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我欠你的
    “我要说不呢!?”

    吴敌也有些火气了,没有半点退让的硬气道。

    钱不钱不重要,他在乎的只是一口气,凭什么你想要我就要让给你?

    加上前不久双方第一次见面,吴敌客客气气的向慕容富请教问题,这货就摆着一张臭脸爱理不理、流露出浓浓的厌恶。

    吴敌一开始对他印象分就差了,这货此刻还想威胁抢夺。

    吴敌都想说,老子欠你的啊?

    “你敢拒绝试试看?”慕容富面容更狰狞的威胁道。

    “真的很抱歉,我这个人从来没有低头的习惯。”

    吴敌冷笑着回应,就扭过脑袋对后方的工作人员挥手道,“服务员,麻烦帮我称重和标记好。”

    “你……”

    慕容富怒了,他完全没想到吴敌这个筑基六重巅峰的弱者,竟然不给自己这个聚灵镜强者半点面子。

    即使是聚灵一重的武者,也不知道比最厉害的筑基镜巅峰强者厉害多少。

    ……

    吴敌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和工作人员交流着关于石头的问题。

    “你确定真要拒绝我吗?”慕容富怒了,主动走到吴敌身边,语气流露出浓浓的愤怒质问道。

    “不然呢?”

    “行,你给我记着。”慕容富用手指指了指吴敌,眸中燃烧着熊熊火焰,恶狠狠的威胁一句。

    音落,他气鼓鼓的转身离开。

    花冠看到吴敌把慕容富激怒了,出于讨好加上本身与吴敌又有矛盾,当即冷冷讥笑着:“能被慕容公子看上那是你修来多少辈子的福气,多少人结交都没机会,你还不知好歹了!”

    “就是就是。”马楼附和道。

    吴敌没有理会他们,说了声‘’就继续和工作人员交流着,付好款项与登记好,就让他拿去和昨天选好的原石那些放在一起等待空运。

    ……

    下午两点半,吴敌和唐武、江羽扇二人简单吃过一些东西,又重新回到会场。

    限制的三个石头他们都挑完了,可是唐武要参加下午举行的pk大赛,吴敌和江羽扇怎么都要来加油助威。

    吴敌等人刚来到指定场所,就见到慕容富和花冠等人在身前。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几乎吴敌等人每次来会场,总能碰到花冠这群人。

    “我们又见面了!”

    慕容富也看见吴敌了,当即脸颊左右一阵蠕动,怨气十足的冷冷开口说道。

    吴敌没有理会他,就当是没有听见一样。

    “哼!还挺拽的嘛!”

    慕容富见吴敌没有理会自己,更加不悦了,“行,既然你来到这里,想必就是参加pk大赛是吧?那咱们就来比一比,看看谁比较强一点。”

    “抱歉,我并没有报名参加,只是过来给我兄弟助威而已。”吴敌微微一笑的回应着,指了指旁边的吴敌。

    “知道我在石场这里,所以怕了不敢参加对吗?”慕容富讥笑道,“既然能把花冠等人压得头都抬不起来,又怎么没胆量跟我比一比呢?”

    音落,花冠也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瞪着吴敌,“你个王八蛋,明明就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鉴宝师,还扮猪吃老虎让我丢脸,假装一切都靠运气的那样子。”

    花冠的手下也纷纷咒骂吴敌不要脸。

    一旁的唐武和江羽扇均一头雾水,用着疑惑的目光望向吴敌,似乎在向他询问花冠等人说得究竟是不是真的?

    牧式三姐妹也用漂亮的美眸上下打量吴敌,脸上有些好奇、期待,毕竟大姐牧糖醇已经怀疑过他了。

    “随你们怎么说,反正我对pk大事提不起半点兴趣。”吴敌冷冷回应。

    慕容富不爽了,气鼓鼓的对吴敌叫嚣道:“怎么?有胆量跟我抢石头,就没胆量跟我比一比吗?”

    吴敌没有理会。

    “呵,有本事就像个男人迎战啊?你能躲得过一时,难不成还能躲得过一辈子吗?”慕容富继续叫嚣道。

    花冠也在旁边帮衬着,“姓吴的,你特么有脸假装靠运气跟我比,怎么就没有胆量相信自己的运气能压过慕容公子呢?”

    唐武看不下去了,拉了拉吴敌的衣角,“兄弟,怕个鸟啊!反正玉石被原石包裹着,当下都没有任何仪器能检测出来,除了技术一切都靠天。你运气这么逆天,到时候打脸了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

    “呵呵。”吴敌只是淡淡笑着,轻拍唐武的肩膀示意稍安勿躁。

    一般人吴敌还真有自信能赢,慕容富是同类人也能感应到玉石内灵气,想要赢下真是困难无比。

    吴敌倒不是害怕输而不敢应战,而是从一开始就想低调不想出名,即使输了慕容富得个二三名,还是非常耀眼的存在。

    “怂包!”

    慕容富见吴敌还没有反应,又辱骂道:“连比一下的胆量都没有,搞得我好像欺负你一样。别人不了解你有几斤几两,我难道还不明白吗?”

    一时唐武和江羽扇,甚至牧家三姐妹望向吴敌的目光更疑惑了。

    连珠宝界冉冉升起的新星都这么说,吴敌十有还真是个厉害的鉴宝师。

    “有意思吗?”

    吴敌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冷笑着质问。

    “我管有没有意思,没胆量就把上午那个大石头给我还回来。草,我看上的东西你个蝼蚁个敢抢。”

    慕容富怒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拽和嚣张的人。

    实力不强大就算了,还特么不懂夹着尾巴乖乖做人。

    吴敌:“……”

    果然物以类聚,能和花冠玩上的都是一个类型的人,没一点点修养和肚量。

    “开什么玩笑,我欠你的?”吴敌怒了,对于慕容富咄咄逼人的行为,感到十分厌恶。

    他可以忽略别人的狂妄容忍几次,但绝对不会一直容忍下去。

    “不退那就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跟我比一比,别特么跟个不举的柳下惠一样,我真替有你这样的同类而感到悲哀。”

    慕容富火气腾腾再次越战,后面的同类旁人只会误会成男人,只有他和吴敌直到是指特殊体质。

    慕容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你之前不是想和我了解一些秘辛吗?如果你赢了我,我就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如果你赢不了……那就把那大块头给我还回来!”

    “好!”

    吴敌一听可以了解关于特殊体质的秘辛,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

    他可以什么都不介意,但关于自己的事情,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一言为定!”

    慕容富听吴敌答应了,生怕他反悔一般飞快说着。

    慕容富身为聚灵镜的高手,隔着一层岩石感应内部玉石蕴含的灵气,不比一个筑基六重巅峰的武者更强烈和清晰吗?

    身为同类人他知道吴敌没什么鉴宝技巧甚至运气,也晓得自己赢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