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拉开帷幕
    “嘿嘿,那吴敌先生猜猜,我们会和你做什么生意呢?!”

    牧糖醇漂亮的眼眸微咪,笑得极其好看的说道。

    她们三姐妹本来就很漂亮,鹅脸蛋白皮肤,是任何男人看到了,都忍不住想要按在胯下做活塞运动的对象。

    一开始吴敌觉得她们挺美的,此刻近距离接触,她们谈论的对象、重心又是自己,在异性相吸下顿时觉得更美了。

    “不知道。”吴敌摇了摇头淡淡回应,丝毫没有半点儿兴趣去猜的那样子。

    “呵呵。”

    牧糖醇只是笑了笑,美眸在吴敌身上打量了一番,感叹道:“不得不说,吴敌公子真是个有趣的男人。”

    “你已经夸第二次了。”吴敌面无波澜的回应道。

    牧糖醇咧起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嬉笑着开口说出:“其实也没什么了,只是想跟你买个东西而已。”

    “什么东西?”吴敌好奇的问道。

    他和牧式三姐妹见过两三次面没错,可这才是第二次有实质性接触而已,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让她们觊觎的。

    “你猜。”牧糖醇微微一笑的说道。

    吴敌:“……”

    他最讨厌的就是问女孩子问题,对方老是说你猜你猜。

    妈蛋——

    女子心海底针,原原本本讲诉出来不好吗 ?

    非得让人猜。

    “不知道。”吴敌连想都不想,脸上浮现一抹不耐烦的神色。

    “呵呵,那我也不和吴敌公子打哑谜了。我这次专门过来,就像想向吴敌公子购买那两颗千年玻璃冰种血玉。”

    牧糖醇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吴敌不耐烦而有什么异样,一看就是大家族出来,修养非常好的大家闺秀。

    “千年血玉?”吴敌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牧式三姐妹专程过来找自己,就是为了那颗被劈成两半的血玉。

    “是的。”

    牧糖醇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想必吴敌公子已经从江公子哪里了解到,我们牧家是一个珠宝世家。正好我觉得那对血玉品质不错,想用来加工成一对挂坠赠送于人,希望吴敌先生成全。”

    吴敌稍稍点了下头,他第一次在漓江大酒店看到牧式三姐妹的时候,江羽扇确实朝他介绍她们的身世背景,是京城一个珠宝世家人。

    她们并不是花冠的跟班,只是出于对珠宝的喜爱、家族需要等原因,才会交好花冠,并经常跟他出入各种跟玉石有关的场所。

    “呵呵。”

    吴敌淡淡笑了笑,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应道:“很抱歉,那个血玉我已经赠送给唐武兄弟了。”

    唐武说他师傅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得到一颗玻璃冰种的血玉,用来雕刻成一条挂坠。

    血玉没被劈成两半值个五百万左右,现在只值个两百来万,对于吴敌现在的身家来说,也不算太多钱,干脆就送给唐武算是结个善缘了。

    “原来是这样啊!”

    牧糖醇恍然大悟的嘀咕了一声,接着扭过脑袋望着唐武,轻轻地开口询问道:“请问唐武先生,能不能忍痛割爱,转卖给我呢?”

    “我……”

    唐武这个色胚听到牧糖醇跟自己说话,激动得都想本能答应下来。

    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改口说道:“不行,这东西我留着还用呢!”

    换成一般情况下,他估计早就答应了。

    可是血玉对王道义老师来说非常重要,这几乎是他毕生梦寐以求的宝贝。

    虽然这么一小颗,但玻璃冰种的血玉几十年上百年才能有人开出来,放弃了这一颗,下次想碰到血玉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了。

    除了血玉对王道义老师很重要,牧式三姐妹还是跟着花冠那边的人。

    唐武对花冠非常的不感冒,更何况砰然心动的三个大美女,还是跟着他呢?

    “唐武先生,血玉没损坏之前价值在五百万左右,损坏后最多也就值两三百万了。我出高于市场价的两倍,一千万购买如何?”牧糖醇并没有知难而退,继续开口询问着。

    “不卖。”唐武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丝毫没有被美色所迷倒而心软。

    “唐武先生,那血玉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需要将它拿去加工成一对耳坠,赠送给我母亲,再过几个月就是她生日了。“牧糖醇说道。

    二妹牧星月和小妹牧雨寒漂亮的眸子也落在唐武身上,眸光充满将期盼。

    同时俏脸浮现一抹楚楚可怜的模样,似乎想激起唐武的怜香惜玉之心,从而千年血玉给卖出去。

    “不卖!”

    唐武咬了咬牙,再次坚定地说道:“这东西对我也很重要,我老师最大愿望就是能得到一颗玻璃冰种的血玉。所以,你们即使在翻几百倍的价格,我也不会让师傅此生充满遗憾。”

    牧糖醇洁白如玉的牙齿咬了下红唇,似乎有些不甘。

    她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直接被吴敌给打断了,“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人也别争来争去的了。不过是血玉而已嘛,日后有的是机会得到。唐武兄弟的师傅已经老了,就留给他拿去尽孝吧!”

    “好吧。”

    牧糖醇听吴敌这么一说,无奈的努了努嘴就答应下来。

    唐武见吴敌帮自己说话,脸上闪过一抹感激之色,接着附和说道:“吴敌兄弟说得不错,以后又不是开不出来。这里玉石源头金山镇,想要什么类型的玉石没有?加上你们又认识赵忠祥老师的关门弟子花冠,以他的技术,想要找到血玉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既然唐武先生不卖,那就恕我们冒昧打扰了。”

    牧糖醇歉意的说了一声,站起身子微微笑道:“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抱歉。”牧星月和牧雨寒均礼貌的说了一句,随即三个人就离开。

    “呼——”

    牧式三姐妹身形走远,唐武长长呼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样子感叹道:“妈蛋,差一点点老子就答应了。要是不想到她们跟着花冠,可能都被那头猪给拱了,我特么绝对不会坚持着!”

    吴敌只是朝他翻了翻白眼,没有多说什么。

    “哈哈哈,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正常正常。”

    江羽扇爽朗的笑了笑,接着开口说道:“既然都吃得差不多了,咱们就出去逛一逛吧。明天一年一度的金山镇珠宝交流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得放松放松,调整好心态。”

    吴敌和唐武都点了点头,接着三个人就离开酒店,随意在街上瞎逛着,看看路边珠宝店内的首饰材质造型工艺等,又看看当地的名胜古迹,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羽扇和唐武就跑来敲吴敌的房门,吃完早餐,一行三人就朝金山镇赶去。

    一年一度金山镇珠宝交流大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