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有空约
    “哈哈哈,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主持人爽朗的笑着化解尴尬,接着说道:“既然唐武先生放弃竞价,那就恭喜这三位漂亮的美女,以25亿的价格买下吴先生出品的千年血玉。”

    他扭过身子望向吴敌,一脸笑意的祝贺道:“恭喜吴先生,恐怕不用我宣布,大伙都知道您成为本届金山镇pk大赛的冠军,同时还打破以及创造单个原石的成交记录,并以29亿的总价值创造历届参赛者的最高成绩!”

    吴敌之前两个玻璃种累积四个亿,加上牧式三姐妹买走的二十五个亿,加起来的确是二十九亿,排在第一没什么好质疑的。

    第二名被慕容富以十亿五千万占据,即使吴敌的千年血玉没有被抬高价格,也分分钟秒爆他。

    第三名是那个连续十届冠军的花甲老人,这次要不是出现吴敌和慕容富两个靠作弊的变/态,相信他再次登顶宝座,是真正意义上的冠军。

    花冠在慕容富的帮助下排第六,唐武则是第七,不过通过流鼻血事件,名声估计不会比第一的吴敌差。

    特么的!

    简直是太丢人了!

    ……

    牧式三姐妹由于买下吴敌开出来的千年血玉,所以从远处凑过来给他私底下付钱。

    毕竟拍卖环节官方一开始可没设立,开出来原石可以由挑中的主人随意处置,卖给主办方和在场珠宝商或自己留着都行。

    这次突然变成了竞拍,完全是突然三方有钱的势力起了兴趣。

    “唐武哥哥,谢谢你让千年血玉给人家了。哎哟,你怎么流鼻血了,要不要人家帮你擦擦?”

    老三牧雨寒来到唐武的身边,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天真模样,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一脸心疼的说道。

    “别别……”刚刚稳住鼻血的唐武见到牧雨寒露出甜甜笑容朝自己走过来,当即犹如见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猛然向后爆退,急忙忙的出声制止道。

    “怎么了?人家帮你擦鼻血还不满意啊?”

    牧雨寒两片如薄薄樱花瓣的小嘴翘起,身子稍稍摇晃一下,轻轻剁了下脚,眼神怨恨的瞪着唐武,很是生气的那样子。

    唐武看到牧雨寒做出这幅惹人怜的模样,只觉得整个心都碎化了,同时身体又开始燥热。

    他猛地将脑袋往上仰,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妈呀,妹妹你想让我血流而亡啊?”

    “哼,唐武哥哥你就是讨厌人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牧雨寒跺了跺脚,故作生气的娇嗔道。

    噗——

    唐武见状,体内如火药桶炸开一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仰着脑袋鼻子都能喷出两道鲜红的血柱。

    “唐武哥哥你怎么又流鼻血了?来来别动,人家这就过去帮你擦擦。”牧雨寒一脸茫然的看着唐武,天真无邪的问道。

    音落,她就向前迈了一步,伸着拿着手帕的手向前。

    “别别别——”唐武见状,连忙向后倒退,犹如见到什么可怕的魔鬼般。

    “哎——”

    吴敌见到此幕只能摇摇头,在心里无奈的叹气着。

    他真想冲过去抓住唐武,呐喊道:“兄弟,你特么像个男人一样行不行!”

    ……

    牧糖醇见到牧雨寒的在戏耍着唐武,连忙在旁边伸手制止道:“行了三妹,你也别再和唐武先生开玩笑了。”

    “我哪有和他开玩笑啊?”牧雨寒一脸委屈地嘟着嘴,无辜道:“我只是见唐武哥哥好端端的流鼻血,所以才好心去帮他擦鼻血罢了。没想到你们还误会了人家,真是讨厌!”

