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挑衅
    吃完早餐,江羽扇就带着吴敌和唐武乘坐出租车离开。

    很快,车子就停留在一个偏离郊区一个叫做金山镇的地方。镇名寓意着附近的每一座山,价值都和黄金一样珍贵。

    小镇看起来不大,但却极其奢华,街道上每一排房子均是五层楼风格一致的小洋楼,连在一起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很大。

    路边随意可以见到几百万以上的豪车、超跑,给人一种非常土豪的感觉。

    “这就是珠宝界上赫赫有名的金山镇了!”

    刚下车,江羽扇就主动对吴敌介绍着:“除了本地工作的工人,几乎全世界想要暴富的人都会光顾此地。”

    “哦。”

    吴敌点点头算是知道了,“看来这看似不大的小镇,水很深嘛。”

    “何止是深,简直可以用无底洞来形容。”

    唐武一听,忍不住感慨道:“可能看似不起眼的老头,没准就是个国际上声名显赫的珠宝界专家、雕刻大师之类的存在。一个吊丝打扮的家伙,可能是世界某国的大势力成员,稍稍得罪后果不堪设想啊!”

    “是啊!”江羽扇点点头附和道,“我自认江家在京城和华夏混得不错,来这里还要低调和夹着尾巴做人才行。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永远不知道偌大的世界中,还有多少比你强大的势力。”

    “真是有趣。”吴敌感叹道。

    ……

    “到了。”

    江羽扇指了指路边一个珠宝商场对吴敌说道:“我们今儿就先认识一下玉石的品种、价值,等对所有种类都熟悉了,再去玩其他的。”

    “呵呵,江公子有心了。”吴敌笑笑就跟着走进去。

    唐武这鉴宝大师的高徒,就充当老师的讲解着。

    一小时过去,吴敌感觉学到了不少东西。

    “嗯?”

    突然间,吴敌来到一块拳头大的紫罗兰玉石面前,眉头不由挑了挑,因为他突然感觉到有灵气的存在。

    “这是什么玉石?”吴敌好奇的开口问道。

    “玻璃冰种的紫水晶,等级稍低于帝王玉,也是极其罕见的宝贝了。一年一个矿区,能有一百个就不错了。拳头这么大的,更是两三年才得一见。”唐武介绍道。

    吴敌点了点头,暗暗运行无量心经,尝试从紫水晶中汲取灵气,没想到还真的有源源不断的灵气朝体内涌来。

    一开始吴敌还疑惑玉石为什么会有灵气,不过想想他们都埋在地下几万甚至更久年限,吸收了天地精华,蕴含灵气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同时吴敌暗暗观察玉石表面变化,看看它蕴含的灵气被自己吸走了,外观会不会产生改变。

    “这灵气的储存量也太大了吧?”吴敌吸了快十分钟才把它吸完,丹田都快饱满了,心里不由感到震惊了。

    他看了紫水晶表面,发现一点异色都没有,又放回原处。

    吴敌又默不作声逛了一圈,发现普通翡翠、冰种、玻璃种无论什么颜色都没有灵气,只有玻璃种以上、甚至帝王玉才蕴含灵气。

    “真是个意外的发现啊!”

    吴敌没空去研究为什么玻璃冰种之下的宝贝没有灵气,但他高兴得都想发生大笑了。

    他之前还在纠结着若煞气和儒家之气吸收完了,该用什么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没想到吴敌随便出来走一趟,竟有这等意外之喜。

    ……

    了解完玉石品种,江羽扇和唐武就提议去石场挑几块石头碰碰运气。

    来了金山镇,不去切块石头,就等于没来一样。

    于是一行三人来到镇上一家规模还算大的石场,刚进去见到数百个挑石头或者围观切割的身影。

    金山镇一年一度的珠宝会马上就开始,因此吸引了全世界珠宝爱好者,人流量比往常多了很多倍。

    “花冠?”

    “还有牧式三姐妹?”

    吴敌一行三人刚进来,很快就发现人群中的花冠等人。

    没办法,他身边的那三个姐妹实在是太漂亮耀眼了,想不吸引人注意力都难。

    “哟呵,原来是江公子啊!”花冠似乎察觉到有人盯着他看,扭过脑袋就看到了江羽扇和吴敌三人。

    他放弃正在挑选石头的活,朝江羽扇走了过来,目光也注意到了肥胖的唐武,“哟呵,王老先生的爱徒唐武也来了,看来后天举行的珠宝会可要精彩了。”

    “花冠,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唐武板显然对花冠没什么好感。

    “呵呵。”

    花冠只是笑了笑没有理会花冠,目光重新落在江羽扇的身上,道:“江公子,听说你准备成立珠宝公司,现在你和唐武在一起,他不会就是你们首席鉴定师吧?”

