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手都轮不到你摸(1更)
    轰——

    吴敌一听,体内像是有火药桶给炸开一般滚烫无比,只觉得喉咙一阵干燥,鼻子喷出来的热气夹杂着一丝丝血腥味。

    “呼——”

    吴敌暗暗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还没开口,牧雨寒又用着娇滴滴重复质问道:“究竟是想还是不想吗?”

    “想——”

    吴敌要说不想,那不是对一个美女的侮辱?

    “既然想,那你来呗?”牧雨寒微咪着双眼、眸中水波荡漾,纤细的手指朝吴敌勾了勾。

    “咕隆——”

    吴敌暗暗吞了个口水,接着故意笑得很灿烂,把所有尴尬都化解开,“行了,咱也别相互开玩笑了,我又不是傻子,真要伸手过去,估计马上被金银白骨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哼,胆小鬼。”牧雨寒撇了撇嘴,就将脑袋转过另外一边去。

    “雨寒你也别胡闹了。”

    牧糖醇连忙站出来,继续安抚两个人说道:“香槟也开好了,赶紧吃饭吧,再过一会儿菜都凉了。”

    ……

    这顿饭吴敌都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吃完的,牧雨寒老是用着愤愤的目光瞪着他。

    搞得吴敌都想朝她大吼,不就是不小心碰一下嘛,要不老子让你摸回来吧!

    “你小子终于出来了吗?”

    吴敌刚和牧家两姐妹走出餐厅大门,阴风四雄的韦索南就和同伴迎了上来。

    “有事?”吴敌皱起眉头疑问。

    他有特别注意到,之前餐厅内的几十个聚灵武者都没有离开,有的吃完了还坐在椅子上,有的则是来到外边停车场隐藏在车内。

    想来,他们早就明白韦索南不会轻易放吴敌离开,在这里等待着他们战斗。

    “现在饭也吃饭了,可以跟我过上几招了吧?”韦索南没直接了当就把目的说出来。

    “呵呵。”

    吴敌还是冷冷笑笑,玩味的望向猥琐男说道:“我都说了,只要你承认自己是只猴子,我就不介意耗费点时间去耍猴。”

    “混账!”韦索南怒了,二话不说就拿起拳头,朝吴敌脸上砸了过来。

    “砰——”

    吴敌张开大手一把就将韦索南的拳头给扣住,讥笑道:“看来你还真承认自己是个猴子啊!”

    “你……”

    韦索南暴怒,想要在干什么的时候,餐厅门口的保镖连忙赶了过来,板着脸怒斥道:“两位先生,餐厅门口不准动武,你们要有什么私人恩怨,请到别的地方去吧!”

    吴敌一把就把韦索南的拳头给推开,耸耸肩露出满脸的无辜。

    “哼!”

    韦索南收回了拳头并没有在动手,只是板着脸愤愤的瞪着吴敌。

    显然,他也害怕这个餐厅幕后的老板。

    “走吧。”

    吴敌扭过脑袋跟着牧家姐妹说了一声,径直走向来时乘坐的保时捷。

    “怂货,还说自己是什么身经百战的超级兵王呢!”韦索南不甘吴敌这样离开,又对着他的背影吼了声。

    吴敌只是微微笑着没有说话。

    牧雨寒却突然扭过脑袋对着韦索南吐了吐舌头做鬼脸道,“样子那么猥琐,也配让我们家吴敌哥哥出手,先去棒子国整个容吧!”

    “什么——”

    韦索南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咪般,猛地就蹦起一米多高,身体外边像是无形中覆盖一层熊熊火焰,指着牧雨寒骂嚷道:“你个臭娘们也敢这么说我,看来老虎不发威,你们都特么把我当病猫了是么?”

    音落,他就气腾腾的冲过来。

    不过还没走两步,就被餐厅同样是聚灵镜的保镖给拉住了。

    “丑八怪,猥琐男……”牧雨寒一丝畏惧之意都没有,见他被餐厅的安保给拉住,更加肆无忌惮的嘲讽着。

    吴敌疑惑的看了牧雨寒一眼,当即就明白她这是故意拉仇恨,让韦索南出手报复自己看她温柔乡的事情。

    尼玛!

    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臭娘们,老子要扇烂你的嘴巴,让你跪在胯下唱征服。”韦索南气得脸色发青,伸手就想推开拉着自己的保镖,冲上去狠狠的教训牧雨寒。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另外三个同伴竟然也伸手将他拉住,一脸凝重的告诫着:“别乱动,没准这是那女人是故意刺激你让你动手。”

    “有啥事咱们先离开这里再处理。”

    显然,他们在忌惮餐厅方面的人。

    “哼——”韦索南逐渐平静下来,用着无比怨恨的目光望向吴敌三人,咬牙切齿愤愤道:“等着吧,老子不仅仅要把你给打趴下,还要当着你的面让你身边那两个贱女人唱征服。”

    “就你那猥琐样,也想睡我们?”牧雨寒并没有就此收手,继续伶牙俐齿的反击着,“排到入棺材了,手都轮不到你摸不到一下呢!”

    “可恶——”韦索南的小宇宙又爆发了,双拳拽得发紧,身体内响起噼里啪啦骨头活动的声音。

    吴敌无奈的苦笑着,心想今晚真是被牧雨寒给坑大了。

    “行了雨寒,咱也别闹上车吧!”

    牧糖醇拉了拉妹妹的衣服,二话不说的就将她拽上车。

    “想跑?今晚无论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你们挫骨扬灰!”

    韦索南眼睛红得像滴出血液般,见吴敌等人上了车,当即扭过身子朝旁边一部车走去。

    ……

    “雨寒,你今晚有点过分了,快跟吴敌道歉。”

    车子向前行进一会儿,牧糖醇就板着脸,冷冷对牧雨寒训斥道。

    “哼,不道,谁让他看我的温柔乡的。”牧雨寒撅起粉嫩的樱唇,任性的回应。

    “我叫你道歉没听见吗?”牧糖醇生气了,语气骤然间又加高几分。

    “不——”

    牧雨寒板着脸,坚决地不向吴敌认错。

    “哼,等回到家我在收拾你。”牧糖醇生气的咧起牙,狠狠的警告牧雨寒一句。

    旋即,她满是歉意地对吴敌说:“真是对不起吴敌,我妹妹无理取闹给你惹了这么大麻烦。不过你放心,那个韦索南我会叫人来替你解决掉的。”

    “没事。”吴敌听到牧糖醇这么说,心里觉得舒畅了不少,道:“就算雨寒不去招惹,那猥琐的家伙也不会就此放过我的。”

    “谢谢。”牧糖醇替妹妹道谢着,道:“他们现在就跟在我们的身后,而且不止一部车,估计餐厅那些看热闹的都来了吧。”

    “既然这样,那就让热闹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吴敌狞笑一声,暗暗拽紧了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