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想干嘛?
    “悠闲?!”

    吴敌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花冠这是在向自己埋怨了。

    “难道不悠闲吗?”花冠很是不悦的瞪了吴敌一眼,语气流露出来一丝丝愤怒道:“别人都在挑选原石,而你却在这里聊天,不是很悠闲是什么?”

    吴敌明白了,花冠这个家伙见自己和牧糖醇聊天,心里有些吃醋和不爽了。

    看来,他还是非常喜欢牧家三姐妹,所以才会把她们带在身边。

    还有,花冠可能连牧氏三姐妹其中一个的身子都没有得到,所以见到她们与别人聊天的时候,才会特别的介意和生气,害怕被抢走的样子。

    “嘿嘿。”

    吴敌勾嘴一笑,一脸轻松的说道:“花冠公子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原石不了解,来这里纯粹就是玩玩和提升眼界而已,不和美女聊天跑去和别人挑选原石,不是浪费时间和金钱吗?”

    花冠:“……”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吴敌的问题才好,因为这货真是对原石没什么了解,之前挑了两次开出宝贝,都是被自己逼得无可奈何,才随意挑选一块的。

    可偏偏随意挑选的石头,在众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还他妈出宝物来。

    这运气,就是从小到大都踩着,都不一定拥有的。

    “呵呵,意思就是说吴敌公子已经挑好石头,所以才轻松淡然的聊天了?”

    花冠狞笑着看着吴敌,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不满和杀机。

    吴敌:“……”

    他只是说自己对原石一窍不通,所以才空闲下来聊天,没想到这货如此的无耻借题发挥,又想逼自己赌石和难堪了。

    “花冠公子,牧姑娘,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吴敌也懒得理会和他们讲太多,直接罢了罢手,礼貌的道了个别就转身离开。

    他刚向前走了几步,牧糖醇就追了上来,挽着手臂地说道:“吴敌公子别那么快走嘛,我和你都还没聊完,走那么快做什么?”

    吴敌回过身子,疑声地询问道:“牧姑娘,你还有什么事吗?”

    他本人是不想和牧氏三姐妹有什么接触了,甚至与那个讨人厌的花冠。

    “没什么事就不能和你聊天吗?”牧糖醇朝吴敌撇雷撇嘴,有点故意卖萌的嫌疑回应道。

    吴敌:“……”

    他最讨厌的就是和妹纸聊天的时候,问别人有什么事情,对方回答没事就不能聊天了吗?

    好像能和妹纸聊天,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怎么,好像见你有些不太乐意啊!”牧糖醇疑惑地看了吴敌一眼,不悦的嘟嚷着说道。

    “没啊,能和美女聊天,对于我来说,就是无比荣幸的事情了。”吴敌咧起嘴笑着回应,完全想不明白牧糖醇老是纠缠自己聊天干嘛。

    要知道,花冠就在旁边用杀人的目光瞪着。

    牧家三姐妹就是依仗花冠的,就这么和吴敌聊天,不怕他生气就再也不理会了吗?

    “呵呵,既然吴敌公子觉得很荣幸,那我们就到旁边聊一聊如何?”牧糖醇出声提议道。

    吴敌看了一旁用恨不得杀人目光瞪着自己的花冠一眼,又望了满是期待的牧糖醇,道:“这有些不太好吧?”

    他倒不是怕什么花冠,只是不想惹什么麻烦。

    “有什么不好的?”

    牧糖醇欣然一笑地说,“难不成吴公子的伴侣在旁边,害怕她看见吃醋啊?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难为吴敌先生了。”

    “好吧。”吴敌随口应了一声说道,“既然牧姑娘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要是不给一个面子的话,也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那我们就到那边聊吧!”

    牧糖醇指了指一个无人的角落,轻轻的对吴敌说道。

    末了,她望向旁边脸色不太好看的花冠一眼,道:“花冠公子,我与吴先生有点事情要谈,就先失陪了。”

    “好的。”花冠口是心非的应了一声,并没有阻碍牧糖醇要做什么。

    只是,在他们两个人走向一旁的时候,他望向吴敌背影的目光充满了愤怒和怨恨。

    花冠牙齿左右蠕动,目光好似能喷出火焰般望向吴敌,恨不得生饮吴敌血,食其骨肉一般。

    ……

    “你究竟还想和我说什么?刚才我们都聊了这么多了。”

    来到无人的角落,吴敌好奇的望着牧糖醇,疑惑的出声问,“不会是又找我卖千年血玉给你吧?如果是这样牧姑娘就不用耗费苦心了!我已经把它转增给兄弟,是不会再拿回来的。”

    “扑哧——”

    牧糖醇忍不住笑了,“难不成找你,就一定要有事情帮忙才行吗?”

    “不是,只是我觉得和牧姑娘不太熟。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嘛。”吴敌回应道。

    “好吧。”

    牧糖醇随口回应了一声,道:“我倒是想让你把千年血玉卖给我,不过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我和吴先生接触不久,但我知道你一定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那你还找我做什么?”吴敌问道。

    “我之前不是说过觉得吴敌先生是个深藏不漏的鉴宝师,所以特地过来结交一番。”牧糖醇倒是没有隐瞒,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

    “深藏不漏的鉴宝师?”

    吴敌愣了一下,旋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牧姑娘,你不是专程过来逗我开心的吧?我对原石、珠宝一窍不通,这你和我接触过几次,不会还不明白吧?我刚才都对你解释过一次了。”

    “我怀疑你是假装的。”牧糖醇面无波澜,淡淡地对吴敌说道。

    “什么假装?我向来都是很纯洁、正直的一个人好不好?”吴敌不解的疑问道。

    “呵呵。”

    牧糖醇只是淡淡笑了笑,丝毫不理会吴敌的辩解,继续开口说道:“我之前不说说过,你每次挑选石头的时候都胸有成竹,没有一点点畏惧和害怕。第一次看似随意的捡起脚下的石头,第二次这是故作无所谓的样子,挑着鱼缸内大家都不看好的废石。“

    她顿了顿,继续补充说道:“其实,你早就知道里面有东西,才会那么做的对不?”

    吴敌:“……”

    天地良心!

    他敢保证,除了第二次稍稍察觉鱼缸内有灵气,第一次完全是碰运气,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有东西。

    “不对。”吴敌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

    “告诉我,你这么伪装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伪装。”吴敌无奈了,撇了撇嘴疑问道:“好端端的,你跑过来质疑我,究竟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