    “是的。”江羽扇面无波澜的回应,并没有因为花冠在这里装疯卖傻假装刚知道自己要开珠宝公司,且曾经拒绝自己邀请而生气。

    他的城府,一向很深。

    “江公子,许久不见了要不选几块石头玩玩呗?加上你有唐武这个鉴定师帮忙,想必能开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玉石来。再者,我也想和王道义老师的爱徒切磋切磋。”

    花冠玩味的笑着提议,暗地里则是挑衅唐武和江羽扇,对自己挑选石头技术很自信的那样子想,显然吃定了唐武。

    “来就来,谁怕谁啊!”唐武一听爽快的答应下来。

    “别激动。”

    江羽扇拍了下唐武的肩膀,道:“现在还不是你发挥的时候,后天一年一度的金山镇珠宝会才是你大放异彩的时刻,别把好运气浪费了。”

    江羽扇当然知道花冠可能生自己不凭请他的气,故而过来刁难,想让唐武落败难堪来打自己的脸。

    只是花冠狮子大开口谁能受得了?

    “也对。”唐武经过江羽扇这么一提醒,当即回过神来明白花冠对自己使用激将法,不屑的笑道:“现在有什么好玩的,想比后天再比。”

    “哈哈哈……身为一名鉴宝师,你竟然相信运气?”

    花冠闻言,忍不住放声大笑的嘲讽着,“你以为是吴敌兄弟啊?随便捡个石头都能出冰种。”

    吴敌:“……”

    他进来就没说过话,没想到躺着都中枪。

    “花冠,你别太嚣张了,毕竟你曾经也输过我。太狂妄了,到时候输了脸蛋可是很痛的啊!”唐武有些看不下去了,生气地嘲笑说。

    “哈哈,我是输过你没错,好像你输我次数比较多吧?”花冠得意的大笑着。

    “你……”唐武怒了,真想立即冲出去与花冠比拼,想到此刻他不止代表一个人还有江羽扇,就隐忍下来了。

    “我什么我?”花冠得理不饶人的说道,“不服气就来呗,别特么像个娘们一样磨磨蹭蹭的,否则就是个孬种了。”

    江羽扇按住唐武的肩膀示意他不要乱动,道:“花冠公子,我都说了后天才是你们鉴宝师的战场。唐武现在是我首席顾问,而且我又相信运气一说,你别太咄咄逼人好么?”

    他脸上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异色,语气已经稍稍有些火气了。

    江羽扇平常都很和蔼,稍微露出点生气的意思,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很生气了。

    “哎,真是没劲。”

    花冠摇了摇头很是失望的那样子,接着把目光望向吴敌道:“吴敌兄弟,反正你不是鉴宝师,也不会相信运气一类,要不我们玩玩吧?”

    吴敌:“……”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怎么老是中枪?

    ……

    “呵呵,花冠公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原石不了解,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吴敌面无波澜回应。

    “哈哈哈,吴敌兄弟真谦虚,上次还开出个冰种把我风头都抢过去,怎么对原石没了解呢?”花冠不依不挠纠缠道。

    “那是运气,你也看到我那是随便捡的。”吴敌没有冷冷笑着回应,并没有半点儿运气。

    “有运气也是一种本事啊!反正我只是叫你玩玩而已,又没叫你跟我pk,那样也太显得我胜之不武了。”花冠挑起嘴,有种炫技和瞧不起人的语气。

    没等吴敌回答,花冠又冷冷质问道:“难不成,你连自己的运气都不相信?”

    “我真不会。”吴敌见江羽扇他们不玩,也懒得趟这趟浑水。

    “挑个石头你还不会啊?就跟上次一样看那块顺眼就随便挑就好了,没准这次出个玻璃种呢?”

    花冠没有就此放过吴敌,做好了今天一定要让江羽扇一方有人出丑的那样子,“还是你跟他们两个家伙一样怂,连玩的胆量都没有?”

    ps:昨晚写到今天早上五点睡着了,刚睡醒。看在木木这么拼的份上,给木木一点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