    吴敌语塞了两秒钟,才徐徐回应道:“俗话说女孩子心你别猜,所以我就只能请教你们女孩子了。我想,应该会有共同点吧。”

    “我不知道,这可是心病,我又不是白总怎么你想到她需要的是什么?”刘妍说道。

    “好吧。”

    吴敌无奈努了努嘴,“刘秘书,今天谢谢你了,改天有空了我在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刘妍满意回应。

    “那个你们什么时候从外地回来?我在江城的时间也不是很多,只剩下五天的时间了。”吴敌好奇问。

    “不知道,原本计划是这两三天内,不过白总被你这么一打扰,她还按不按计划行事,那就难说了。”刘妍答道。

    “那好吧。”

    吴敌满是无奈地回应道:“那你们回来了,记得私底下给我打个电话。”

    “我知道了,这头还忙先这样。”刘妍回应了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哎——”

    挂断电话,吴敌望着手里面的手机重重叹了口气。

    他原本想继续给白凝霜的手机拨打过去,不过想到她如此讨厌自己还是算了吧,没准让厌恶程度骤然增加。

    就算白凝霜接听,很多话在电话那头也说不清楚,需要在现实中才能完全讲诉出来。

    “呼——”

    吴敌长长出了口气,甩甩头把自己的沮丧心情给扫得一干二净。

    同时他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把白凝霜的病给治好,让她不再讨厌自己。

    就算讨厌,也不能露出这幅冰山般的神情来。

    这是病,久了对身体不好!

    ……

    “停下!”

    “这里是私人别墅园,闲杂人等不能入内。”

    姜家别墅园,门口八个保安看到一部没上牌的崭新宝驴310朝这边行驶过来,连忙做了个停车的手势,远距离警惕着。

    他们姜家身份可不一般,平日进进出出的都是上百万的豪车,最差劲的也是某些领导来拜访的奥迪a6,啥时候有过宝驴了?

    还特么是最便宜的宝驴310,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我啊,你们不认识了吗?”

    主驾驶车窗降下来,吴敌熟悉的脸庞就浮现在八个保安的眼中。

    “啥?是姑爷……不,吴哥来了?”

    “吴哥,您怎么开着破车啊?且看起来像新买的一样。”

    八个安保反应过来,纷纷出言打招呼。

    由于之前吴敌和姜初柔在客厅那次大胆的‘啪啪啪&039;,加上后来救了老爷子姜正义一命,下人、安保们早就把吴敌当成未来姑爷来看待。

    只是没拜堂,姑爷二字不能随便叫。

    “嘿,我就嫌打车麻烦,早就想买部车代步。刚才路过车行,就顺手买了。”吴敌微微笑着回应。

    豪车破车在他眼里都是车,作用还是挡风遮雨的代步工具,在这么赌的路况下,豪车又不能飞着走。

    “吴哥还真是低调,是我辈学习的楷模。”

    “是啊,富而不骄,连我们可能都不会买宝驴,偏偏吴哥就给我们树立了个好榜样。”

    安保们对吴敌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呵呵,柔柔在家吗?”吴敌问道。

    “在在在,吴哥你快进来吧,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坏人来打主意呢!”安保们连忙回应道。

    ……

    吴敌停好车,就朝那栋姜初柔一家三口居住的洋别墅走去。

    进入客厅,里面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只有那只叫做‘蠢货’的哈士奇看了吴敌一眼,见到是熟人又趴在地上睡觉。

    “姜初柔——”吴敌叫唤了几声,并没有半点儿回应。

    “怪了,着小罗莉去哪了?”

    吴敌疑惑的挠了挠脑袋,往二楼的房间望去,“难不成在房间里面?”

    说着,他就抬步朝二楼走去。

    “啊——”

    吴敌刚准备敲门,房间就被人突然打开,接着爆发出一阵堪比杀猪般的惨叫声。

    92927354773251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