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生日
    五一路,郁金香咖啡厅。

    “吴敌!!”

    等候许久的苏轻眉见到吴敌进来,期待的俏脸立马浮现欣喜笑容,不由自主从位置上站起来,兴奋的挥挥手打招呼着。

    她今天穿这套黑色碎花裙,一改往常的留了个丸子头,看起来非常的青春靓丽。

    “让你久等了。”

    吴敌走过来坐在对立面上,歉意地说了一句。

    “没事。”

    苏轻眉罢了罢手,离开自己的位置,走到吴敌这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身子和他紧靠在了一起。

    她用手挽住吴敌的胳膊,脑袋垂在他结实的肩膀上,很是惬意与甜蜜。

    “呼——”

    吴敌随便吸了一口气,就能闻到苏轻眉身上洋溢着的芳香,以及夹杂着原装产品特有的处子芬芳。

    他贪婪的多吸允了几口,感觉像喝了玉露琼浆一般,全身心都陶醉了。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苏轻眉像猫咪般依偎着吴敌,神态慵懒而幸福得地开口问道。

    “想了。”吴敌用手捏了捏苏轻眉粉嫩的脸颊,微微笑着回应道。

    “骗人。”

    苏轻眉撇了撇嘴,娇嗔着对吴敌说道:“明明就没有,不然就不会不给人家一个电话了。”

    “嘿嘿,我知道错了嘛。”吴敌傻傻的笑着,又捏了捏苏轻眉的脸蛋。

    “讨厌,老是捏人家的脸蛋,再捏下去,肉质松弛都变成和姜初柔一样的婴儿肥了。”

    苏轻眉这样埋怨着,却没有伸手拍开吴敌捏住自己脸蛋的手。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明亮动人的目光朝吴敌望了过来,眼珠子贼溜溜的转动,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一般,问:“那个,我和姜初柔的脸蛋,捏起来谁的手感比较好一点。”

    “当然是你了。”吴敌本能的回应。

    说实话,苏轻眉脸上并没有太多肉,身材很标准,捏起来只感觉像摸到了一层厚厚的皮。

    姜初柔两侧脸颊肥噜噜像婴儿肥一般,捏起来手感肯定更好一点。

    不过当着女朋友的面,能说其他女孩子更好吗?

    “这么说你捏过姜初柔的脸蛋,所以才能给出对比后的答案?”

    苏轻眉狡黠的笑了笑,用审问的目光望着吴敌,“说,你和那小罗莉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word天啊!你也太能胡想了吧?”吴敌用手捂住了额头,没想到随便回应一记,都能中了苏轻眉的圈套。

    女孩子一旦无理取闹起来,脑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

    “老实交代,到底有没有?”苏轻眉质问道。

    “没有。”

    “真的?”苏轻眉目光灼灼的盯着吴敌。

    吴敌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扑哧——”

    苏轻眉笑了,如三月盛开的桃花般美丽。

    她用小粉拳捶了一下吴敌的胸膛,笑道:“我就知道一定会没有的,虽然那小罗莉xiong那么大,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对她下手的。”

    “为什么?”吴敌问。

    “兔子不吃窝边草,更何况她是我闺蜜。”苏轻眉一脸得意的笑着说。

    “那你之前还这么问我?”吴敌不解道。

    “好奇随便问一下嘛,没准你是个特殊的兔子,专吃窝边草呢?”苏轻眉嬉笑着说。

    吴敌:“……”

    他发现越来越搞不懂苏轻眉了,于是笑着问:“我发现你变了好多?”

    “有么?”苏轻眉不解的疑问道,“那你觉得那方便改变比较大一点?”

    “性格方面吧。”

    “怎么说呢?”

    吴敌想了下,徐徐地说道:“我感觉你好像变化很大,以前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你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直爽,不会太热情也不会粘人,是个有智慧、理性的女强人。”

    “现在呢?”苏轻眉追问道。

    “现在感觉比以前多了些幼稚,偶尔也像智商负数的女孩子般问些没营养的问题,撒娇卖萌这种姜初柔特有的技能,也被你学会了。”吴敌咧开嘴笑道。

    “竟敢说我幼稚和无理取闹。”苏轻眉说完就对着吴敌胸膛来了一记粉拳,当然并无没有用力,只是象征性捶打。

    “嘿嘿。”

    吴敌讪讪笑着,伸手抚摸了些苏轻眉柔顺的秀发,道:“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真的变化很大。”

    “傻,人都是两面性的,在高冷的女人在父母和心爱的人面前,也跟没长大的小女孩一般。现在我们在一起了,我当然毫不保留的对你展现出来。”苏轻眉说道。

    “是啊。”吴敌感叹了声,“我就是觉得我们在一起有点突然了,所以没有从你之前带给的形象反应过来。”

    “那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呢?”苏轻眉疑惑的问道。

    “现在的。”

    “为什么?”

    “因为这样才真实,像个正常的女人。”吴敌咧开嘴笑道。

    苏轻眉没有说话,脑袋挨着吴敌的肩膀,倾斜着身子像整个人都依偎在他身上,一脸满足与幸福的微笑说:“这种感觉好幸福啊!真想永远都这样贴在你身上,感觉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

    晚上八点半,霜叶集团总裁办公室。

    “咚咚咚——”

    刘妍在外面敲门,道:“白总,我们该回去了,老爷和夫人已经打电话催过好几次了。”

    “嘎吱——”

    门被里面的白凝霜打开,她情绪不是很好的‘恩’了一声。

    身为贴身秘书的刘妍很快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刘妍眼睛快速一扫,满脸讶异惊叫道:“白总,你到底怎么了?眼睛怎么肿得这么厉害?”

    “我没事。”

    白凝霜面无波澜的嘀咕一声,有气无力的那样子继续说道:“我们走吧,我感觉有点累了,也该回去休息了。”

    刘妍一眼就看出白凝霜眼睛肿得这么厉害,一定是哭得太久了造成的。

    在刘妍的记忆中,还从来没有见过白凝霜独自一人在办公室哭得眼睛红肿过。

    今天是白凝霜的生日,她父母早早回家做饭,等她们下班回来吃。

    刘妍想起之前老爷和夫人打白凝霜电话不接,担心出事又给自己打电话过来询问和催促,还不断提醒一定叫吴敌过来吃饭。

    他一下就知道白凝霜突然哭了定然和吴敌脱不了关系,顿时气鼓鼓说,“白总,是不是吴敌那混蛋又欺负你了?王八蛋,我这就去找他理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