    “别闹了,你是我妹妹我还不知道?”牧糖醇罢板着脸训斥了一声,示意三妹牧雨寒别再调戏唐武了。

    在这样下去,唐武真有可能狂流鼻血而死。

    “哼,姐姐真讨厌,竟会帮别人欺负我。”

    牧雨寒故作生气的娇嗔一声,随后望向狂流鼻血的唐武,画风突变的厉声叫骂道:“流死你个王八蛋才好,让你跟我们竞价,还故意抬高价格。”

    “我真没有……”唐武仰着脑袋极其委屈的叫喝道。

    别说,他一开始跟牧师三姐妹竞价,还一口气加几亿几亿,完全真是想抬高价格而已。

    唐武知道牧式三姐妹想要千年血玉尽孝,加上她们又跟着仇敌花冠,当然心生不爽了。

    反正血玉主人是吴敌,他坑了牧式三姐妹的同时,还能给兄弟带来一笔额外收入。

    唐武知道就算牧式三姐妹放弃了,他高价买下来拿去给老师加工也不会亏,卖出去绝对能值本身十几倍。

    这种情况下,他不替吴敌争取一些利益,坑一番牧家三姐妹,那才是傻了呢!

    要怪只能怪牧家有钱,三胞胎姐妹还跟了花冠。

    ……

    “哼,你还说没有?我就不信你没有故意抬价,不然谁会花这么多钱买拳头大的千年血玉啊?”牧雨寒愤愤的对唐武抱怨道。

    “我真没有,我敢用前女友的名义发誓,若我撒谎,就让她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唐武一手捂着血淋淋的鼻子与嘴巴,一手指天发誓,模样别说有多么滑稽了。

    “好了好了,妹妹你也别和唐武先生闹了。”大姐牧糖醇站出来,制止了牧雨寒继续作恶。

    她为了不让牧雨寒继续调戏唐武,连忙将目光望向吴敌,改变话题道:“吴敌先生,你要支票还是把卡号给我,让家族财务给你转呢?”

    “随便吧!”吴敌罢了罢手,毫不介意的说道。

    “那就支票了!”牧糖醇说完,从口袋掏出一个小小的支票本,刷刷刷的在上面写了几下,就朝吴敌递了过来,“你过目一下,看看数目对不对。”

    “不用看了,我相信你。”吴敌接过直接,看都不看都放进口袋里面。

    “那吴敌先生,能给我一个电话吗?晚点我给你打电话,一起出来吃顿饭如何?”牧糖醇问道。

    “这个……”吴敌想了一会儿,最终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嘴笑道:“真不好意思,珠宝会已经结束了,可能晚上或者明早我们就飞回江城了,有机会见面在一起吃饭吧!”

    “哼!”

    牧糖醇冷哼了一声,想起上次找吴敌谈话被他毫不留情的甩下,这次问要电话又不给,就有些不悦了,“吴公子,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们吗?连留个电话都不给?”

    “嘿嘿,不好意思,刚才忘了。”吴敌讪讪一笑,知道想躲避已经不行了,乖乖的交出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还差不多。”

    牧糖醇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大拇指和小拇指做了一个电话手势,道:“那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有空再电话联系。”

    “啵……”牧雨寒故意朝吴敌抛了一个媚眼,还飞吻了一个,声音嗲嗲的说道:“帅哥,你真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比那胖子强多了。期待我们下次相遇哦,么么哒!”

    唐武:“……”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

    “哎——”

    牧式三姐妹离开,吴敌重重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唐武的肩膀,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兄弟,你特么像个男人行不行?还说喜欢牧式三姐妹,特么连靠近一点点都害怕得流鼻血,我真是……”

    江羽扇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一个晚上都能叫两个妹纸服侍的人,竟然害怕美女接近和像个吊丝一样流鼻血,我也是醉了!”

    唐武委屈得都快哭了,“我也想像个男人一样啊!可是每当心仪的女神靠近,我特么就情不自禁的紧张和抖啊抖……”

    ……

    本届金山镇最佳石场排名,个人pk赛排名都出来了。

    前三甲除了荣誉证书外,还可以额外免费挑三个原石作为奖励,后面七名则是能挑一个。

    当然谁排名高谁先挑,最大化的把奖励给排名靠前者。

    主办方见吴敌鉴宝技术牛叉运气又逆天,原本想叫他在这里开看看究竟有什么宝物,但都被吴敌给拒绝了,统一打包带回华夏。

    不止是他,包括慕容富在内的很多人,都没有选择在这里开。

    “哼,你终于出来了嘛!”

    吴敌一行三人处理完所有手续,刚走出大门口就被一脸怨气的慕容富给拦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